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谢选骏: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纽时:弹劾总统扰乱大局 检测缺失令美错失时机》(参考消息 2020-03-31)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3月28日发表题为《错失的一个月:未能成功检测使美国人对新冠病毒视而不见》的文章(文学城编辑注:英文原文标题The Lost Month: How a Failure to Test Blinded the U.S. to Covid-19)。文章通过对参与疫情防控的相关人士的大量采访,分析了美国的新冠疫情为何会演变到如今这样严重的局面。现将文章编译如下:

   
   不久前,负责保护美国免遭新冠病毒侵袭的十余位联邦政府官员日复一日地聚集在白宫战情室,饱受危机困扰。
   
   几位与会者回忆说,新冠病毒工作组的成员通常只花五到十分钟时间讨论检测的问题,而那通常是在有争议的讨论结束时。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领导人向其他人保证,该中心已经研发出一种诊断模型,将作为第一步举措迅速推出。但是,从1月底到3月初,这种致命病毒在美国全境迅猛扩散,可能受到感染的人却没有接受大规模检测——对50多位现任和前任美国公共卫生官员、政府官员、高级科学家和公司高管的采访表明,这是技术缺陷、监管障碍、一切照常的官僚机构和多个层面缺乏领导力造成的。
   
   上述多方面缺陷导致的结果就是错失了一个月。美国,这个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拥有最训练有素的科学家和传染病专家,却在这段时间里浪费了遏制该病毒扩散的最佳机会。
   
   美国CDC前任负责人托马斯·弗里登博士说,直到“为时太晚”才展开严格筛查,这暴露出美国政府各部门的失职。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家珍妮弗·努佐说,对于这种病原体的潜在影响,特朗普政府的认识“极其狭隘”。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前局长玛格丽特·汉堡博士则说,这一失误导致“病例出现指数级增长”。
   
   参与过抗击埃博拉病毒的高级政府科学家安东尼·福西博士对美国国会议员说,早期未能展开检测是政府应对致命性全球大流行病的“失败”。他们说,在整个政府内部,负责发现和抗击新冠病毒等威胁的三个机构未能足够迅速地做好准备。就在科学家们关注疫情的最初蔓延并发出警告的同时,没有一个机构的负责人表达过毫无保留地推动防御的紧迫性。
   
   现年68岁的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博士曾是一名军医,也是著名的艾滋病研究人员,如今领导着CDC。他相信自己手下经验丰富的科学家们将会形成全世界最精确的检测这种新冠病毒的方法,并且与各州的实验室共享。当检测中的缺陷在2月暴露出来时,他承诺会迅速解决问题,但花费数周才敲定解决方案。CDC还严格限制可以接受检测的人员。
   
   60岁的FDA现任局长斯蒂芬·哈恩博士实施的规定莫名其妙地加大了医院、私人诊所和企业在紧急情况下进行诊断检测的难度。其他动员了企业的国家每天进行数以万计的检测,而美国平均不到100次,令地方卫生官员、议员和绝望的美国人感到沮丧。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部长亚历克斯·阿扎负责另外两个机构,并且协调政府对这种大流行的公共卫生对策。虽然随着公众对检测问题的批评加剧,他感到很沮丧,但他未能推动两家机构加快速度或改弦易辙。
   
   52岁的阿扎曾任新冠病毒工作组负责人,上任前就围绕其他问题与白宫不和长达数月之久。2月底,副总统彭斯接替了他的位置。在那个错失的关键月份开始时,美国政府本可以团结起来,但总统被弹劾分散了注意力,对公众健康和国家经济面临的威胁不屑一顾。【英文原文:At the start of that crucial lost month, when his government could have rallied, the president was distracted by impeachment and dismissive of the threat to the public’s health or the nation’s economy.】
   
   时至3月初,美国联邦政府官员终于宣布了扩大检测范围的调整措施,但为时已晚。
   
   上述延误的后果是,现在,美国有超过10万新冠病毒确诊病例,位居世界各国之首。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城市封闭,经济停滞不前,日常生活天翻地覆。不过,许多感染该病毒的美国人仍然得不到检测。
   
   检测盒缺陷导致检测中断——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博士第一次从中国同行那里听说这种病毒的严重性是在新年前后,当时他正与家人一起度假。
   
   起初,雷德菲尔德博士的机构迅速采取了行动。1月7日,CDC为这种新冠病毒创建了一个“突发事件管理系统”,并且建议前往武汉的旅客采取预防措施。时至1月20日,就在中国科学家分享该病毒的基因序列两周后,CDC按惯例形成了自己的检测方法,并且利用它检测出了本国的首例新冠病毒病例。
   
   事实将证明,评估这种病毒颇具挑战性。它太新了,科学家们没有什么信息可以利用。
   
   为了确认该病毒,CDC的检测用三个小的基因序列与从拭子中提取的病毒基因组片段相匹配。世界卫生组织向其他国家推介的是德国的检测方法,只使用两个基因序列,所以可能不那么准确。但是,在FDA批准CDC把检测盒与各州卫生局的实验室共享后不久,有些人发现了问题。第三个序列(也就是“探针”)给出了不确定的结果。CDC探究原因(是污染还是设计问题)期间,要求这些州实验室停止检测。这个令人震惊的挫折阻碍了CDC在最关键时刻追踪该病毒的努力。CDC的网站显示,时至2月中旬,全国每天仅检测约100个样本。
   
