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谢选骏文集
·台湾的监狱像大陆
·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预测——看得见的事实与看不见的事实
·我为什么有能力敲打毛泽东的脑袋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欧盟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印度人——并非亚裔的亚裔
·习近平会成为隋炀帝吗
·基督教作为中国国教
·基督教中国化加速了中国基督教化
·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记杨恒均一事
·历史的桂冠往往都由窃国大盗说了算
·中国基督教化是下次转型的主轴
·川普又犯法了
·手太小的川普败在一个老女人手下
·毛泽东鬼迷心窍
·毛猪头复制了十亿猪脑
·索罗斯加冕习近平为全球首脑
·厕所也是可以吃的
·设伏陷害导致请君入瓮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共产党中国已经从内部攻破了
·总统如此剥削非法移民
·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中国人死无葬身之地
·加拿大驻华大使拍马屁还是拍马腿
·共和党变成了共产党
·沉默的羔羊都是他的母亲
·假新闻与假总统
·教会也无法免除人类的原罪
·联英制美分化五眼——中共的不归之路
·又一个古巴正在诞生
·为什么迷恋语言
·单极注定收获多极
·狗官吆喝的羊群社会
·状元的价值在于驸马
·中国人刁没有监控就不行了
·从阿奎那到马克思
·官民二元社会
·拉斯维加斯的犯罪基因
·民国斗不过党国
·反抗公司暴政的个人主义
·马崽洞里的毛泽东
·魂不守舍的古代人
·川普成功分裂北大西洋
·美国公民比皇帝还大
·美国公民比皇帝还大
·美国擦干了他的眼泪
·美丽的风景丑陋的人
·中国人发现了经济周期
·“得民心者得天下”总结了文化战争的制胜经验
·《含泪活着》为什么感动日本
·中国官员都是妖怪
·猪头们只懂利益不懂正义
·韩国什么事情都离不开中国
·共产党怎么走回头路
·后生不可畏也
·川普才是共产党中国的保护伞
·川普才是共产党中国的保护伞
·波兰女人一再破坏地球生态
·和平建设不能使用战争手段——军事共产主义的没落
·外行领导内行的又一代价
·你所不认识的NED
·中国为何产生不了名牌
·死也不要自由的中国人
·自相冲突价值观将剪断自己的命根
·皇帝与统一
·为什么中国人没有能力
·希拉里救了民主党
·川普受虐狂他的克星是老祖母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猎巫才是一个假新闻——川普是一个社会主义者
·猪有时也比人民具有尊严——杀人放火就可以删除尊严
·无神论者和异教徒都不把人当人
·虐待儿童的“家”应该回吗?
·中国军队为什么不经打
·土八路的现代化
·中国人恶贯满盈了
·南希·佩洛西伪造圣经
·南希·佩洛西伪造圣经
·国家就是抽税工具
·遇难呈祥的共产党专政
·遇难呈祥的共产党专政
·君子政治与小人政治
·川普是个龟孙子
·香港不是法治社会
·雅库特摆脱俄罗斯殖民统治就能成为世界首富
·土耳其为何追悼活人
·高出生率的非洲、印度、伊斯兰世界能否替代中国崛起
·微信和华为可以统治世界
·第三中国即将出现
·解放就是奴役,人民就是暴君
·菲律宾改名“食欧人国”
·美国成了闪族内战的战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谢选骏: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一夜之间,外媒为何突然集体关注起这群中国人》(2020年2月16日 CFIC 导读)报道:
   
   一夜之间,包括美国《华盛顿邮报》、英国《卫报》、德国德新社等在内,国际各大知名媒体纷纷聚焦中国的同一个群体:奋战在抗击疫情前线的医务工作者。

   白衣天使,也是钢铁卫士。素不相识却不顾一切想要护你平安,这样的人真的有,而且很多、很多。
   逆行!就是义无反顾,就是分秒必争。温暖!他们生而平凡,却敢与死神抢命。他们生而不凡,也有普通人的离合欢。希望!相信每一分努力,相信冲破阴霾的力量。谢谢守护!千万珍重!
   
   “医护人员是抗击冠状病毒的一线战士,我们必须保护他们。”
   
   2月14日,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Michael T. Osterholm在《华盛顿邮报》上如是写道。
   
   这篇1200余字的文章中,作者表示,我们能够尊重病者的努力和对死者的缅怀的最有效方式,就是保护世界各地的医疗工作者,并制定应对措施。
   
   你没有看错,一夜之间,包括美国《华盛顿邮报》、英国《卫报》、德国德新社等在内,国际各大知名媒体纷纷聚焦中国的同一个群体:奋战在抗击疫情前线的医务工作者。
   
   心痛·1716——一切都源于14日下午国务院发布会上宣布的,那组你可能已经印在心里的数字:
   
   1716名医务人员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其中6人不幸去世。
   
   “中国首次公布医务人员感染数据。”英国《卫报》就此表示。
   
   而上述两个数字,如同一把刀,刺痛了无数人的心。
   
   也正是从这组数字公布开始,关于应切实加强对医务人员保护的声音,铺满了互联网。
   
   在作者看来,这是用生命换来的疾呼,是全国人民在非典过去17年后的再一次集体觉醒:大疫当前,医护人员就是战士,如果战士倒下了,我们拿什么与病毒抗争?
   
