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9]
胡志伟文集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9

   秦丞相李斯所擬焚書令曰:「敢偶語詩書者,棄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見知不舉者,與同罪。」以上暴行對中國文化、對歷史研究造成了不可彌補的巨大損失。這種禁錮國民思想的愚民政策,效果適得其反,暴秦僅維持十五年便滅亡。
    清乾隆帝十四年內禁書二十四次,焚毀五百三十八種、一萬三千八百六十二部伸張民族正氣、華夷之辨的書籍,結果居然是禁而不絕的《揚州十日記》喚醒了漢族民眾奮起推翻了腐敗賣國的滿清王朝。
    當年乾隆帝燒了一萬三千多種書,可是今巨流倉庫竟已有四萬本書化為紙漿,剩下二十萬冊書也朝不慮夕。令人詫異的是:指揮這一毀書行徑的主謀,竟是一個連莎士比亞、狄更斯、章詒和、龍應台、周恩來(原諒此人出世時,周已去世)係何許人,都矇查查的按摩院東主,此一毀滅文化之暴行當記入史冊,遺臭萬年!
    二月十六日 •
    這使我想起六十七年前,華北剿匪總司令傳作義上將與中共簽訂和平協議,命令廿五萬國軍官兵放下武器出城接受改編後,《人民日報》突然登出共軍平津前線司令員林彪近兩千字的致傅作義最後通牒,先是聲討傅的「罪行」,然後限五日內投降,否則城破後必予嚴懲云云。傳作義看到這封函件,感到震驚與憤怒,他內心飽受屈辱,不禁捶胸頓足,悔恨自己何必投共,這封以林彪名義的恐嚇信,是毛澤東起草的。既已承諾「既往不咎」,又要公開恐嚇,致使日後傅作義面臨私宅被迫遷、兒子被大學開除、女兒暴卒,部將判重刑入獄、機要秘書與堂弟打成右派下放勞改、紅衛兵上門抄家六次等等侮辱,再也不敢據理力爭,只好忍氣吞聲度過風燭殘年。李波既在桎梏之中,自然沒機會為自己辯白,不過,有一件事我總是不明白:呂波在巨流月薪近兩萬五,比在《前哨》高一倍。另外,他還獲贈股權32%,按照公司收入,我估計呂波月入(連股息)逾十萬元。一個庫工,何德何能竟會無本萬利呢?


    三月一日 沉寂多日的「銅鑼灣五子」新聞又被炒熱,電視播出香港警官與入境處官員赴圳訪問李波的消息,還有鳳凰衛視和《星島日報》的專訪視頻。呂波埋怨阿海食言而肥,從未給他分紅利,這才解開了我的疑團。
    官方似乎故意向外吹風,呂張林三人因坦白交代表現良好,日內就會返港,李波則表示回港後怕見記者。這使我心中懸掛的大石,終於落地了。然而,從各種第一手報道知,案件是從一年前中央偵查一份絕密文件被竊而引起的,這份密件刊載於香港出版的《中央軍委大洗牌》一書,和盤托出七大軍區改組五大戰區的軍事機密。專案組一開始從出版社“新視界傳媒”就鎖定嫌疑人是阿海,於是連續一年多在全球追蹤阿海,最後在泰國收網抓人。顯然其他四人都是受牽累的。四個月來,香港傳媒一窩蜂說,事情是《習近平與他的情人們》惹的禍,我一直否定此一看法。
    現在坊間又出現《習近平與人通姦》、《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等數十種政治八卦書,那又該如何懲處呢?
    因為調查阿海,引起李波庫存書籍大量被毀棄,損失高達八位數,這真是一場無妄之災,這只能怪他自己誤交損友,上了蠱惑仔的當了!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全文完
(2020/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