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谢选骏文集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谢选骏: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美国大选:桑德斯与拜登对决“超级星期二”》(BBC中文驻美记者 发自弗吉尼亚州 2020年3月4日)报道:
   
   一名支持者举起桑德斯的竞选宣传标语——美国总统大选初选3日迎来“超级星期二”,民主党总统提名人之争渐趋白热化。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初选前四站累积的代表人票最高,在民调上也一马当先。四年前他在“超级星期二”败给希拉里·克林顿,最终丢掉党内提名,如今力求不重蹈覆辙。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在夺得南卡罗莱纳州胜利后,凝聚党内建制派的支持,展现后来居上的态势。而亿万富翁布隆伯格(Mike Bloomberg)将首次登上初选选票,检验他砸下5亿美金竞选,究竟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还是终究值回票价。


   在“超级星期二”进行投票的14个州——选举结果正在逐渐揭晓。目前结果显示,拜登已赢得了明尼苏达、俄克拉荷马、阿肯色、阿拉巴马、田纳西、北卡罗莱纳和弗吉尼亚7个州。拜登在南部州表现强劲,赢得了大量民主党温和选民与非裔选民的支持。桑德斯拿下家乡佛蒙特州与科罗拉多州的胜利,并且有望在更偏自由派的西岸州占优,包括人口最多的加州。
   
   “超级”在哪?——73岁的弗吉尼亚州居民贝蒂(Betty Charles)当日清晨就到票站投票,并担任志愿者宣传民主党的选举动员活动。在她看来,“超级星期二”是决定未来四年美国政治的关键一日,因为今日的赢家很可能将在11月的大选中对垒现任总统特朗普。
   
   美国通常在二月或三月的一个星期二举行“超级星期二”选举,顾名思义,这天对选战起关键影响。今年,14个州同时举行选举,选民在地域与人口组成上十分多元,可从结果一窥参选人对美国选民的号召力。
   
   早前举行初选的四个州决定哪位参选人一马当先,但至于谁能笑到最后,关键要看超级星期二的赛果。现任总统特朗普与前任总统奥巴马、克林顿都在超级星期二胜出,一举拿下党内提名后,赢得入主白宫之战。
   
   超级星期二将决出1357张“承诺代表”票归属,占总票数的三分之一。美国人口最多的两大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都将在当日举行初选,前者首次在超级星期二投票。跟大选不同的是,初选并非赢者通吃,而是按得票比例分配代表人票。
   
   参选人若得到总票数过半的1990张代表人票,即能取得党内提名。如果未有参选人获得过半数支持,由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成员、国会议员组成的771名“超级代表”将加入投票,直到有参选人获得提名所需的过半票数为止。
   
   桑德斯PK拜登——弗吉尼亚州选民贝蒂此前心仪参议员克洛布彻,但在投票两天前决定倒戈拜登。“如果我没投票给拜登,就等于把票投给了桑德斯,”贝蒂对BBC说。 在初选前几站岌岌可危的拜登,在非裔美国选民众多的南卡州起死回生,并在超级星期二之前摇身一变成党内建制派众望所归的参选人。原本几乎三足鼎立的温和派,突然达成大整合,参选人克洛布彻(Amy Klobuchar)与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相继退选,与多位民主党重量级政治人物表态支持拜登。而在进步派中,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仍在与桑德斯竞争,但至今未能取得亮眼战绩。
   
   前副总统拜登在超级星期二前凝聚党内建制派支持——在BBC记者到访的弗吉尼亚州,拜登的民调支持率在两天前为20%,落后桑德斯5%。根据选情统计网站FiveThirtyEight的民调,在温和派参选人纷纷退选后,拜登支持率激增到40%,一举超越了桑德斯。原本进步派与建制派的混战,似乎一下子变成了桑德斯与拜登一对一的决战。
   
   桑德斯自我定位为民主社会主义者,主张公立大学免学费,并提供全民医保。“这个免费,那个免费,但根本无法成真,”贝蒂形容,桑德斯总是满腔愤懑地叫嚷,但在政务上一事无成。在1991年至2007年,桑德斯担任国会众议员16年期间,只有一项他领导起草的法案获得了通过:重新命名佛蒙特州的一座小镇邮局。四年前,桑德斯在党内提名战中败给希拉里,如今在2020年大选中卷土重来。
   
