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坦承自己生活在罪惡深重的國度]
胡志伟文集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劉文岛閃爍其辭 陳公俠打抱不平
·劉文島捕風捉影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劉文島惱羞成怒
· 主辦檢察官坦言于百溪两袖清風
·真正的大貪污案,不一定見報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島衼人民徹底唾棄
· 重臨台灣 部屬相迎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 于百溪夫人吳瓊英係中國第一位女飛行員
·《掃蕩報》少將主是中共地下黨成員
·于百溪案留給後世的教訓
·姑息奸臣是老蔣喪失大陸的主因之一
·陳儀對中共抱有奢望
· 勿讓青史盡成灰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黑道人士接管書店
·姑爺仔偷走金瓶梅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李波早就說阿海十年內出不來
·害人精黃康顯死前面無二兩肉形同骷髏
·李波関押在宁波
· 九個彪形大漢擄走李波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姑爺仔銷毀毛著
·姑爺仔銷毀毛著
·巨流電腦早已上繳
·《中央軍委大洗牌》洩露軍事秘密惹的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香港筆薈的美術總監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之三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4
· 神秘豪客 承包書店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6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9
·拒絕亂命 不賺髒錢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1
·航母之父一出手買五十本禁書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4
·桂民海有害人案底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9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0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1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2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7
·孔捷生稱阿海"樣衰加口臭"
·阿海竊密 惹出大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9
·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
·軍方人士出手闊綽
·禁書作者多數在大陸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共幹買書托運 害得店員坐牢
·「可惜這些書都帶不過海關,我就坐在這兒看個飽吧!」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之九
·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人間有情 迴肠荡氣
·禁書是封建社會的產品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統率四個集團十六個軍)
·平息伊寧叛亂陣亡十員將官
·與十倍共軍浴血苦戰,死守成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坦承自己生活在罪惡深重的國度

   在這樣的腥風血雨環境下,中共駐瑞典大使館否決了瑞典科學院終身院士馬悅然對王蒙的訪瑞邀請。馬教授是著名漢學家,是瑞典科學院對諾貝爾文學獎有投票權人士中唯一懂中文者。一九九四年他希望王蒙出訪瑞典,作一次演講,並提供十五頁以上的材料推薦諾獎的中國作家候選人。王蒙認真寫了推薦北島、韓少功、鐵凝、王安憶、張煒等人的文稿,又托文化部外文局副局長譯成英語。不料,中共駐瑞典大使館批示「不適宜」。按制度,外館否決,出行就要告吹。文化部考慮大局,要求外館覆核,對方不覆,於是瑞典方面改由薩斯航空公司總裁出面邀請,並由瑞典駐華大使具函相邀以示鄭重,不料外交部指出薩斯公司與文化無關,其後面的東道主仍是馬悅然,故再次否決王蒙出訪。當時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中文系主任、漢學家羅多弼正在中國逗留*,他受馬悅然委託前來打聽虛實,王蒙礙於組織紀律,不敢透露屬於「國家機密」的決策過程,便推說「手續未辦好,可能無法成行」,羅多弼自以為是地向馬悅然報告:王蒙不想來。馬悅然從失望到發怒,即發表聲明稱:既然王蒙對瑞典科學院的文學交流不感興趣,他也只好放棄他的與中國大陸的交流計劃。這份聲明意味著,中國本土作家從此將與諾獎無緣。當時詩人北島已經到達瑞京,各大傳媒的記者雲集於北島家中,攝像機鏡頭已經調準,只等一聲宣佈便開拍。結果,宣佈的是愛爾蘭詩人希尼。事後瑞典駐華使館文化專員尼爾斯特意在香港發表聲明,指摘馬悅然錯怪了王蒙。正好瑞典有一位女副總理訪華時會見中共外交教父某人,談及邀王防瑞一事,教父乃指示此事可行。外交部諮商文化部,此時文化部辦公廳勃然大怒,曰:我部以如此罕見的鄭重方式提出王某訪瑞,你們竟不予注意,現在剩下不多天了,又說行了,讓我們來一個趕三關,你想說行就行?算了!我們不辦了,王某人不去啦!這樣,由於馬悅然羅多弼的自以為是及中共外交部、文化部胥吏的意氣用事,大陸失去了與瑞典科學院改善關係的契機,後來中共還一度禁止馬悅然入境。二○○○年,馬悅然提名法籍華人高行健上壘,中、瑞雙方的失誤,徒使豎子成名。高行健得獎的消息傳來時,一位重量級領導人想打聽高行健何許人也,那時王蒙隱居京郊懷柔山區,沒聯繫上,乃由中國現代文學館副館長、老舍之子舒乙發表了一篇口誅筆伐式的評論,中共同瑞典文學院的關係重趨緊張,中國本土作家獲得諾獎的機會也就微乎其微了。「一些無知小兒認為中國作家得不上諾獎是由於作家膽量與生存環境造成,從而責備作家沒出息沒本事或乾脆埋怨環境……親愛的朋友,你是多麼天真!」王蒙還不苟同「諾獎喜獎給社會主義國家的不同政見者」一說,他指出:諾獎常常獎給西方國家的左翼批評者,如葡萄牙共產黨員薩拉馬戈、義大利劇作家達里奧福、德國的海因里希˙伯爾﹔諾獎喜歡特立獨行,力排眾議,根本不在乎某個國家的政府反應,,它本身是歐洲人評出來的,不可能滿足中國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的要求,它沒有這方面的義務,與之對抗毫無必要,也不起作用。
   
(2020/03/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