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谢选骏文集
·18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谢选骏: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纽约大学法学教授炮轰北京:他们已经失去理性了》(VOA 2020-02-21)报道:
   
   正在打一场抗击新冠病毒“人民战争”的中共当局,在驱逐了美国《华尔街日报》三名驻京记者后,扬言会继续采取对美国媒体的报复行动。周四,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说:“那些公然发表辱华言论、宣扬种族歧视、恶意抹黑攻击中国的媒体,必将付出代价。”他还警告会采取更多行动报复美国将五家中国媒体定为外国使团,“我们保留采取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北京还会采取什么进一步行动?纽约大学法学院资深中国法学者孔杰荣教授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可以在40年后把《华尔街日报》踢出中国,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他们可以向《华尔街日报》宣战。这是很荒谬的。他们已经失去理性了。”
   
   2月3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美国巴德学院教授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的评论文章,题目是《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夫》。他也是美国智库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研究员。他每周给《华尔街日报》写有关外交事务的评论。北京认为,这篇文章“诋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抗击疫情的努力,报社编辑还为文章加上了《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这种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耸人听闻标题,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和国际社会广泛谴责。”北京随即吊销了该报三名驻京记者的记者证,限其五天内离开中国。
   
   “此刻说中国正遭受苦难,是亚洲病夫,原因是中国政府应对可怕的冠状病毒极为不当,说这是种族主义,那是胡说八道。这是事实,不是种族主义。”孔杰荣说。“一个在中国镇压穆斯林、西藏少数民族的政府,居然敢说《华尔街日报》的标题是种族主义的,太荒谬了。”孔杰荣指出。
   
   《华尔街日报》文章揭示了习近平面临的挑战——周四,哈德逊研究所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的最新举动只是起到了强调米德先生论点的作用。 他的工作以及哈德森研究所其他中国问题专家的工作,揭示了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所面临的挑战和威胁。”
   
   周三,《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反击中国以一个标题为由驱逐该报三名驻京记者,指出这仅仅是个借口,“真相是北京的统治者们正通过惩罚我们的记者,来转移中国民众对政府处理新冠病毒灾害的愤怒。”社论说,任何人读了文章就会看到,米德指出的是中国政府在回应新冠病毒爆发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之后,北京解雇了武汉的官员证明了米德的观点。”
   
   人权观察执行长罗斯指出,北京的这一举动“说明了中国政府如何企图将其审查范围扩大到海外。”“对于北京将其政治上的自我保护置于对中国人民公共卫生保护之上的这种主流的和普遍的批评并没有歧视性。这是合理且恰当的批评。” 罗斯在回应美国之音要求评论的电子邮件中说。
   
   精心策划的反“种族主义”围攻——《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北京借米德文章的标题发起的针对《华尔街日报》的反“种族主义”运动是精心策划的。社论说,除北京外交部发言人,中国当局开动了数个宣传机器,宣扬“种族主义比流行病更可怕”。《华尔街日报》的邮箱里充斥相同语言的投诉,要求道歉,而且还策划了一个要求“推特”(Twitter)禁止米德教授的运动。
   
   “如果你认为这是自发的愤慨,那你就不了解中国政府如何影响国内外舆论的做法了。北京知道如何利用美国的身份认同政治来为其审查制度指控‘种族主义’服务。”社论说。身份认同政治是指美国政治中民众以性别、人种、民族、宗教等集体的共同利益而展开的政治活动。如亚裔、非洲裔民众为争取自己的权利而展开的政治活动等。
   
   在白宫请愿网站上(We the People)一则始于2月6日、题为“《华尔街日报》种族主义文章标题”的请愿已经有11万5千多人署名。请愿书说:“仅这个标题就引发了针对中国人民的种族主义。”“这是胡说!”孔杰荣说。“这十多万人是谁? 我不知道。他们得到多少真实的信息? 他们的言论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中国)政府的控制,即中国政府在赞助他们进行抗议?”
   
   这是北京侵犯美国自由又一例——孔杰荣说,这是中国政府试图到国外侵犯美国新闻自由的又一例。“中国政府不允许自己的人民阅读《华尔街日报》,却想阻止我们在中国境外的人阅读我们应该可以自由阅读的内容。我们可以不同意这篇报道,可以不同意这个标题,但中国政府想要剥夺我们阅读这篇报道的权利,这是另一个例子,他们试图剥夺我们国家的自由。他们以为自己是谁。”
   
   有报道称利用“东亚病夫”煽动反西方民族主义情绪是基于一个并不成立的理由。华文网站《文学城》2月20日源自《光明网》的文章《‘东亚病夫’是怎么来的:中国人的自我丑化》指出,“‘东亚病夫’ 的英文原意是指政权而不是人民”;“‘病夫’这个词在中国很流行,但谈得最多的并不是西方人,而是中国人自己。”该文说:“严复、梁启超经常用‘病夫’来形容中国:政治不民主,甘于为奴,改革速度缓慢,官场积习太重,致使国家变成‘东亚病夫’。”
   
