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公開12名律師的抗辯書]
崖文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批陶傑頸喉說
·陶傑說英國人放屁是香的
·批 刘汉城之用中国古籍探讨对藏中关系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國際警察
·批 淨空法師多元文化教育與和平
·批 李怡人性不如獸性
·說 郭文貴 保家人 保命 保錢 報仇
·輪迴說
·說 南懷瑾
·評陶傑中國式刁民
·評 陶傑罪過罪過一文
·評 倪匡笑談共產党
·再評 倪匡
·倪匡所言虛假
·亂邦不居(處)
·說維權律師
·公開徵詢 羅穎芝助理律師為第11名被告人
·大媽與中國節日
·第2次公開徵詢 羅穎芝助理律師列為第11名被告人
· 不涉誠信
·公開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非禮與報案
·廉恥
·評 李柱銘DQ周庭是違憲的
·第2次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第3次公開徵詢羅穎芝助理律師列為第11被告人
·第3次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請 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 饒宗頤與季羡林
·第2次請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公開 第3次請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楊潤雄之言有感
·美國領事館遷到耶路撒冷
·以色列自古以來是巴勒斯坦人的領土
·公開譴責藍德業資深大律師
·公開致函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先生請求褫奪藍德業資深大律師資格
·公開覆廉政公署信
·評 終審法院 李義法官主持有關無理纏擾的訴訟人講座一文
·說劉霞
·說 劉曉波
·公開香港法庭的訴訟
·公開香港法庭的訴訟(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開12名律師的抗辯書


公開12名律師的抗辯書


湘西崖民


日期:2020年2月7日


2019/HCA 2193


香港特別行政區


高等法院


原訟法庭


原告人:黃碩雄




第 1 被告人: 陳鑑清


第 2 被告人: 徐伯鳴


第 3 被告人: 陳鴻遠


第 4 被告人: 劉永強


第 5 被告人: 蕭財發


第 6 被告人: 曾寶麗


第 7 被告人: 王振雄


第 8 被告人: 關超坪


第 9 被告人: 陳可義


第10被告 : 徐伯鳴陳鴻遠劉永強律師行


第11被告人: 羅穎芝


第12被告 : 徐伯鳴劉永強律師行


第13被告人: 香港律師會


1.除非另行指出,


(a)本答辯書內提及的段落編號是原告人在他申索陳述書內的段落編號。


(b)第1至12被告人沿用申索陳述書內的各樣命名。


2.為免混淆,需指出第10被告人「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乃是第12被告人「徐伯鳴 劉永強律師行」的前稱,因此第10被告人及第12被告人實為同一被告人。


3.至於第1被告人為一位前執業律師。而第2至第9被告人及第11被告人均為執業律師,他們現在或曾經都在第10及第12被告人律師行內工作。


背景


4.第1至第12被告人指出:-


高院民事訴訟2015年第2043號(HCA 2043/2015)


(a)在高院民事訴訟2015年第2043號案件中(下稱“該高院案件”),本案的原告人是該高院案件的原告人,而本案的第1至第10被告人是該高院案件的第1至第10被告人。


(b)於2016年4月20日,高等法院聆案官勞杰民頒布命令(下稱“2016年4月命令”),剔除原告人(即本案原告人)在該高院案件的申索陳述書,並頒令需支付該高院案件第1至第10被告人(即本案的第1至第10被告人)的訟費。


(c)原告人(即本案原告人)不服2016年4月命令,向高等法院原訟庭提出上訴。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鍾安德在2016年5月26日頒下判決書,駁回其上訴並頒令原告人(即本案原告人)向該高院案件第1至第10被告人(即本案的第1至第10被告人)支付訟費。


(d)最終,在該高院案件中,法庭頒布了以下一共5份的訟費命令(下稱“該五項訟費命令”)。


(i)日期為2015年10月9日,由高等法院聆案官勞潔儀作出的第一份命令,該高院案件原告人(即本案的原告人)需支付該高院案件第1至第10被告人(即本案的第1至第10被告人)$800的訟費;


