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谢选骏文集
·16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谢选骏: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我早就宣告过了,“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建立全球政府!”而马克思主义的猪头们却虑不能及此,一再妄议“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结果只能引火烧身,不旋踵之间仅仅一两年,自身就陷入了“贸易战”、“科技战”、“全面冷战”的太平洋涡流——因为我早就说过了,“太平洋足够大,足以吞没中美两国!”所以,马克思主义或者非马克思主义的猪头们都要醒醒了——只有全球政府能够拉拔大家,避免你们的家国灭顶之灾,同时减少污染地球环境!顺便解决全球瘟疫、全球蝗灾!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2017年06月26日 财新网)报道: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世界主要国家的经济发展呈现出总体衰退趋势,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速几乎全部下降。新兴经济体也是如此,俄罗斯、巴西、南非等“金砖国家”都在衰退,中国经济也从2007年14.2%的增速降到去年的6.7%。尽管目前美国经济表面上正在“强劲”复苏,中国经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宏观经济总体上长期向好,但是,世界经济走向“双引擎”增长格局,并未改变整体上仍处于深度调整的分化趋势。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全球经济为什么衰退?用什么办法来治理?如何引导世界经济走出下行轨迹?相关研究和文献很多,但总体上不尽如人意,毕竟以文件去论证文件,既不太令人信服,又缺乏经济学的逻辑解释。学理支撑不足的中国方案提出后,尽管得到一些赞同,但是,世界经济学界尤其是包括一些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有不同意见,比如,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2016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就曾表示:“在没有充足的需求的时候,供给侧的改革反而会增加失业,而不会促进增长。很多供给侧无效的改革,比方说……在美国和其他国家80年代的供给侧改革都是失败的。”
   为何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引爆全球经济危机后,世界经济至今十数年仍未走出衰退泥沼?自凯恩斯创立宏观经济学后,各主要流派开出的“药方”为何难以奏效?背后或许是世界发生了根本性格局变化,以致需求管理、货币主义、供给学派等在内的主要政策主张,或各种政策组合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拉动作用。
   当今世界发生了什么样的格局性变化?我们认为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主要经济体的人口增长速度下降,进入低增长,甚至有些国家出现负增长;二是技术进步在加快,影响着财富和收入在人们之间的分配,特别是智能机器人的发展,总体上未来是增加就业还是收缩就业,还是未知数。前者造成现有宏观经济分析暗含的人口稳定增长假设不成立,导致使用人口总量稳定的方法来平衡总供给和总需求,促进经济增长、解决失业的相关政策难以奏效。后者直接带来的是收入分配不合理,但由于高收入者的边际消费倾向小于低收入者,单纯减税的供给学派政策增加总供给后,却没有足够的总需求相对应,产能过剩的经济危机难以短时间内实现全球出清。这要求我们必须重新审视现有宏观经济分析的视角,重点关注上述两个比较重大的世界格局新变化。
   世界经济长周期中遭遇两个市场失效
   首先是人口再生产调节的市场负作用与萨伊定理的失效。实际上,人口在农业社会、工业化和城市化阶段、后工业化和城市化前期表现出来的特征是:人口生育率、死亡率都很高,但总体上人口自然增长率呈上升状态;但是,从工业化和城市化后期开始直到后工业化阶段,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大幅下降,人口增长形势开始向下,一直滑到非常低的增长率水平,人口增长的上行和下行分界线十分明显。
   
   人口增长率预测,以前人口都是千分之十以上的增长,现在主要经济体国家都降到人口千分之二、千分之三、千分之四五,下降非常快。人口总和生育率有一个数字是2.1(妇女终身生育的平均孩子数)。一般来说,保持2.1这个更替水平左右的总和生育率,有利于达到人口均衡发展。也就是说,如果大于2.1,总人口是上行的,反之则下行。经过测算,我们发现,人口增长率有个“门槛阈值”是0.75%,即如果人口总和生育率小于2.1,人口增长率就低于0.75%。从世界人口增长的态势上看,全球人口增长率在2030年前就会低于0.75%的门槛阈值,总人口未来必然会下行(图2)。倘若去掉生育受宗教影响较大的伊斯兰国家,当前世界人口增长率或许已经低于0.75%。
   