   由于能力如此有限,CDC接下来几周给检测对象确立的标准仍然极其狭窄:只能是最近去过中国或接触过病毒感染者的人。
   
   没考虑“别人的检测方法”——美国各州检测不足也意味着当地公共卫生官员不能使用另一种重要的流行病学手段:监测性检测。为了了解病毒可能藏身于何处,筛查普通流感患者的鼻腔拭子样本也会进行新冠病毒检查。
   
   CDC于2月14日公布了在纽约、芝加哥、洛杉矶、旧金山和西雅图这五个高风险城市进行筛查的计划。一位机构官员说,它可以发出“预警信号,以促使我们改变反应策略”。但大多数城市无法加以实施。
   
   时至2月底,后果显而易见。研究人员后来得出结论说,这种病毒可能已经在当地和其他地方传播了数周。CDC几乎没有考虑过采取世卫组织正在使用的检测方法。CDC的检测是在自己的实验室(仍在处理各州样本)进行的,这使得机构官员信心十足。该机构的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查特博士后来说,CDC没有想过“我们需要别人的检测方法”。
   
   德国设计的世卫组织检测方法没有走美国的监管批准程序,而这个程序需要时间。在美国国会的严格审查下,雷德菲尔德做出了保证。2月24日,他在答复49名国会议员关于有必要在各州展开检测的一封信时写道:“CDC积极主动的反应使得我们能够及早发现潜在病例,并且确保这些病例得到妥善处理。”几天后,CDC拿出了一种变通的方法,告诉州和地方卫生部门的实验室,它们终于可以开始检测了——不必等待替换装置,而是应该使用CDC检测盒,但可以忽视有问题的第三套探针。
   
   与此同时,随着这种病毒在韩国和意大利扩散,CDC的流行病学家越来越感到担心。2月25日,该机构的国家免疫与呼吸道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索尼耶在介绍情况时发出了比往常更直率的警告。她说:“日常生活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
   
   药管局为检测制造新障碍——在阿扎1月31日宣布美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仅仅6周前,斯蒂芬·哈恩才走马上任FDA局长。
   
   据现任官员和前任官员以及全国各地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和医生说,在哈恩领导下,FDA反而成为一个严重障碍。
   
   私营部门的检测服务本应是CDC完成在公共实验室启动筛查的义务之后的下一步工作。在其他遭受新冠病毒疫情重创的国家,政府部门都在迅速采取行动加快对国民进行检测。例如,由于需要检测服务,韩国监管机构2月初召集20家医疗物资生产商的高管开会,放宽了相关规定。但哈恩采取了一种谨慎的态度。他没能具有前瞻性地与医疗物资生产商接触,而是听命于麾下科学家,严守FDA对医疗筛查服务通常十分冗长的审批流程。
   
   就连美国公共卫生实验室也在寻求FDA帮助。美国公共卫生实验室协会首席执行官斯科特·贝克尔2月底致信哈恩说:“目前,我们采取疫情应对措施已有数周,但对我们绝大多数会员实验室来说,仍然无法在CDC之外开展诊断性检测或监测性检测。我们认为,当前需要采取快捷流程。”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阿扎的紧急状态声明确立了哈恩所坚持遵循的规则。在危机期间,这样的声明能为药品生产商研究疫苗和其他治疗方法提供便利,能让CDC加快审批速度。若无此类声明,相关审批可能需要一年或更长时间。但是,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给那些希望自行开展新冠病毒检测的医院和实验室制造了一个新障碍。通常,它们只面临最低限度的联邦监管。但是,一旦阿扎采取行动,它们就会受到FDA一个被称为“紧急使用授权”的程序限制。
   
   尽管美国全国各地的研究人员开始迅速研制出能够诊断新冠肺炎的检测方法,但许多人说,他们受到FDA审批程序的阻碍。这些新检测方法被搁置在全国各地的实验室中。
   
   关键机构缺乏相互信任——1月底时,阿扎听起来颇有信心。他当时在位于华盛顿的HHS总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政府对这种新冠病毒的应对措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指出,自己曾在2003年非典疫情暴发期间以及发生其他传染病威胁期间,担任HHS高层职位。他对媒体记者说:“我很清楚这种剧本。”
   
   阿扎被一些政府官员描述成一个颇难伺候的上司,他与医疗保健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主任西玛·维尔马长期不和。后者最近经常出席特朗普关于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直播新闻吹风会。
   
   在新冠病毒检测问题悬而不决的情况下,阿扎和雷德菲尔德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两人每天通电话多达6次。但据数名政府官员说,整个2月份,由于CDC病毒检测裹足不前,阿扎开始相信:雷德菲尔德领导的CDC向他提供的相关检测信息不准确,而自己却对外转述了这些信息。但是,即使全国各地医生和医疗研究人员的抱怨日益增多,阿扎也未能敦促下属采取一个可能有益的举动:开展广泛检测。
   
   到2月26日,福西担心停滞不前的检测服务已经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他给阿扎办公室主任布赖恩·哈里森打电话,要求其召集负责病毒感染筛查的官员开会。
   
   2月27日中午前后,哈恩、雷德菲尔德以及FDA和HHS一些高级助手加入了一场电话会议。哈里森发言之初便抛出最后通牒:在我们解决检测滞后的问题之前,谁也不能离开。据一名政府高级官员回忆,哈里森当时说:“我们没有答案,我们需要答案。把这个问题搞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