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胡志伟文集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深圳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長期支持台獨份子顛覆國民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當右派,降級降薪,下放勞動,逢年逢節挨訓挨整,那味道不好受吧?
    □:從1957年到1979年,我過了廿二年悲慘的生活,牛馬般地操勞,豬狗般的生活。文革爆發後被毒打、關牛棚、掛鐵牌幹重活。1969年下放到五七幹校,河北省軍區派來的軍代表說我軟硬都不吃,要我幹最重最苦最髒最累的活,想把我整死。那些沒文化的丘八,從檔案袋翻出青年軍聯誼會藝專小組的記錄,便一口咬定我是軍統特務。1971年林彪事件救了我,事發不久軍宣隊撤走,所謂「軍統潛伏小組組長」的罪名也就淡出了。直至1977年,四人幫倒臺後半年,我才重新分配工作。
   
    ○:您老怎麼脫離虎口的?
    □:1978年6月,我在一位華僑朋友幫助下,終於和離別31年的母親通上了信,當我看到由馬來西亞轉來的母親親筆信時,淚水忍不住往下流。我相信:苦難的日子熬到頭了,我回信要母親再寫一封信約我在香港會面,那麼我就可以持信向公安局申請赴港探親。但是,望穿秋水,第二封信到1979年2月底才來到,母親在美國的一位友人寫信告訴我,她已去世了,我還不相信。隔了一天,我的義父沈宜甲從比京布魯塞爾寄來一封信,附了一張臺北聯合報剪報,內容說母親在臺北去世後,家中藏畫被盜走三十多幅。我這才明白,同母親在香港會面的希望已經破滅。那一年中共與美國建交,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葉劍英發佈〈告臺灣同胞書〉,宣佈停止炮擊金門,要與臺灣通商通郵通航,並鼓勵有臺灣親友者前往探親,我就大膽提出了去臺灣繼承遺產的申請。兩個月後,5月4日,我領到了往來港澳通行證,辦理退職手續後帶了大兒子小陽,於5月27日來到香港。我安顿下來就發電報回去要妻子和小兒子也來港,理由是她們不出來,我無法申請去台湾,於是我的妻子謝豐增和小兒子是9月24日抵港的。


(2020/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