   实际上,即便人口总和生育率保持在2.1,也不会立刻刺激经济,一般要有一段时间的滞后期,比如,我们对中国数据的回归结果显示,人口增长率和经济增长率虽高度相关,但滞后时间也在20年左右。究其原因,主要还是有效需求应该既要有消费欲望又要有支付能力。新增人口刚生下来是潜在的需求,但由于不能和货币结合,不能算是完全“独立”的有效需求。20年以后,这部分人口有了收入,就会成家立业、增加买车买房等消费,变成了有效需求。所以,从需求侧来看,新增消费需求可以大致看成是由新进20岁左右人口×平均工资等收入×消费率构成;而从供给侧来看,新增GDP也可大致看成是由新进20岁左右人口×劳动生产率构成。
   这样,只要人口保持平稳速度增长,需求侧和供给侧的新进入社会劳动人口就会保持平衡,即使宏观经济整体由于外部冲击、心理预期等因素影响,出现波动,以需求管理为主的凯恩斯政策是有效的,也能“熨平”经济波动。倘若出现较大幅度通胀,以管货币为主的货币中性政策也会发挥抑制通胀作用。
   同样,如果人口保持高速增长,总需求会随成年人口增长速度加快扩张。如果全社会供给能力没有显著提升,还会出现原有生产能力满足不了需求的情形。这时,通过减税等扩大生产的供给学派政策,的确会产生供给自动创造需求的效果,萨伊定理总体上也是成立的。
   但是,当人口处于下行阶段,全社会总消费的边际需求就会递减。倘若当前的总生产能力不做出调整,随着人口增长率的持续下降,总需求的边际递减程度越来越高,市场出清能力必将滞后于总需求的边际递减。这时,如果不从结构上做出调整,单纯地增加社会供给,就会出现所谓的供给自动创造需求失效情形,供给学派的政策建议自然不会发挥功效。
   人口下行中,人口结构的老龄化还会进一步恶化宏观经济总体形势。这是因为当人口结构朝着老龄化转变,虽然经济主力人口消费率比较高,但老人消费率比较低,所以,越是老人多,收入的边际消费率越低,对总的最终消费品需求产生比较大的影响。还有,人口死亡率提高后,老人去世留的房子和车增加了供给,变相造成供给相对过剩,因为房子原本老人居住,现在却没有人住了。这种结构性因素的变动,导致传统意义上的需求管理政策相对无效,比如2008年,为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4万亿”政策,当时产生了非常好的经济效果,也对中国平稳度过全球经济危机有非常重要的积极意义,但是,后来经济增速还是降下来了。虽然下调增速可以说是中国政府的“主动”作为,目的是为了调结构和增加经济发展的持续性,但是,我们或许也应该思考一个问题,即如果没有美国2008年的金融危机,也没有4万亿刺激政策,中国经济增速会不会平稳下滑,毕竟人口“缺口”是客观存在的。
   人口增速下降还与经济高速发展后,抚养成本和养育机会成本越来越高有关。这是全球经济社会发展的共性问题,其直接后果就是主要国家的总和生育率跌到2.1以下,像今天东亚的日本、韩国、台湾地区等就是如此。人口往下降,导致人类再生产本身发生替代收缩的不平衡,即市场机制在长期的过程中有失效的一面。比如,2015年世界人口增长数为9300万,年增长率为1.7%。值得注意的是,在世界人口的增长中,发达国家人口增长率不到0.5%,而发展中国家人口增长率为2.1%。
   实际上,主要国家的生育率都很低。按照中国2015年抽样1%的调查数据,实际的生育率是1.05,人口增长率是4.8‰;美国去年是1.84的生育率,人口增长率是7‰;日本、俄罗斯、德国都是负增长;韩国是2‰;整个欧盟低于替代率1.55。世界经济的主要生产能力在发达国家,发达国家人口长期减少,自然会带来产能相对于需求过剩的难题。
   
   于是,我们就可以发现:当前世界经济发展在人口再生产上的市场机制是有问题的,如果总和生育率降到替代率2.1以下以,再加上滞后20年的作用,经济主力人口总需求的递减,原有的生产能力不能马上出清,就会出现一种常态性的生产过剩,结果是国民经济向着生产过剩和经济衰退的方向变化,这是我们在学理上的一个发现。
   其次是收入分配向上流动集中传导的生产过剩和经济衰退。从一个国家的整体收入分配上看,大体可以在企业、个体、政府三大群体之间分配。从收入占全体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上看,又大体可以划分为高收入、中等收入和低收入三类,呈现出金字塔形结构。由于个体大多仅拥有劳动,参与国民收入分配主要依据是否参与了生产活动的创造:创造得多,得到的收入就多;参与得少,收入就少;如果不参与,倘若没有再分配机制,就没有收入。与劳动不同,资本技术所有者可以凭借除劳动以外的要素获得收入,再加上智能技术进步,主要国家“机器换人”的深入推进,资本和技术的分配率越来越强(毕竟机器人是不必要支付劳动报酬的),而劳动越来越弱。如果政府再分配掉一部分,劳动分配的比例就越来越少。
   
   资本和劳动收入分配的对立关系,在马克思经典理论中早已论证。从需求侧来看,资本技术所有者收入分配向上偏倚、劳动向下偏倚的发展趋势,对总需求还构成了额外麻烦,因为边际消费倾向决定了收入越高的群体,消费率反而越来越低,比如,年收入1000万的富有阶层,一年吃、喝、拉、撒、睡可能10万就够了,而工薪阶层一年的收入可能只有10万,但8万元钱消费掉了。这就导致资本和技术拥有者收入越高,消费率越低,而劳动者虽然消费意愿强,但收入水平低。要素所有者收入分配的向上流动机制,决定了低收入者消费扩张的速度慢于高收入者降低的幅度,在长期来看,总需求增长速度不会大幅上升。
   从供给上看,向上流动的收入分配机制还有扩大投资的冲动,导致总生产能力大于总需求,造成生产相对于需求的过剩难题。由于收入低的群体,绝大部分的可支配收入用于消费,投资很少,但高收入者正是因为边际消费率低,剔除必要消费部分后的收入,往往会扩大投资,比如增加储蓄,购买证券、股票,投资房产等。这就造成富人的钱越来越多地进行投资,消费越少;穷人的钱,或者是低收入者的钱,越来越不能进行投资,在国民收入分配中分的越来越少,从而造成了总需求和总供给的年度失衡问题,即第二年的消费品供给大于消费品的需求,第三年循环往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