   遗憾的是,连外媒都注意到了中国医护人员一度陷入的窘境。
   
   《卫报》就表示,面临防护装备短缺,中国医护人员不得不采用临时措施保护自己。一些人为了节省防护服,只能长时间不吃不喝。
   
   现实·偏离与遗忘——他们可以大爱无疆,社会不应冷漠如常。
   
   同样是在2月14日,“杀医案”行凶者孙文斌上诉被依法驳回,维持死刑判决。这个消息,或许可以让人稍感欣慰。但北京民航总医院那名医生消逝的生命,已经永远无法再回来。
   
   医护人员的岗位之特殊,就在于其与每个人的生命紧紧相连。当我们向最美逆行者致敬的时候,是否想过,过去这些年,中国医患关系已经恶化到了什么地步。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我们今天为他们而感动,但当疫情结束,当生活又回归岁月静好的日常,我们的记忆是否又会像金鱼一样只有寥寥数秒?
   
   这绝非杞人忧天。遥想当年面对非典疫情时,灾难面前的医患关系也曾异常和谐。
   
   《中国青年报》在2013年“非典十年记”系列的一篇文章中披露过当时的情景:时任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的王仲表示,非典期间给人一个最为深刻的感受,就是那场灾难面前的医患关系,透明、信任、忠诚、坚定。
   
   这就是一种休戚与共吧。而在十七年后,我们已偏离那时有多远?当有一天感动的泪花散去,我们距离遗忘今天的苦难又会有多远?
   
   呼吁·纪念与鼓舞
   
   写了这么多,此刻,作者想斗胆郑重呼吁,希望将牺牲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追认为烈士,具体理由先说三点:
   
   *一是既然是战时状态,救死扶伤的逆行者就是当之无愧的英雄。当英雄倒下,就不该是“病亡”,而是牺牲,是烈士。
   
   领导人说,疫情防控是一场人民战争。那么,此时此刻上战场的人就是在打仗,一线医护人员尤其如此。
   
   北京大学一位教授的倡议书,昨天开始在网上流传,其中的措辞作者相当认同——
   
   一夜之间,外媒为何突然集体关注起这群中国人
   
   *二是将牺牲的医护人员评定为烈士,符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
   
   打开《烈士褒扬条例》,作者发现,其中第五条就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把宣传烈士事迹作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培养公民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精神和社会主义道德风尚。
   
   第八条“公民牺牲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评定为烈士”中第二款则规定:抢险救灾或者其他为了抢救、保护国家财产、集体财产、公民生命财产牺牲的;第五款规定:其他牺牲情节特别突出,堪为楷模的。
   
   由此可见,一来烈士评定本身就包含着弘扬道德风尚的内涵,二来倒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也与评定烈士的第二款和第五款完全相符。
   
   *三是将抗击疫情牺牲的医护人员追认为烈士,中国早有先例。
   
   再以非典为例,当时有数百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其中不少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中一些人就被各省追认为烈士。
   
   作者在网上发现了2007年的一份资料,其中提到仅北京就追认了9位抗非典烈士。与此同时,北京市还于2006年6月建成“救死扶伤纪念坛”,纪念抗击非典斗争中以身殉职的9名烈士,以此来“纪念死者,鼓舞生者”。
   
   没错,我们今天倡议追认牺牲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为革命烈士,就是为了“纪念死者,鼓舞生者”。
   