   孔杰荣说,他不明白北京为什么不明说驱逐三名《华尔街日报》记者是为了报复一天前美国政府宣布将五家中国媒体定为外国使团,“这是很无聊的事情。习近平的新政策在过去六、七年里一直在威胁外国记者。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严厉。因此,我认为他们(北京)企图让所有外国记者都感受对习近平的恐惧。”
   
   不过,《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冠状病毒是一场破坏了习近平向其公民作出的中国崛起的承诺和共产党能力的地震性政治事件。“政府预选的防卫手段就是打民族主义牌,把自己制造的麻烦转移到外国人身上。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审查中国社交媒体上的公众投诉,以一个文章标题为由掀起愤怒浪潮——驱逐世界上最优秀记者以禁止他们报道中国的真正原因。”
   
   网民哀嚎:
   
   woodchipper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24:23
   快90岁了吧,厉害,活成了化石。当年自从陈光诚事件后北京把他列为反华人士之后,他就越来越对中国声色俱厉。博士生带的是台湾的、开会必批评中国政府。再也没有从中立的立场关心中国的法制改革和建设。抛开为人不讲,专业上面这样是否合适?法学院教授变成了政治学教授。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1:05:05
   美国都是大老板的媒体,还有客观独立的记者?没有啦!轰走几个胡说八道的记者一点问题都没有。一定会得一些分也会一些失分,但得会多于失。如果中国给这些WB羔子骑在头上就只是失分。
   
   黎叔叔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52:00
   我们只能向这个胡言乱语的法学叫兽竖起中指了。
   
   apache2000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50:00
   突显妞大法学教授经费不足。
   
   zuschauer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49:23
   把那篇文章登出来让大家看看。
   
   大米袋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44:00
   就冲着那个东亚病夫,把这帮人赶出去就毫无问题
   
   我是谁都不是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43:18
   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tora01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38:47
   华尔街日报登什么文章与白宫有半毛钱关系吗? 足见那些向白宫抗议的人是大陆的水军,至少是被中共洗了脑的大陆人,以为全世界都跟共产党独裁政权一样操控媒体。抗议也要找对对象呀。
   
   笑江湖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36:15
   不清楚他们有没有失去理性,VOA和纽约大学教授已经失去了人性。
   
   StarTour86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36:06
   大家赶紧的找这个孔教授肆意辱骂打脸去,看看他是叫警卫警察还是欢迎你的羞辱,这个不知所谓的东西,真是个叫兽。北京还会采取什么进一步行动?纽约大学法学院资深中国法学者孔杰荣教授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可以在40年后把《华尔街日报》踢出中国,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他们可以向《华尔街日报》宣战。这是很荒谬的。他们已经失去理性了。”
   
   笑江湖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35:52
   不清楚他们有没有失去理性,VOA和纽约大学教授已经失去了人性。
   
   Robinlu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34:33
   VOA,狗嘴吐不出象牙,不用看!
   
   woodchipper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24:23
   快90岁了吧,厉害,活成了化石。当年自从陈光诚事件后北京把他列为反华人士之后,他就越来越对中国声色俱厉。博士生带的是台湾的、开会必批评中国政府。再也没有从中立的立场关心中国的法制改革和建设。抛开为人不讲,专业上面这样是否合适?法学院教授变成了政治学教授。
   
   iknowwhoiam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24:13
   驱逐得好!!!!
   
   宽容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23:08
   我不批驳你的观点。楼下所有人,你们看了那篇所谓“东亚病夫”的文章的原文吗?那篇文章说了什么,知道吗?不知道的,能不能先看看再发言?
   
   mike691969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22:17
   善意提醒你在说别人蠢先增加一点知识,而不是你的直觉,种族,民族是不同的,学点群体遗传学再来喷。
   
   Littlesnail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17:42
   不是亚州病夫,是世界病源!
   
   无名小小辈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14:47
   我倒是觉得 华尔街日报 才是真的失去理性了哪。为了抹黑中国,不择手段。
   
   Cathy_Bay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14:13
   WSJ的title是过于offensive,特别联系到中国近代史,老实说觉得驱赶几个记者不很过分。就算WSJ都是实话,也应该注意说的方式和用词,这点记者都懂。原本就是为了吸睛才用这样的标题。那就承受consequence
   
   Zhisou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11:19
   脚正不怕鞋歪。 他们的脚歪了。
   
   居家凡人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09:00
   讳疾忌医
   
   读者A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08:22
   无帽把祸国当爱国:没有无帽及其领导把天朝折腾成这样,西方无良媒体能有机会污蔑天朝吗?
   
   笑江湖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08:15
   不清楚他们有没有失去理性,VOA和纽约大学教授已经失去了人性。
   
   笑江湖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07:53
   不清楚他们有没有失去理性,VOA和纽约大学教授已经失去了人性。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05:43
   中国这届政府很差,但比同期的美国政府还是有相当的道德优势的。川普的运气很难一直持续的。
   
   俯卧撑123 发表评论于 2020-02-21 10:03:51
   大家要以促进中国大陆的宪政转型为目的,中华民国在台湾已经做了很好的典范,其他的都是本末倒置和不切实际的幻想,完全不符合包括美国人民、中国大陆人民和台湾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利益,这点大家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