(ii)日期為2015年10月9日,由高等法院聆案官勞潔儀作出第二份的命令,該高院案件原告人(即本案的原告人)需支付該高院案件第1至第10被告人(即本案的第1至第10被告人)$800的訟費;


(iii)日期為2016年2月17日,由高等法院聆案官黃健棠作出的命令,該高院案件原告人(即本案的原告人)需支付該高院案件第1至第10被告人(即本案的第1至第10被告人)$1500的訟費;


(iv)日期為2016年4月20日,由高等法院聆案官勞杰民作出的命令,該高院案件原告人(即本案的原告人)需支付該高院案件第1至第10被告人(即本案的第1至第10被告人)$140,000的訟費;及


(v)日期為2016年6月16日,由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鍾安德作出的命令,該高院案件原告人(即本案的原告人)需支付該高院案件第1至第10被告人(即本案的第1至第10被告人)$19,516的訟費。


(e)由於原告人(即本案原告人)一直沒有按照該五項訟費命令向第1至第10被告人(即本案的第1至第10﹝原﹞被告人)支付訟費,第1至第10被告人遂向法庭申請,並最終於2017年3月8日,由高等法院聆案官許家灝頒下絕對押記令,命令把原告人下列的物業資產中的權益需予押記,以支付因五項命令的訟費總額合共港幣$162,616及利息(以判決利率計算),連同申請絕對押記令的訟費港幣$16,000,而該絕對押記令訟費需加在判定債項之上(下稱“該絕對押記令”):-


(i)新界元朗丈量約份第124約地段第4127號(Lot No.4127inD.D.124,Yuen Long,New Territories);及


(ii)屯門市地段第359號(Tuen Mun Town Lot No. 359)當中的65/115,000不分割份數(新界屯門清山灣清山道333號恆福花園2座2樓D室(Flat D on 2/F of Block 2, Hanfond Garden, No. 333 Castle Peak Road, Castle Peak Bay, Tuen Mun, New Territories)(下稱“該屯門物業”)。


區域法院雜項案件2018年第1961號(DCMP 1961/2018)


(f)由於原告人一直未有支付因該五項訟費命令及該絕對押記令而需支付已到期但未付的評定訟費及利息,第1至第10被告人才會根據香港法例第336H章《區域法院規則》第50號第9A條規則及第88號命令,向法庭申請強制執行該絕對押記令(案件編號:DCMP1961/2018),在獲取法庭命令後出售該屯門物業,以支付原告人在該絕對押記令內拖欠第1至第10被告人的訟費。


(g)於2018年11月16日,區域法院法官余啟肇頒布命令(下稱“該出售命令”),允許第1至第10被告人(即DCMP 1961/2018案中的第1至第10原告人),出售該屯門物業。根據該出售命令第2段所示,除非原告人(即DCMP 1961/2018案人被告人)於該出售命令頒布日的28天內向第1至第10被告人(即DCMP 1961/2018案中的第1至第10原告人)支付該絕對押記令的債項連同利息,並解除該絕對押記令,否則原告人(即DCMP 1961/2018案中的被告人)需於該出售命令送達給他後的28天內需把該屯門物業的空置管有權交予第1至第10被告人(即DCMP 1961/2018案中的第1至第10原告人)。


(h)由於原告人(即DCMP 1961/2018案中的被告人)並沒有根據該出售命令支付債項或把該屯門物業的空置管有權交予第1至第10被告人(即DCMP 1961/2018案中的第1至第10原告人),他們於是向法庭申請,並於2019年2月22日,就該屯門物業取得管有令狀便箋(下稱“該管有令狀”)。


該絕對押記令、該出售命令及該管有令狀的修改


(i)約於2019年3月,第10被告人把該管有令狀存檔至執達主任辦事處(西九龍法院大樓),但獲告知該管有令狀內所示的中文地址不對,即該屯門物業的中文地址的正確描述應為“新界屯門青山公路青山灣段333號恆福花園2座2樓D室”而不是“新界屯門清山灣清山道333號恆福花園2座2樓D室”。