   我们希望,为这个国家付出生命的每一个人都不会被遗忘。
   
   本文来源:参考消息
   
   作者:十四心
   
   一夜之间,外媒为何突然集体关注起这群中国人
   
   火线上的中流砥柱——献给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务工作者
   
   一夜之间,外媒为何突然集体关注起这群中国人
   
   这是一组令人动容的数据: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医务人员确诊新冠肺炎1716例,其中6人以身殉职。湖北医务人员确诊1502例,其中武汉1102例。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出征:截至2月14日24时,各地向湖北已派出217支医疗队25633名医疗队员,军队共派出3批次4000余名医务人员。悬壶入荆楚,白衣做战袍。“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发挥火线上的中流砥柱作用,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首位,全力以赴救治患者,打好武汉保卫战、湖北保卫战。”当疫病肆虐神州,当患者亟待救治,他们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奋战在一线,挺身在前沿,在最危险的防疫阵地上昼夜拼搏。闻令而动:面对未知的病毒,冲锋是义不容辞的选择“这是我这辈子最大一次挑战!”作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定点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这样说。从医33年,身患“渐冻症”的张定宇,坚强地挺立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暴风眼”。病人激增、医疗资源短缺、手下医务人员“一人当两人使”……他这一仗,打得极其艰苦。一夜之间,外媒为何突然集体关注起这群中国人1月29日,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张定宇在去病房的路上。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疫情如火,庚子鼠年来临之前,武汉、湖北,乃至全国确诊人数不断攀升。关键时刻,党中央、国务院迅速作出决策部署,强调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各地医务工作者应声出征,驰援武汉。“肺科医院!”“第十人民医院!”“华山医院!”……从庚子年除夕夜开始,上海、广州等多地机场的候机大厅内,相继回荡起这样特殊的“点兵”声。
   
   一夜之间,外媒为何突然集体关注起这群中国人
   
   1月24日晚,由陆军军医大学抽调精干医务人员组建的医疗队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停机坪集结,准备连夜驰援武汉。新华社发解放军医疗队多箭齐发,来自浙江、上海、江苏、广东、陕西等地的217支医疗队紧急驰援,19个省份对口支援湖北省……此次医疗救援的调动规模和速度,超出以往。疫情就是命令,党旗高高飘扬在抗疫一线。“一线岗位全部换上党员,没有讨价还价!”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的一番话,显示了共产党员的担当。“我报名!”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各个党支部微信群里,报名请战的人员名单已经接起了长龙。在前线成立的临时党支部里,18名年轻的医务人员在战“疫”火线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医疗界精锐尽出,战胜疫情的决心,不言而喻。深圳、武汉、北京……84岁的钟南山辗转多地,调查研究疫情防控。目前,他正在科技攻关和科学救治两条战线上奋战。9所“方舱医院”在武汉投入使用,已收治了5600多名轻症患者。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呼吸病学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2月1日赶赴武汉。这位非典时期担任北京医疗组组长的专家坦陈,“方舱医院是关键时刻的关键举措”,每天都持续工作到凌晨三四点。
   
   一夜之间,外媒为何突然集体关注起这群中国人
   
   2月10日,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福建医疗队的医护人员在工作中。新华社记者熊琦摄“理个光头,削发出征!”“我是去过汶川的,这次必须要去”“我是参加过抗击非典的,这次必须要去”“孩子,妈妈去打怪兽了”……一个个让人热泪盈眶的场景,一个个激励人心的故事,在神州大地传播。抗击非典、汶川大地震救援、援非抗击埃博拉……从“60”后到“90”后,四代医学工作者无畏付出,迎着疫情坚定前行。“80后”ICU医生、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王凯记得,2003年抗击非典时,正上初中的自己被奔赴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感动,立下学医的理想。如今,他主动请战,“到了我奋战的时刻了!”浙江的驰援队伍里,有很多“90后”年轻医务人员。“很多年轻人都是出征前最后一刻才向家人汇报,家人们肯定会担心,但知道我们是干这行的,早有心理准备。”台州市中心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杨希说,自己从他们年轻的脸上看到了使命传承。
   
   一夜之间,外媒为何突然集体关注起这群中国人
   
   2月4日,医护人员将患者转运至武汉火神山医院病房。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一袭白衣,有怎样的魔力,能让一个人不惧生死?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护士郭琴,刚刚度过了治愈的隔离期,就重回工作岗位。为此,她的父亲在她出发的那天,难过得说不出话。“我知道他心里是为我感到骄傲的。”提起此事,郭琴哽咽了。
   
   一夜之间,外媒为何突然集体关注起这群中国人
   
   1月24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对患者进行治疗。新华社记者熊琦摄生死相托:肩负如山的使命,用爱心和责任抗击疫魔2月4日下午,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医院、武汉同济医院、江苏省医疗队联合建设的抗击新型冠状病毒重症加强病房刚刚启用,就迎来严峻考验——转入的第一位患者极度呼吸困难,氧饱和度只有50%。然而,此时病房还没有配齐抢救所需的三级防护设备。“人命关天,等不得!”北京协和医院内科重症医学科主任杜斌冒着暴露的危险,争分夺秒为患者实施气管插管。呼吸困难缓解,血压降下来了,患者生命体征终于得到维持。同事们连忙接上去,建立中心静脉通路、进行积极循环复苏,患者情况逐渐平稳下来……生死一瞬。类似的场景,每天都在抗疫一线上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