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谢选骏文集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谢选骏: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方方日记:政府请收起傲慢向人民感恩,向人民谢罪》(RFI 2020-03-07)报道:
   
   武汉当局发动感恩教育运动,要求教育武汉民众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但这一消息引发武汉民众的悲愤。一位名为周社的网友在方方日记后留言说,武汉人民经历了这么大的劫难,付出这么大的牺牲,惊魂未定,政府不想着如何救治病患、加强服务、安抚人心,那么急着要他们去感恩,真是不懂公仆们的思维逻辑。你就是要表忠心,把工作真正做好不是最好的尽忠尽职吗?难道偏好武汉大妈在高楼上扯着喉咙喊“假的!假的!”那一口?

   
   方方3月7日日记中说,今天频繁地出现在人们聊天中的一个词,叫“感恩”。武汉的领导要求人民向党和国家感恩。真是奇怪的思路。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它的存在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相反。不明白领导们天天学习,怎么学反了向?武大教授冯天瑜先生说:“在谢恩问题上,切勿颠倒人民与当权者的关系。把当权者视作恩主,要求人民跪伏谢恩的论者,请听听马克思1875年的言说:马克思痛恶拉萨尔的国家至上论,指出‘需要人民对国家进行极严厉的教育’(《哥达纲领批判》)。”武汉乃至湖北,哪一届领导人都会尊重冯先生,他所讲的这番话,新来的领导,如有文化,应该会听进去吧?
   
   方方日记说,是的,疫情到今天,基本得到控制,这真的是需要感恩的。但是,站出来的感恩者应该是政府。政府首先要向武汉几千个死者家属感恩,他们在亲人枉遭横祸,连送终和办丧事机会都没有的情况下,强忍悲痛,克制自己,几乎无人吵闹;政府要向躺在医院里苦苦与死神抗争的五千多重症病人感恩,是他们的顽强坚持,让死亡名单数字增长很慢;政府要向本地所有的医护人员和外援的四万多白衣天使感恩,是他们冒着危险,从死神手上夺回一个个生命;政府要向在封城期间,奔波在各条路上的建设者、劳动者和志愿者们感恩,因为有了他们,这座城市才能正常运转;政府最要感恩的是九百万困守在家、足不出户的武汉人民,没有他们克服重重困难,努力配合,疫情控制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事至如今,对于上述的奉献者,对于武汉人民,用怎么样美好的词汇去形容都不过分。政府,请你们收起傲慢,谦卑地向你们的主人——以百万而计的武汉人民感恩。
   
   据方方日记说,接下来,政府还要尽快向人民谢罪。现在,是最应该反思和追责的时候。一个理智的有良知的并能顺应民意安抚民心的政府,在疫情向好的此时,急需做的一件事,即迅速成立追责小组,立即详细复盘疫情始末,查明是谁误了时间,是谁决定不将疫情真相告知民众,是谁为了面子上的光鲜,欺上瞒下,是谁把人民的生死置于政治正确之后,是多少个人,多少双手,导致了这场灾难。谁的责任由谁来担,尽快给人民一个交代。同时,政府还应敦促相关部门的官员,比方,主政的官员,宣传部门的主要官员,媒体的一把手,卫生部门的主要官员,医护人员死亡巨多的医院官员等,立即进行自查自究,误导民众的,导致伤亡的,先自行引咎辞职吧。是否有刑责,由法律过问。不过,以我的印象,中国大多官员少有反思自己的事,更不谈引咎辞职。如此这般,民众至少是可以写一份敦促书,敦促那些视政治如命根,视民生若草芥的官员引咎辞职吧?这些手上带着血的人,怎么还可以在湖北或武汉人民面前指手画脚呢?做个假设:如果真有十到二十个官员自行引咎辞职,说明这一代官员们,多少还有点良心。
   
   方方日记里说,今天的傍晚,一个著名作家给我发了一个短信,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谁能想到次生灾害会落到汉语上?”感恩这个美好的词语,它的未来会满身污秽吗?而今天,它会成为敏感词吗?
   
