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董鼎山的散文集世界真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董鼎山的散文集世界真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董鼎山的散文集世界真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董鼎山教授的散文集世界真小,是我喜爱的读物;我因而得知纽约主流文艺界的许多趣闻和秘辛,得益匪浅。
   
   而且,我感激董教授对我私人生活的理解——我在闲聊时谈及自己有两个非婚生儿子,他问:你对他们负责任吗?我
   

   答说当然负责;董教授说能够负责任就很好。
   
   世界真小,诚然,世界真小!
   
   
   我由是想到四川业余妓女邱母及其宝贝疙瘩邱国权(巴山老狼)。
   
   63岁就完蛋的邱母系业余妓女,邱国权(巴山老狼)原系锅炉工,二人至微至贱;他们与我风马牛不相及;然而,我与这一对乱伦母子于网络世界狭路相逢,他们撞到我的枪口上了!
   
   
   
   
   史无前例的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开场诗
   
   
   邱父设计仙人跳,
   
   对方竟然是黑道,
   
   雷厉风行施铁腕,
   
   三邱一同入地牢。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一
   
   
   
    黑帮老大笑嘻嘻,
   
    胸有成竹不着急,
   
    老子阅尽春宫图,
   
    只缺母子同床戏。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二
   
   
    三邱闻言如闻雷,
   
    浑身发抖面发灰,
   
    纵是江湖勾栏客,
   
    何曾听过母子睡?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三
   
   
    打手师爷哄堂笑,
   
    黑话荤话带口哨,
   
    自古未见新奇事,
   
    咱家老大实在高。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四
   
   
    三邱哪敢再回话,
   
    磕头捣蒜唤爹妈,
   
    只求饶过这一劫,
   
    今生今世做牛马。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五
   
   
    军师是个文化人,
   
    当即手书结婚证,
   
    生辰八字随意填,
   
    国权母子验正身。
   
   
   
   
   
    cc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六
   
    三邱相顾放悲声,
   
    仿佛此地正出殡,
   
    家门不幸竟如此,
   
    列祖列宗同羞愤。
   
   
    邱国权 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七
   
   
    老大发令如阎王,
   
    小厮搬来双人床,
   
    鸳鸯枕头崭新被,
   
    大红囍字嵌妥当。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八
   
    军师歹毒又兴妖,
   
    吩咐小厮取春药,
   
    印度神油一大瓶,
   
    西国苍蝇也不少。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九
   
    结婚程序依民俗,
   
    分发糖果寄祝福,
   
    无奈此地是黑道,
   
    伴郎成群伴娘无。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
   
   
    三邱成众抱成团,
   
    惊慌失措无主见,
   
    不约而同想到死,
   
    谁来挑头谁当先?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一
   
    国权父子面相觑,
   
    腿软手颤心发虚,
   
    原本不是男子汉,
   
    何来胆略应事急?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二
   
   
    邱母相对最镇静,
   
    上床本是老营生,
   
    国权不是陌生娃,
   
    知根知底知性情。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三
   
   
   邱父低头乱捶胸,
   
   我是男人当龟公,
   
   老天报应不饶人,
   
   如今肠子都悔青。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四
   
   
   国权无语只是哭,
   
   十五吊桶心中浮,
   
   千古艰难唯一死,
   
   苟且偷生不含糊。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五
   
   
   
   
   
   
   邱母拔下银头簪,
   
   发香体温依然在,
   
   国权作势欲刺喉,
   
   转念又扮小乖乖。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六
   
   
   邱母摘下双耳环,
   
   国权父子面羞惭,
   
   老鼠生儿会打洞,
   
   岂敢自称男子汉?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七
   
   
   邱父忽而自批面,
   
   豁然开朗心敞宽,
   
   一辈子当活龟公,
   
   只求活命无须脸。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八
   
   
   
   邱母燃起一支烟,
   
   斜视父子冷眼看,
   
   一对活宝两废物,
   
   紧要时刻必掉链。h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十九
   
   
   国权跪在母面前,
   
   取出手帕自掩面,
   
   喉头发声如狼啸,
   
   泪珠滚落一连串。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
   
   
   邱母心焦急搔首,
   
   几茎乌丝落枕头,
   
   都怨妈妈当贱人,
   
   老天怪罪不保佑。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一
   
   国权拾起母断发,
   
   郑重其事衔口中,
   
   发丝几乎无重量,
   
   压迫心头似千钧。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二
   
   国权母子抱头哭,
   
   相互拭泪竟如瀑,
   
   前襟打湿只片刻,
   
   复又倒胃欲呕吐。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三
   
   
   老大似有不忍色,
   
   回头询问小诸葛,
   
   这个事情不急茬,
   
   缓上几天以后说。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四
   
   
   军师面目颇狰狞,
   
   语调阴沉三邱惊,
   
   老大一言如圣旨,
   
   哪管山摇又地动。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五
   
   
   
   打手喽啰闹哄堂,
   
   老大务必要体谅,
   
   马戏猴戏都看过,
   
   千载难逢母子床。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六
   
   
   
   
   老大挥手一拍案,
   
   今日铁定日日日,
   
   你们娘俩慢商量,
   
   好饭不怕来得迟。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七
   
   
   
   邱母神色忽安详,
   
   淡定自若不慌张,
   
   侃侃而言说家史,
   
   仿佛应邀上讲堂。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八
   
   
   
   
   
