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谢选骏文集
·9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谢选骏: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美卫生部长:上月6日起多次提出协助疫情 被中国拒绝》(东网 2020-01-29)报道:
   
   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长阿萨尔周二(28日)表示,中国政府拒绝让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CDC)的人员,到中国协助控制武汉肺炎疫情。此外,美方将筛查旅客的措施,由5个机场扩大至20个机场。


   
   阿萨尔表示,美方上月6日起,已接连向中方多次提出协助,但都被拒绝。阿萨尔强调,美方一直在敦促中方就疫情蔓延给予更多透明度,他说:「这是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我们需要世界最好的公共卫生人员作出应对。」
   
   不过,阿萨尔同时指出,中方就今次武汉肺炎疫情的整体应对,已比2002年至2003年沙士爆发的时间大为改善。美媒报道,当年中方隐瞒了5个月才公开沙士疫情。他又称,中国很快就制作出武汉肺炎病毒的基因图谱,令CDC可以在一周内研发出快速测试。
   
   至于较早前有消息指,美方正考虑向中国实施旅游限制,措施将会影响来往美国与中国的航班以及全美机场,阿萨尔对此没有正面回应,只称是:「最重要的是不把任何(方案)排除在考虑之列。」
   
   谢选骏指出:为何美国将近两个月以来一直进行“多次提出协助疫情控制都被共产党中国拒绝了呢?因为,对专制控制来说,瘟疫控制必须在专制范围以内,而不能超出专制控制,否则,宁可让瘟疫扩散也不能让自由扩散,因为自由的介入比瘟疫更为致命——专制就是如此脆弱,残暴是因为力量不足。
   
   《武警荷枪实弹去采购口罩 工厂:打死我也发不出货》(法广 2020-01-29)报道:
   
   源起湖北武汉的新冠肺炎继续不断蔓延,根据中国官方周三公布的统计数字,病毒已经造成132人死亡,将近六千人感染,不过,多个流行病毒专家都认为实际数字应该远远超出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另外,海内外网络社交平台顺传武汉以及湖北地区物资供应严重匮乏,尤其是防护病毒的消毒液,口罩以及防护服等等。
   
   我们就此电话联系了目前身在湖北蕲春县的网民高飞先生,请他见证一下离武汉一百多公里的湖北小城的疫情状况。据介绍,高飞本人在常年在广东打工,当他在第一时间在网上看到湖北武汉疫情之后,就迅速返回家乡,试图保护自己的家人,避免感染病毒,同时,他也通过及时在微博以及推特上发送消息,因为他认为公布真相是民间自救的第一步,但是,他的微博账号目前已被封锁,只能通过推特对外发声。
   
   为了向外界发布当地的信息,他充当起民间公民记者的角色,在大多数居民都足不出户,困守在家中的时候坚持到医院,政府对抗疫情部门以及红十字会等机构了解疫情的发展,因为他认为必须首先了解疫情的真相,才能够真正有效的保护他的家人。我们就此电话连线了高飞,请听谈谈目前的情况——
   
   法广:高飞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为法广提供第一线的宝贵的信息。能否请您介绍一下蕲春目前的情况?
   
   高飞: 蕲春是一个小县城,目前大多数人都困守在家中,街上的行人十分稀少,周二上午为了向外界传播信息,我徒步从村里来到县城。一路走来,街上的商店都正常开张,普通物资供应基本保障,除了药店,所有的口罩以及消毒药物都一律缺货。县城医院人烟稀少,除了内裤传染科有少许病人。医务人员使用的都是一次性的口罩和防护服。当地有传闻,一家地方小医院的十多位医疗人员全部感染上了病毒,原因就在于缺乏高质量的预防工具。蕲春当地究竟有多少人被感染,我们无从得知。当地的疑似病例都被送往黄冈或者武汉确诊,治疗,据当地医务人员介绍,感染病毒的人数必须经过上级批准之后才能够公开,并不是有多人人感染就是多少,而是上级决定批准多少,就是多少。我在医院的时候见证了一位十多岁的小孩送到医院时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家人说头天晚上看电视时还很好,第二天早晨叫他吃早饭才发现他生命危险。医生不知道是否应该将他送往武汉确认是否感染了病毒,但是,警察建议为了避免传染立刻送往火葬场火葬。最终到底做出了什么决定我不太了解。
   
   法广:现在当地应对病毒最急需的是什么?
   
