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殖民地教育誤人子弟]
胡志伟文集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3)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1 (上)
·姑妄言卷21(下)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下)
·姑妄言卷24上)
·姑妄言卷24(上)
·姑妄言卷24(下)
·批判文痞袁偉時
·為什麼要研究豔情小說?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我的前半生》抄襲莊士敦回憶錄
·毛澤
·蔣公還都南京萬人空巷歡呼
·胡適入宮見廢帝
· 袁世凱欲認袁崇煥為祖宗
·孫殿英盜陵是為明末殉難漢人報仇雪恥
·張作霖欲運走故宮寶物被葉恭綽勸止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殖民地教育誤人子弟

   這一段回憶,似乎是可信的。一九五八年毛澤東曾乘醉向蘇聯總理赫魯曉夫要求歸還外蒙,結果碰了一鼻子灰。看來,毛澤東對斯大林的諾言還是有所風聞的,只不過赫魯曉夫不肯放棄已經到了手的羔羊。
    讚頌胡適是中國文學革命之父
    陳君葆對胡適的評價是相當高的。胡適到港大接受榮譽博士銜時,港大校長賀納讚頌胡是「中國文學革命之父」,陳表示「我也十分承認」。(一九三五•一•七)。當時的粵省主政者對代表進步力量的胡適持抗拒態度,特意取消了中山大學、嶺南大學等校的歡迎會,陳君葆直指粵當局「小題大作借題發揮」(一九三五•一•十)胡適微服參觀廣雅中學被學生發覺,直至全校一千多個學生團團把他圍住,雙方相對無言,但已心心相印,陳君葆說:「廣東省政府禁止他演說,倒反助他的思想革命運動之利了。這些事體是禁不來的!」(一九三五•一•廿六)
    陳君葆日記對舊中國的積弊有深刻的剖析,他援引張君勱讜論曰:「中國貪官污吏已經多極了,所以私營事業比官辦還好,一入官營則無不弄得一塌糊塗」(一九三六•二•十三)。近年大陸各省紛紛把官辦企業投放民營,香港的水務署、郵政署要私營化,台灣的中鋼、中油早已上市掛牌,可見書生論政常常會閃爍著真理的光輝。
    分析殖民地教育誤人子弟


    陳氏對殖民地教育制度的弊端有十分精闢的分析:「一般這裏吃教育飯的人大概可分為三種:一是暮氣已太深的,這些教書先生們本身學問已經不是當時的訓練,也實在太不成樣子,所以實在應該淘汰,而他們自己又不振奮求些上進,每天只是依時上課,依鈴聲放1學,晚間便是研究些須飲飲食食的事情,若是在皇家書館的,便是在等待長糧。第二種是那些比較新進一點的人才,這些人知識倒有點,但是否真學問還是疑問。他們地位是比較穩定些,因此餘閑的時間便花在麻雀花酒上頭,而自己反不覺得這是教育界中人所不宜有的事。第三種人是那辦商業化的一般私立學校,目的只在賺錢,辦的教育是否會誤人子弟全在所不計」(一九三三•十二•十六)在這樣的環境下培養出的學生自然乏善可陳。「史地考卷有不少笑料,如:霍去病是流行病的一種,由東方傳入歐洲;成可波羅是波羅的一種,產於西歐,後來傳入中國。」(一九四O•七•卅),這同現今大學畢業生誤司馬懿為司馬燕(影星),只知有港督葛量洪而未曉晉代有抱朴子葛洪,真有異曲同工之妙。教不嚴,師之惰,高薪的教師都在做什麼呢?他慨嘆道:「人類總是齷齪的東西,利害所在,便不惜顛倒是非。誰謂站在最高學府地位的人便是重信義不說謊不掩著良心說話?」(一九三五•十一•廿四)。近日港大傳出有等教授偽造文書被校方即時解僱,難怪有人說:一代不如一代喲!
(2020/03/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