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巨流電腦早已上繳]
胡志伟文集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共幹買書托運 害得店員坐牢
·「可惜這些書都帶不過海關,我就坐在這兒看個飽吧!」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之九
·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人間有情 迴肠荡氣
·禁書是封建社會的產品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統率四個集團十六個軍)
·平息伊寧叛亂陣亡十員將官
·與十倍共軍浴血苦戰,死守成都
·胡宗南「擁兵百萬不抗日」嗎?
·血戰八晝夜收復官道口、西峽口
·孤軍力戰六小時,擊破孫傳芳主力,攻克杭州
·率三萬官兵苦戰松潘八個月
·松潘成為十萬共軍埋骨之所
·張戎為什麼仇恨胡宗南?
·毛澤
·在槍林彈雨硝煙瀰漫的戰場裏,只有我一個女同志陪著主席……」
·成都之役正副師長殉節九人
·胡宗南將軍「引虎入川」
·張戎父親縱容部下將俘虜處死後挖心臟下酒、強姦地主家庭妻女後割乳處死
·冤怨相報,永無休止
·張戎父母文革挨鬥是天道好還
·胡部將領頗多視死如歸,不成功,便成仁
·涇渭河谷戰役斃傷共軍兩萬七千人
·數千里赴援之胡宗南部制勝出奇全師保地
·小流氓小混混怎能冒充歷史學家?
·南京總統府軍用電話台有七人為中共地下黨員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毛澤
·毛澤
·葛佩琦晚年吐露真言:胡宗南愛才,疏於防諜
· 張戎的作品是「遵命」文學
·中共現當權派需要一個英籍華人為它們搖旗吶喊
·忠貞廉潔 剛毅樸實
·蔣公親臨靈堂弔祭,賜匾「功著旂常」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嚴幼韻的祖父嚴信厚做過李鴻章的幕僚
· 前夫壯烈成仁 後夫名揚中外
·楊光泩為國軍將士的冬衣和藥品募集了一萬兩千美元
·嚴幼韻終於堅持到日寇敗亡
·張學良口述自傳記述的顧嚴苦戀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嚴幼韻慈悲為懷
·顧維鈞摘戰犯帽 楊光泩重修陵墓
·如果沒有杜魯門對國府禁運軍火武器兩年,蔣介石絕不會兵敗大陸,也不會有對
·嚴幼韻對中華民國過於涼薄
·出版中文版嚴傳的中和出版社胸無點墨、不知丁董
·——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四平戰役時出動百多架次投擲炸彈逾百噸
·執行大陸偵照任務二二O次遍及大陸卅餘省
·南越副總統阮高祺曾係衣復恩將軍麾下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每一個機場迎接蔣公人潮千千萬萬,萬頭躦動
·傅作義讓共軍開進北平後不斷地自己掌嘴、摑臉
·全國人大香港代表廖瑤珠是衣復恩的乾女兒
·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二戰美國運往海外的作戰物資,用於太平洋戰區者僅戰2%
·蘇軍將
·國際學術界不重視中國抗戰是由於政客們竄改史實
·中共不斷重復「國民黨消極抗戰妥協退讓」的讕言
·大陸修史往往小事清楚大事糊塗
·杜聿明父親是前清舉人
·研究近代史時,絕不能把過程略去不談
· 國民黨失大陸是由於現代版「蔣幹盜書」
·杜聿明病危住院揶揄郭汝瑰
·不唯上、不跟風、不給當權者抬轎
·國軍戰機進入大陸多達一萬五千餘架次
·大陸史著慣於譏諷國軍高官飯桶濃泡、一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第三勢力運動史》
·張發奎是唯一獲准攜槍抵港的前朝軍人
·李宗仁在美國公開宣稱他在華南有幾十萬遊擊隊
·空降海南島的卅多人,全部被俘處決
·反攻大陸的「總司令」竟變成對台統戰的馬前卒
·美軍轟炸機十七架誤炸六寨鎮死軍民七千
·十二萬美金收購李宗仁
·張發奎回憶錄對中國現代史的補充
·程的西裝口袋中裝著《性史》及春宮淫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巨流電腦早已上繳

    △:所以,我認為同共產黨講道理是對牛彈琴,倉裡的書,我從不寄望他們會賠償我的損失。至於我欠供應商的,我正回聘呂波到倉庫結賬,他會多呆幾天;葉壹堂欠巨流的錢,不管對方怎樣出術,總會計清楚的。
   
    此時舒非從內室走入客廳,我說:「這廿二年,我從來沒有一個月不會晤你夫婦的,唯這次睽違了一百六十三日」。她笑著說:「我勸李波不要再做了,什麼也別做了。」
    □:波兄,你出版美術、文學、兒童、婦女書籍不可以嗎?放著那麼大倉庫,田園書屋三間倉庫也不如你一間大。
    △:倉庫會賣掉……


    巨流電腦早已上繳
    □:銅鑼灣書店已經聞名全球,現在重新開張,可能一日賣幾萬元呢?
    △:讓承包人去做吧,既然上面讓他繼續經營,我就不插手了。
    □:波兄,還有一件事放不下心,十一月十三日,我叫你把收銀台背後書架上的客戶資料夾拿回北角,說這是人命關天的事,若被人偷走搶走造成血債,我一世也不會安樂。你說我太誇張,即使海關查出買書的大陸客,頂多拍台罵一頓,怎會造成血債?我說,愛書的文人,一旦被拘留——林榮基前年不是抓過一次吧——在鐵籠子裡一時想不通懸樑自盡是完全可能的,你不知道大陸的拘留所有多髒多亂,斯文人連臭蟲蝨子的關都熬不過。這才夾硬叫你拿走那個文件夾。我猜想,姑爺仔又把那卷宗拿上去邀功領賞了吧?
    △:那卷宗在這裡,沒動。不過,我整部電腦被拿上去了,比文件夾的記錄更詳細。沒辦法,人在他們手裡,沒法不服從。
    □:波兄,關押你的地方,大概比林榮基他們寬敞一點吧,從照片看,還有花圃魚池和草地呢。
    △:整個大院有幾千平方呎,直接審問我的不過五個人,其餘幾十人負責看守、後勤、烹飪等等。
(2020/03/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