   
   妈妈生在天府国,
   
   巴山险要蜀水清,
   
   不幸三岁就丧父,
   
   随母改嫁当油瓶。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九
   
   
   妈妈九岁就破瓜,
   
   继父是兽不是人,
   
   不肯上床不开饭,
   
   单薄身体换烧饼。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
   
   
   继父上床猛如虎,
   
   不战通宵不舒服,
   
   每每死去又活来,
   
   失魂落魄掩面哭。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一
   
   
   
   
   继父还邀江湖客,
   
   竟把妈妈当礼物,
   
   盟兄把弟一连串,
   
   你来我往没法数。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二
   
   
   虚龄十三进妓院,
   
   妈妈也曾有头脸,
   
   恩客多如过江鲫,
   
   夜夜笙歌夜夜欢。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三
   
   
   
   
   
   人生脚步不容错,
   
   嫁给你爹噩梦多,
   
   吃喝嫖赌抽大烟,
   
   床上床下受折磨。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四
   
   
   妈妈一生无所长,
   
   单凭器官换口粮,
   
   如今人老不值钱,
   
   竟与亲儿拜花堂。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五
   
   
   打手喽啰连声嘘,
   
   俺们粗人文化低,
   
   母子赶快动真格,
   
   否则老子不客气!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六
   
   
   
   
   
   
   
   全体黑帮鼓噪急,
   
   邱母黯然已解衣,
   
   国权拭泪迈碎步,
   
   连呼妈妈对不起。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七
   
   
   
   邱母脱去一双鞋,
   
   国权轻轻擦去灰,
   
   手心手背都用上,
   
   捧在胸口人如萎。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八
   
   
   邱母脱去一双袜,
   
   国权缓缓手抚平,
   
   任何皱折不放过,
   
   细心专心复耐心。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九
   
   
   邱母脱去外衣衫,
   
   国权低头放旁边,
   
   面红耳赤热血涌,
   
   心中打翻五味坛。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
   
   
   邱母脱去内衣衫,
   
   心惊肉跳邱国权,
   
   国防边界竟弃守,
   
   一览无余好河山。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一
   
   
   邱母脱去丝文胸,
   
   国权错愕懵懂懂,
   
   
   母子岂能赤露见,
   
   天诛地灭五雷轰!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二
   
   
   一个烟蒂飞过来,
   
   准确击中国权脸,
   
   你也赶快脱衣服,
   
   少装乌龟王八蛋!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三
   
   
   国权只得除衣裳,
   
   动作缓慢挨时光,
   
   奇耻大辱躲不过,
   
   手抖心颤面焦黄。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四
   
   
   
   国权只得除夹克,
   
   仿佛乌龟斩去壳,
   
   血肉之躯见光日,
   
   母大如天岂轻薄?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五
   
   
   
   国权只得除背心,
   
   如同连带骨肉筋,
   
   至此上身已赤裸,
   
   谁怜此刻人子情?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六
   
   
   不权只得除内裤,
   
   仿佛移山费工夫,
   
   平日惯常打飞机,
   
   岂料今日刺亲母。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七
   
   
   
   邱母身上寸缕无,
   
   国权亦如在浴堂,
   
   至此方知人有齿(耻),
   
   咬得彼此遍体伤。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八
   
   
   邱母双手捂住脸,
   
   我儿何必太为难,
   
   伸头缩头是一刀,
   
   横竖总得熬过关。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九
   
   
   
   
   
   军师权且充司仪,
   
   完美中音烟酒嗓,
   
   此时正是美良辰,
   
   新人双双入洞房。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
   
   
   播放婚礼进行曲,
   
   黑帮也知华格纳,
   
   国权母子是明星,
   
   床第平整好厮杀。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一
   
   
   
   
   
   国权浑身颤不止,
   
   人非禽兽岂无耻?
   
   奈何老大淫威在,
   
   一步之遥生与死。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二
   
   
   邱父缩身角落旁,
   
   头颅低垂贴裤裆,
   
   承戴绿帽千百顶,
   
   唯独这次裂肝肠。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三
   
   
   
   
   
   
   邱母附耳嘱国权,
   
   活该妈妈万人妻,
   
   没脸没皮没人味,
   
   你就把娘当马骑。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四
   
   
   
   军师肃容隐狎昵,
   
   
   
   打开伟哥撒满地,
   
   国权今天大喜日,
   
   金枪不倒旗杆举。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五
   
   
   
   
   国权怎敢不服从,
   
   原本那话如蛆虫,
   
   吞服伟哥见奇效,
   
   倒海翻江变猛龙。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六
   
   
   军师执杖走过来,
   
   戳戳国权捅捅娘,
   
   仿佛屠夫好兴致,
   
   清点自家猪与羊。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七
   
   
   
   
   
   手捻胡须军师笑,
   
   竟然踩踏国权腰,
   
   母子正好全武行,
   
   你是中华第一孝。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八
   
   
   
   
   
   
   
   
   
   最后时刻已临近,
   
   母子不敢再敷衍,
   
   不约而同动作快,
   
   旷古丑行将上演。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九
   
   
   邱母又对国权说,
   
   自古是福不是祸,
   
   许多事情只能忍,
   
   是祸万万躲不过。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
   
   
   权儿要强命不济,
   
   投胎娼门贱如泥,
   
   命中既然有大劫,
   
   弯腰缩脖溜过去。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一
   
   
   邱母发出一声笑,
   
   淫亵癫狂江湖调,
   
   国权如同得将令,
   
   杀人灭佛不动摇。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二
   
   
   不权尚是童男子,
   
   浑浑噩噩无见识,
   
   军师床边勤指导,
   
   俨如金赛性大师。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三
   
   
   国权汗流已浃背,
   
   蛮力仿佛抡铁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