   谢选骏指出:不论是神秘的角度还是从科学的角度,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因为所谓的“武汉”是“武昌”和“汉阳”、“汉口”的统称,而内涵相似。
   
   网文《汉江》报道:
   
   汉江,亦称汉水,又名襄河,古称沔miǎn水,是长江最长的支流。汉水位处长江中游左岸,发源于中国陕西省秦岭南麓的沮水,干流自西向东流经陕南和鄂西北,于武汉汉口注入长江。长1577千米,流域面积15.9万平方千米。
   
   汉族的族称追根溯源即来自汉水。秦惠文王置汉中郡,名字取自汉水。后刘邦受项羽封于巴、蜀、汉中,都于汉中郡南郑,因称汉王,统一天下后亦以“汉”为国号。汉朝前后400余年,经济、文化和疆域都有重大发展,原称华夏的中原居民称为汉人,汉人从此成为中国主体民族的通称。
   
   名称——汉江、汉水之名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书·禹贡》中就有“嶓冢(嶓冢山)导漾(漾水河),东流为汉”。《诗·小雅·四月》中有“滔滔江汉,南国之纪”,将汉江与长江并称为南方的两条大河。
   
   沔水之称,亦可追溯至《书·禹贡》:“浮于潜,逾于沔”。《史记》记载:“于是自殽以东……大川祠二……水曰济,曰淮。……自华以西……名川四……水曰河……沔……湫渊……江水。”《水经》中只称“沔水”,不称“汉”;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中两种称呼都有使用,“互相通称”。但也有把沔水看成是汉水的上游段的,如东晋梅赜所献尚书伪孔传称“汉上曰沔”、“东南流为沔水,至汉中东流为汉水”。
   
   襄江、襄河,特指汉江襄阳段或襄阳以下。《明史》记载:“襄阳倚……汉水在城北,亦曰襄江。”《读史方舆纪要》记载:“襄河者,汉水自襄阳来也。”
   
   流域范围——汉江流域之北为黄河流域,以秦岭、外方山、伏牛山为分水岭;东北为淮河流域,以伏牛山、桐柏山为分水岭;西南隔大巴山、荆山与嘉陵江、沮漳河为邻;东南为江汉平原,与长江无明显的天然分水岭。
   
   流域面积达15.9万平方千米,从西北至东南长约820千米,涉及陕西、湖北、甘肃、四川、重庆、河南等6省的21地、79县。流域内总人口达3955万人(2006年),其中湖北、陕西、河南分别占53.76%、21.14%和24.53%。
   
   水系特征——汉江支流丹江——干流全长1577千米,总落差1964米。上中游以丹江口为界,中下游以钟祥为界。上游长约925千米,流域面积约9.52万平方千米,盆地与峡谷相间,河深水急;中游长约270千米,流域面积约4.68万平方千米,流经丘陵河谷盆地,河床不稳定,时冲时淤;下游长约382千米,流域面积约1.7万平方千米,多曲流、洲滩,两岸筑有堤防。襄阳以下,河槽上宽下窄,河道逐渐收拢,再加上可能的长江洪水顶托,遇大水时水流难以宣泄,深受洪灾威胁。
   
   流域水系呈叶脉状,支流大多较短小,左右岸分布不均衡。流域面积在0.5万-1.0万平方千米的支流有旬河、夹河、唐河(唐白河支流)、南河、汉北河;流域面积在1.0万平方千米以上的支流有堵河、丹江、唐白河。其中,唐白河流域面积居首,丹江长度第一,堵河水量最大。
   
   水文要素——降水、蒸发——降水以降雨、降雪为主,鲜有冰雹、积雪。流域内年均降水量约873毫米,下游地区可达1100毫米以上,上中游地区约700-900毫米。时间分配不均匀,连续最大4个月降水(下游约为4-7月,上游约为7-10月)占年降水的55%-65%。年均水面蒸发量约为700-1100毫米,空间上西少东多,时间上1或12月最少。
   