(j)有見及此,為了確實執行該管有令狀,第1至第10被告人遂向法庭申請就該絕對押記令、該出售命令及該管有令狀內有關該屯門物業的中文地址的描述,全都更改為“新界屯門青山公路青山灣段333號恆福花園2座2樓D室”,並獲得法庭的批准。第1至第12被告人會在有需要時向法庭展示日期為2019年6月13日就該絕對押記令的修改蓋印副本、日期為2019年7月12日就該出售命令的修改蓋印副本及日期為2019年11月1日就該管有令狀的修改蓋印副本供法庭審閱。


(k)於2019年12月9日,經(執)達主任辦事處辦事處(西九龍法院大樓),第1至第10被告人從原告人取得了該屯門物業的管有權。


5.除了第11被告人羅穎芝並不是DCMP 1961/2018案中的其一位原告人,第1至第12被告人依據上述第4段的陳述,同意申索陳述內第1段的陳述。第1至第12被告人指出,第11被告人是第10及第12被告人的助理律師,僅代表第1至第10被告人(DCMP 1961/2018案中的第1至第10原告人)處理在DCMP 1961/2018案中的法律事宜。


6.第1至第12被告人同意申索陳述書內第2段的陳述,即原告人在DCMP 1961/2018案中有向法庭存檔誓詞,但並沒有出席期間的聆訊。


7.第1至第12被告人指出,申索陳述書內第3段的陳述主要是針對第13被告人。同時第1至第12被告人否認有從事任何違規違法行為需要被“律師會褫奪律師名銜”。因此,第1至第12被告人否認申索陳述書內第3段的指控。


8.第1至第12被告人指出,申索陳述書內第4及第5段的陳述是針對第13被告人,與第1至第12被告人無關。


9.第1至第12被告人否認申索陳述書內第6段針對第1至第12被告人的指控。第1至第12被告人強烈否認有違反香港法例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內的任何條例及其他香港法例下的刑事罪行,以及申索陳述書內第6段內所指的罪行包括“作出虛假証明和冒充他人”、“偽造及相關的罪行”、“159章第III.B部《法律執業者條例》「訟辯律師”、“宣誓下作假証供”及“恐嚇”。


10.第1至第12被告人否認申索陳述書內第7段的指控。


11.基於上述原因,第1至第12被告人否認原告人已蒙受如申索陳述書內第8段所指的損失及損害或蒙受任何損失及損害。


12.除第1至第12被告人已在上文特別承認的事項外,對於申索陳述書內的每一項指稱,第1至12被告人一概否認,猶如該等指稱已在本抗辯書內遂一列出並經逐一拒認一樣。


日期:2020年1月6日


徐伯鳴 劉永強律師行


(第1至9及第11被告人的代表律師)


徐伯鳴 劉永強律師行


(前稱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第10及第12被告人)


第1被告人相信本抗辯書所述事實屬實。


第1被告人陳鑑清簽署


第2被告人相信本抗辯書所述事實屬實。


第2被告人徐伯鳴簽署


第3被告人相信本抗辯書所述事實屬實。


第3被告人陳鴻遠簽署


第4被告人相信本抗辯書所述事實屬實。


第4被告人劉永強簽署


第5被告人相信本抗辯書所述事實屬實。


第5被告人蕭財發簽署


第6被告人相信本抗辯書所述事實屬實。


第6被告人劉寶麗簽署


第7被告人相信本抗辯書所述事實屬實。


第7被告人王振雄簽署


第8被告人相信本抗辯書所述事實屬實。


第8被告人關超坪簽署


第9被告人相信本抗辯書所述事實屬實。


第9被告人陳可義簽署


第10被告人及第12被告人相信本抗辯書所述事實屬實。


第10被告人徐伯鳴劉永強律師行簽署


(前稱徐伯鳴陳鴻遠劉永強律師行)


第11被告人相信本抗辯書所述事實屬實。


第11被告人羅穎芝簽署


日期:2020年1月6日


地址:香港中環德輔道中71號永安集團大廈7樓703室

(2020/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