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胡志伟文集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于右任的反攻大陸詩句怎樣被刪成「認同中共」?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天下第一馬」君臨天下
·長卷黑馬風靡歐羅馬
·氣功大師治癒疑難病症萬千例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中共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統戰部與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第十集目錄
·美麗牌商標上美女之死
·出國莫回鄉 回鄉須斷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我沖著她說:「你那個青年作家組織,在張灼祥任上分文無獲,是我在98-99年藝展局文委會主席任上批了給你幾十萬,給你出書,還送三、四十個男女文學青年去北京魯迅文學院進修文學課程。記得九八年夏我去北京視察時,你硬要我捐錢,我本是自費赴京考察,懷裡揣著原打算買書的兩千元錢全捐了給你,以致回港赴機場坐計程車差點付不出百多元車資。我的前任梁秉鈞、張灼祥、李默,後任藍海文、白福臻、韓文甫諸人都分文不批給你,你卻反而恩將仇報,將我在電話中講的話曝到東方副刊的專欄中,、臉說:「你連累我被ICAC傳訊,還要怨我?」我說:「當年有個江北佬,獅子大開口向我勒索九百萬要重印香港文學大系,我估算這套書是大型出版機構十年的工作量,他一人佔了文委會年度預算的一半,其他千多個作家勢必無米為炊,所以只批了他六十萬元,不料他在文委會例會上大吵大鬧。藝展局開全體委員會議時,演藝學院院長盧景文說文委會失控了,最好周主席下去壓陣。周永成面對兩尺高的中英文申請表格,按規格用計算機核數時發覺我心算快過他的計算機,便放開手找幾個官委委員去一旁聊天了。我和民選委員算帳批公文直到深夜。你打電話來譏笑我這個文委會主席需要藝發局主席下來押陣,形同傀儡,我便說出這段故事。你將私人電話爆到暢銷報上,周主席惱羞成怒便下令辦我。據藝展局一位連任廿一年的資深委員告訴我,申請不到資助的人往往會給局方寫黑函,誣告各界委員貪污、腐化等,既然是打擊報復,從來無人理會。XJ這篇專欄文章丟盡了周主席的臉,於是我遭殃了。」她說:「哪一篇文章,你不要亂講」我說「東方副刊左上角筆名MN的不就是你嗎?我做過兩年香港作家的頭兒,誰的底細不知?你被ICAC傳訊是你咎由自取,損人不利己。」此人臉色漲得通紅之際,舒非面帶慍色,XJ是她的密友,於是李波對我厲言正色說:「你們要吵到外面去吵,這裡春茗不歡迎!」我想,這個壞女人害我坐八十天牢,我連伸冤講句公道話都被禁止,李波夫婦似有點人妖顛倒、混淆是非。我從頭至尾未詈罵也未用粗口,這大概就是李波短訊中的「脾氣暴躁」吧!幾天後,才知消息已傳遍文化界。有友人葉君來電安慰我,說XJ是香港文壇上的「四大文娼」之一,即以賣身上床換取若干報紙副刊的專欄,大凡所謂「才女」,多數循此途徑暴得虛名。友人告訴我,四大文娼之二是F小姐,老大嫁作商人婦,洗盡鉛華從良移居外國去了;之三是做過編劇的M小姐,擅寫鹹濕文章,到年老色衰時,被同居十八年的姑爺仔二世祖棄之若敝屣;之四N小姐外號「小利智」,嫁了個地產商卻因紅杏出牆被遺棄,晚年回歸祖國,對廣東省文聯領導人哭訴曰:「那班左報副刊編輯多數是色狼,要每週陪他們上床各一次才能維持住我的地盤」,她仍懷念在左報以整版連載鹹濕小說《男妓約翰》的盛況。
   
(2020/03/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