   径流——流域内1956-1998年平均年径流量为566亿立方米。年际变化大,如皇庄水文站钟祥最枯年径流量(182亿立方米,1999年)约为最丰年径流量(1060亿立方米,1964年)的六分之一。年内变化大,主汛期(7-10月)径流量占年径流量的65%,约为枯水期(11月-次年6月)的2倍;最大月径流量约为最小月的10倍。
   
   泥沙——汉江与长江汇合口卫星图(2005年)。汉水与长江水清浊分明。汉江本是长江中游的主要产沙区,为湖北省内输沙模数最大的地区,干流年均含沙量为0.5-2.0千克每立方米。7、8、9月的来沙量占全年的80%以上。丹江口水库建成后,泥沙淤积库内不出,中下游沙情大幅改善,黄家港水文站丹江口年均输沙量减至建库前的1.2%,皇庄年均输沙量减至建库前的16.5%。
   
   水质——汉江干流水质总体较好:数据表明,水质达Ⅱ类以上河段占评价河长的78%;Ⅲ类河段占13.82%,多在中下游地区;Ⅳ类河段占7.78%,主要在上游的汉中、安康地区。支流中,丹江水质较好,所有测站全年水质均达到Ⅱ类,唐白河水质较差。
   
   地形地势——汉江流域地势西高东低。西部为秦巴山地,海拔1000-3000米;中部为南襄盆地,海拔100-300米;东部为江汉平原,平均海拔20-40米。干流总落差1964米,河口处海拔18米。流域内山地占55%,主要是西部的中低山区;丘陵占21%,多分布于南襄盆地和江汉平原的边缘地带;平原占23%,主要为南襄盆地、江汉平原和汉江河谷;湖泊1%,基本分布于江汉平原。
   
   自然灾害——水灾——汉江流域早在公元前就有关于洪水的记载。平均约一百年就可能发生一次特大洪水。1416年以来,特大洪水的记述更多,1583年至今发生7次特大洪水。1822年-1949年,汉江干流堤防发生溃决的有76年,平均2年不到溃决一次。
   
   1583年(万历十一年),汉江满溢,覆没金州城。
   
   1832年、1852年、1867年、1921年、1935年,汉江均发生特大洪灾。
   
   1954年,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汉江洪水与长江洪水遭遇,潜江市汉江右岸堤坝溃决,造成45.3万人受灾。
   
   1983年,汉江全流域大暴雨,安康市城区遭受灭顶之灾,直接损失达8亿元;下游局部地区受灾,受灾人口接近9万。
   
   1990年,汉江上游发生百年一遇特大洪水,汉中平川段100万人受灾。
   
   旱灾——汉江流域的旱灾多为轻旱。上游多夏旱,商洛、安康、汉中等地区平均受旱率在20%上下;中下游多伏旱,襄阳为重旱灾害多发区,极端干旱机遇最大的则数十堰。
   
   水土流失——汉江全流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水土流失,水土流失面积约为6.26万平方千米,其中以汉江干流沿岸、丹江中上游和汉江源头区最为严重。
   
   地震——汉江流域大部分处于弱震区,很少发生较强地震。只有汉中-安康一个中强地震带;788年(贞元四年)安康曾发生6.5级大地震。
   
   丹江口水库1967年蓄水后,产生诱发地震,十几年内大小地震500余次。最大地震发生在1973年,震级4.7级。1980年后,库区地震数量减少,强度降低,趋于平稳。
   
   水能开发——汉江流域水力资源全流域理论总蕴藏量1083.16万千瓦,其中技术可开发量装机容量约820万千瓦,经济可开发量装机容量约780万千瓦。水力资源集中于上游,占全流域的60%以上;干流占水力资源总量的47.1%,支流52.9%;中小型电站占62.4%,大型电站占37.6%。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