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胡宗南將軍「引虎入川」]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周壽年在清末曾任京奉鐵路局總辦
·大元帥府討論政府名稱,劉震寰提議定名「國民政府」
·金典戎曾任北平行轅(主任孫連仲)參謀長、
·許崇智說他需要錢
·顧孟餘解散了自由民主大同盟
·謝澄平接受各類美援共港幣2800萬元
·翁照垣同日寇的鐵甲車、炮兵纏鬥34日之久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的一幅墨蹟在香港市場可以賣到三五千元
·中共為龔楚建造了單家獨院式兩層半樓房,主體為鋼筋水泥磚石結構,佔地三百
·黃旭初在梧州秘密接受大批日援軍械
·廣西財政廳長韋贄唐已將廣西庫存大批黃金、美鈔、銀元運到香港
·友聯研究所擁有五十名工作人員
·友聯經費來自香港美新處
·友聯那批人在新界地區運作,搜集大陸情報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宗南將軍「引虎入川」

   (11)十二月底,成都戰役結束,在大陸的戡亂戰事已告尾聲,再也沒有成建制的國軍對共軍作戰時,唯獨胡將軍仍收拾殘餘疲憊之師,苦戰西進,至西昌整頓部署,重振軍威,繼續奮戰,使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在西昌又飄揚了四個月之久。為了苦撐待變,總統要他堅守西昌三個月,等待國際情勢變化。一九五○年三月下旬,共軍調集十倍兵力分七路圍攻西昌,他才於三月廿六日飛赴海口,成為國軍高級將領在大陸奮戰的最後一人。四川與西康之役,雖遭慘重損失,但使中央政府得以順利轉進赴台,也是掩護政府在台灣站穩腳跟之重要戰略作為。三個月後,韓戰爆發,美軍協防台灣,遂使台海轉危為安。所以,歷史應該給胡將軍「引虎入川」相當高的評價,至少毛澤東對他的文膽王力說過這麼一段話:「在過江以後,我們犯了一個歷史性的錯誤,就是我們沒有集中二野和三野的兵力解放台灣。那時蔣介石立足未穩,美國也不要台灣了,第七艦隊也撤走了。可是我們喪失了時機,我們分兵了。二轉戰西南了,那我們只看到胡宗南在西南還擁有重兵,其實西南是一步死棋(按:事後諸葛亮),是下不活的。三野要守備江南的大中城市,還要肅清散兵游勇,再加上輕敵,所以我們在金門沒有打好。這不能怪前線的指揮員,是我們的戰略決策錯了,而蔣介石在台灣的棋卻下活了。這是我們在七大(按:一九四五年六月十一日閉幕)後犯的第一個歷史性錯誤,什麼叫歷史性錯誤?就是無法更改的錯誤」。
   
(2020/03/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