   高飞:我们目前最急需的就是预防病毒的口罩以及防护物,医院的医务人员使用的都是一次性的口罩和防护服,这是在拿他们的生命开玩笑。蕲春地方政府派荷枪实弹的武警带着现金去附近生产口罩的工厂现购,但是,工厂的人说,你就是打死我也发不出货。目前全中国都缺乏防护物资,大家都在极尽全力保护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向海外求助了,现在最绝望的是中国官方不愿意接受海外援助,这实在令人气愤。
   
   谢选骏指出:老百姓死多少都没关系,只要坚持专制控制不动摇!所以必须拒绝国际援助,因为这些援助都带有自由的因素,比武汉病毒更为致命!
   
   《解放军女中尉隐瞒身份变“留学生” 在美谍报活动被起诉》(中央社 2020-01-29)报道:
   
   美国司法单位今天在3起案件中分别起诉一名哈佛大学学者及两名中国人,他们涉嫌暗助中国取得美国知识技术,案情包括解放军隐瞒身分、研究员企图将研究成果占为己有等。
   
   司法部表示,60岁的哈佛大学(HarvardUniversity)化学暨化学生物系主任李柏(CharlesLieber)今早被捕,他因提供虚假、虚构及诈欺性陈述而被起诉。
   
   根据法庭文件,李柏自2008年担任哈佛大学李柏研究团队的首席研究员,专门研究奈米科学,他获得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及国防部(DOD)超过1500万美元补助款,条件之一是要告知重大外国财务利益衝突,包括外国政府或实体的资金支持。
   
   自2011年起,李柏在哈佛大学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中国武汉理工大学「策略科学家」,并在2012年左右到2017年成为中国「千人计画」签约参与者,这类计画利诱在海外工作的中国人才及外国专家,要他们把知识经验带回中国,并奖励窃取专有资讯。
   
   在李柏的「千人计画」3年签约期间,武汉理工大学付给他每月5万美元,还有多达人民币100万元的生活开销,并为他在武汉理工大学成立研究实验室给他超过150万美元。
   
   作为回报,李柏须替武汉理工大学工作,一年不少于9个月,内容包括宣布国际合作计画、培养年轻教师及博士生、组织国际座谈会、以武汉理工大学名义发表文章及申请专利等。李柏被控于2018年、2019年在他参与「千人计画」及与武汉理工大学的关係事上说谎。
   
   29岁的叶延庆(Yanqing Ye,音译)目前人在中国,因签证诈欺、提供虚假陈述、替外国政府从事情报工作及密谋而被起诉。
   
   根据起诉书,叶延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尉,也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她申请美国交流访客J-1签证时自称学生,未诚实告知她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服役。
   
   此外,她据称于2017年10月到2019年4月在波士顿大学物理、化学暨生物医学工程系读书期间,持续以解放军中尉身分执行许多解放军军官的指令,例如从事研究、评估美国军事网站、传送美国文件及资讯到中国。
   
   法庭文件提到,联邦官员于去年4月在波士顿的洛根国际机场访谈叶延庆,她疑似虚假陈述自己与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教授、也就是解放军高阶军官没什麽联繫,但美方在她的电子装置中找到证据,显示她在一名教授兼解放军上校的指示下,进入美国军方网站,调查美国军方计画,并替解放军彙整有关两名研究机器人学和电脑科学的美国科学家的资讯。
   
   还有通讯软体「微信」对话纪录显示,叶延庆和另一名解放军军官合作撰写研究报告,与设计用来解读军事应用资料的风险评估模组有关。
   
   30岁的郑早松(Zaosong Zheng,音译)于去年12月10日在洛根国际机场被捕,因试图偷偷把21个生物研究用的小瓶带到中国及提供虚假陈述而被起诉,他去年12月30日起已被拘留。
   
   司法部文件提到,郑早松于2018年8月持J-1签证入境美国,在波士顿的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Beth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从事癌细胞研究。
   
   他疑似于去年12月9日偷窃21个生物研究用的小瓶,试图搭机带到中国,联邦官员在洛根机场发现他把小瓶塞在行李箱内的袜子裡,没有妥善包裹。
   
   据称郑早松起初不老实,后来才坦言从医疗中心实验室偷走小瓶,他自陈打算把这些小瓶带到中国,在自己的实验室继续研究,并以自己的名义发表研究结果。
   
   这些案子是美国司法部「中国行动计画」(ChinaInitiative)的一部分,这项计画反映了对抗中国造成美国国家安全威胁,以及加强总统川普整体国家安全战略的策略性优先事项。
   
   谢选骏指出:为何解放军女中尉要隐瞒身份变为“留学生”?因为必须把自由消灭在萌芽状态!所以必须进入美国消灭自由!而为了消灭自由,必先伪装成自由的样子,然后对自由釜底抽薪!因为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专制不能消灭自由,迟早要死于自由——这是无法两全的零和游戏!
(2020/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