   拜登一直自我宣传为持实务政见、具丰富执政经验,批评桑德斯过于理想主义。但在进步派支持者看来,拜登担任了八年副总统,政治生命已近终结,缺乏全新执政理念。他所代表的温和派政客,无法为美国带来根本性变革。“其他候选人总作出妥协,只有桑德斯设定高远的目标。” 一位桑德斯的支持者此前对BBC说。
   
   “不差钱”的亿万富翁——前纽约市长、亿万富翁布隆伯格在超级星期二首次登上选票,可能成为桑德斯与拜登之战中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对布隆伯格而言,超级星期二可谓是毕其功于一役。 布隆伯格作出了一场豪赌,放弃前四站初选,把赌注都压在了超级星期二。自11月底参选至今,他已耗费的竞选经费超过其他民主党参选人花费的总和,竞选广告铺天盖地,遍布美国各地各类型媒体。连在不参与总统大选、只参与党内初选的美国海外领地波多黎各,当地主要电视台上每隔15分钟就会播报他的西班牙语广告。
   
   就算选情不利,“不差钱”的布隆伯格也无需担忧烧光竞选经费。若他在超级星期二略有斩获,他可寄望争取700多位"超级代表"的支持来获得党内提名。但如果他在超级星期二一败涂地,继续竞选意义不大。一旦布隆伯格退选,拜登有望收获更多中间选民的支持。
   
   可选性悖论——在本届大选中,萦绕在民主党人心头的最关键问题是:谁能够击败特朗普?投票后,贝蒂向其他民主党选民派发党内动员活动的传单,上面没有印上任何民主党人的头像或名字,反而是印上了特朗普的照片,以大号加粗的字体写着:"击败特朗普"。贝蒂坦言,民主党此前有超过20名参选人,然而没有一个人让她眼前一亮。“但我会以最高的热诚支持任何最有希望击败特朗普的民主党候选人,”贝蒂说,她如今认为,这个人是拜登。
   
   她希望在有生之年目睹美国出现第一任女总统,原本还寄望民主党出现像当年奥巴马一样年轻、有活力的参选人,但她最终投票支持的是77岁的拜登。明年入主白宫的总统势必超过70岁。特朗普73岁,桑德斯与布隆伯格78岁,主要参选人中唯一的女性、参议员沃伦也即将迈入古来稀之年,而他们又全都是白人。
   
   可选性(electability)在近年来成为美国选举的舆论焦点,许多选民放弃自己最青睐的参选人,转而选择他们认为能凝聚最广泛支持的人。但在诸多往例中,这个概念往往成为攻击女性与少数族裔参选人的武器,而年长的白人男性政客则被普遍视作最安全稳妥的选项。
   
   “人们扮演起政论家,选择最可能胜选的候选人,”美利坚大学女性与政治学会的执行会长马丁(Betsy Fischer Martin)此前受访时说,选民受媒体资讯影响,这让“女性候选人胜选机会不高”的刻板印象越来越根深蒂固。左翼的桑德斯也饱受可选性不足的批评,选民们通常认为,温和派的参选人才能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不符合传统可选性定义的政治人物要如何打破这一魔咒?
   
   长期辅助桑德斯的政治顾问维佛(Jeff Weaver)说,唯有“成功乃成功之母”,换言之,桑德斯必须在初选一路保持胜利姿态,才能渐渐说服选民,他能在总统大选中打败特朗普。超级星期二是桑德斯“可选性”的一场重要试炼。
   
   谢选骏指出:拜登是个颠三倒四的疯子,桑德斯是个口若悬河的犹太人,但是现在反对川普的人们已经无所谓了,他们不求其他了,只要能找到一个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了——因为在他们看来,川普就是一只无与伦比的硕鼠,严重危害美国社会——只要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一条好猫,哪怕他是疯子或犹太人!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哪怕他比川普还要老!
   

此文于2020年03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