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谢选骏: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来自王朔马未都的感叹:让中国人道歉有多难!》(2020-3-6 饭醉团伙)报道:
   
   我们中国有一种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在公园里,一个正在学走路的孩子不小心摔了个跟头,在后边跟着的爷爷、奶奶赶忙跑过去,孩子在哇哇大哭,对于摔倒的责任,总要有个人来承担,即便我们旁边没别的人也要赖在其他的东西上:“瞧这破石头,绊我们孩子一个跟头,都赖它,别哭了乖宝”。孩子淘气,爬桌子底下玩去了,起来的时候一抬脑袋磕桌子角上了,爷爷奶奶跑过去一边安慰着孩子,一边还要拍打桌子两下:“让你磕我们孩子!让你磕我们孩子!”。


   
   说起来这是个乐子,但事实就发生在我们周围,它一个破桌子,自己又不会动,明明你自己撞它上面了,你赖人家干嘛?就算他摆的不是地方,那不也是大人给它摆放在那里的吗,可能有些人会说这不是哄孩子吗,孩子一听觉得好玩,他不哭了,那目也就达到了。其实这话没错,把责任都推给“桌子”了,没他的事了,他能不高兴吗?而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先生把这个事情看的很重,他将其上升到了一种文化层面,用他的话讲叫做“推卸文化”。
   
   如果从小给孩子灌输这种思想,长大了会给孩子产生一个非常不好的影响,那就是出了事就一定先把责任推卸出去,我们常讲,敢作敢当是一种优秀的人格,总推卸责任是一个不好的习惯。久而久之,道歉对于我们来说就变得越来越难。就像我们社会上的“路怒”现象为什么特别严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习惯推卸责任,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我自己没有错,所以谁也不可能向谁低头认错,最后导致一件很小的事情发展到大打出手的地步。
   
   2007年,王朔曾接受一家媒体的访谈,当时他在私下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提到了杨澜和他老公吴征的一些八卦,不巧被一位记者听到了,记者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料,就没经过王朔的授意偷偷登出去了,后来事情传到了杨澜的耳朵里,自然把王朔搞的很难做人。
   
   后来王朔借着一次机会痛骂了这位记者,他觉得作为一个正规的媒体,不该在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偷偷把人家的私人谈话登出去,王朔当着媒体的面,对着镜头向杨澜道歉,随后也想让那位记者向自己道歉,但对方却一直在解释,一直在推卸责任,一直在找各种理由,找客观原因,总之就是不承认自己做事欠妥,经过了十几分钟争论以后,王朔放弃了这个想法,悻悻而去。
   
   王朔走的时候大概心里在想,为什么让她道个歉就这么难,其实小编也很同情王朔当时的心情,很多时候真的没必要解释,明明自己做事有瑕疵,就是死鸭子嘴硬,死活不认,让你承认自己的错误就那么难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是人都会犯错,道歉没那么难以启齿,事情都是自己做出来的,为什么敢做不敢认呢。
   
   在王朔看来,中国人都太小看了道歉,其实道歉能解决很多问题,在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王朔提到过两件事,有一次是当年当兵的时候,他那时候还是个半大小子,在基地接电话的时候骂了一个老兵,结果对方让他等着,这时的王朔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等老兵找上门来,王朔主动走出来大方的和对方道歉,对方一下气就消了。
   
   还有一次,王朔刚考下驾照在路上开车,由于手潮,并线的时候别了对方一次,险些造成追尾事故,结果在红绿灯处,对方怒气冲冲地走下车,一看就是奔着打架去的。结果王朔坐在车里不好意思的冲对方敬了个礼,对方立刻就没事了,转身回去了。在王朔眼中,道歉不丢人,也不是没面子的事,你做错了事情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那才是有勇气的表现,人和人能有多大仇,是自己的问题,痛痛快快给人道个歉,谁还能跟你没完没了呢。
   
   对于早年间郭敬明抄袭的事件王朔就曾公开批评过他不道歉的行为。对于道歉的事情,马未都也曾说过,自己深知让中国人道歉有多难,小时候的自己从来不会道歉,明知道自己错了也绝不道歉,犯了错误被老师拽着耳朵和同学认错,吵到最后经常是这两个人梗着脖子说:“我是不对,但你也不怎么样”。这就算是极限了。
   
   在国外,很多人不会把道歉当做没面子的事,在他们眼中,道歉不分职位高低,也不分家庭地位,父亲跟儿子道歉,丈夫跟妻子道歉,都很正常。而以我们的传统,让父亲向儿子道歉,这种概率太小了,很多父亲可能一辈子都没和儿子道过歉,因为父亲在儿子面前就没有“错”这一说,在公司里的上司也同理,为了保持自己的威信,很少能看见领导和下属道歉承认错误的,至多是一句“这事过去就拉倒了”。潜台词就是告诉你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就赶紧就坡下驴吧,再不依不饶我刚才那句话可就不算数了。
   
   马未都评价道:“这种推卸文化会导致我们严重缺乏反思精神,出了什么事一定都是先从别人身上找原因,自己永远不承担责任,怨天尤人,不是赖领导就是赖制度,总之先把自己摘干净再说。这就是我们的社会走向文明的最大阻力。”
   
   谢选骏指出:“2007年,王朔曾接受一家媒体的访谈,当时他在私下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提到了杨澜和他老公吴征的一些八卦,不巧被一位记者听到了,记者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料,就没经过王朔的授意偷偷登出去了,后来事情传到了杨澜的耳朵里,自然把王朔搞的很难做人。……后来王朔借着一次机会痛骂了这位记者,他觉得作为一个正规的媒体,不该在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偷偷把人家的私人谈话登出去,王朔当着媒体的面,对着镜头向杨澜道歉,随后也想让那位记者向自己道歉,但对方却一直在解释,一直在推卸责任,一直在找各种理由,找客观原因,总之就是不承认自己做事欠妥,经过了十几分钟争论以后,王朔放弃了这个想法,悻悻而去。”——这明摆着,王朔想把“揭老底”的责任推给记者,这是把“推卸文化”运用得相当纯熟了!按理说,王朔应该像个男的,承担起“这些八卦全都属实”的责任,就像毕福剑承担了“毛泽东是老逼养”的责任。但是王朔不如老毕,老毕没把痛斥“毛泽东是老逼养的”责任,推给偷拍录像的人。这是为什么呢?原来王朔这人是个共军成员,他还到处张贴自己身穿共军海蓝的照片,可见这人十分怀念自己的“军事情报组织的往事”……殊不知这样一来,他就坐实了自己确属“推卸文化的党代表”了。
(2020/03/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