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谢选骏文集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共产党领袖不如一只乌龟
·谢选骏:美国医疗体系为何唯利是图
·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雷锋是个四面人吗
·谢选骏:埋葬尸体比调查真相更加重要
·中国回归家族统治
·中国回归家长政治
·取消汉字才能脱离中国影响
·领袖成佛是南北朝的显著特点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美国缺乏英国的天下之志
·毁灭是新生的开始
·为什么没有人质疑特别检察官屈服于川普阵营的恐吓勒索
·美国已经沦为美洲病夫了吗
·世界科技中心可能正向中国转移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美国的意志就是国际法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三个代表与三座大山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历史必然性”是蚂蚁国巫师的催眠暗示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蒙娜丽萨是劳动妇女
·新西兰变成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共存
·中国是世界的加工厂而不是世界的工厂
·全球三分之一的女犯关在美国
·五毛创造愚人节笑话
·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共产党蠢猪
·中国已经摆脱了斯大林主义的枷锁
·欢迎北京开始解放农奴
·占中九子为何有罪
·乾嘉学派居狗胯下所以狗屁不通
·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
·亚琛教堂是帝国野心的见证
·不许说话的中国只能撅起屁股挨打
·人口贩卖是北方民族的习俗
·户籍制就是人身依附制
·共和党美国和共产党中国正在趋同
·北美社会急剧中国化
·北美社会急剧中国化
·十月革命其实在1921年就失败了
·反优生学的列宁是安乐死还是自杀
·铁杆汉奸毛泽东不吃美国的救济粮却纳粮救济苏联
·战场经济不存在债务问题
·求仁得仁就没有被打败
·班农和习近平遥相呼应
·列宁是个充满自信的独裁者
·列宁主义就是战场经济的核心
·澳大利亚被人血馒头撑死了
·废垃社会不镇压行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谢选骏: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一度“消失”的习近平 总揽大权也有不好的一面》(2020-02-10 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
     
   中国武汉——不到三周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里一群崇拜他的听众面前大步走上主席台,吹嘘自己成功地带领中国度过了动荡的一年,并承诺要在2020年取得“里程碑”式的进展。“中国人民的每一分子,中华民族的每一分子,都应该为处在这样一个伟大时代感到骄傲、感到自豪,”他在农历新年长假前的那天宣布。“我们要……风雨无阻向前进!”


   
   习近平只字未提已在中国大肆传播的一种危险的新型冠状病毒。就在他发表讲话的时候,政府正在对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进行封城,手忙脚乱地试图阻止病毒从暴发中心扩散。
   
   截至周日,冠状病毒疫情已在中国导致800多人死亡,数万人确诊。与此同时,习近平还在努力应对许多其他挑战:经济放缓、香港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拒绝了北京的台湾大选结果,以及与美国的长期贸易战。
   
   现在,习近平面临着一场日益严重的健康危机,同时也是一场政治危机:这是对他在过去七年里围绕自己建立起来的威权体制的一次巨大考验。在中国政府努力遏制新冠病毒,而公众对政府的表现越来越不满的时候,习近平上台后带来的变化可能会让他很难逃脱指责。
   
   “这是对执政党合法性的一次巨大冲击。我认为它仅次于1989年的‘六四’事件。大到这种程度,”从事政治着述的北京作家荣剑说,他指的是当年武力镇压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的事情。
   
   “没有人怀疑他控制着权力,”荣剑又说,“但控制的方式及后果已损害了他的合法性和名声。”
   
   习近平本人也意识到了这场危机的严重性,称疫情“对中国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形成重大考验”。
   
   然而,就在中国加大力度与冠状病毒作斗争的同时,习近平让中国二号领导人李克强来主管一个应对疫情的领导小组,实际上让李克强成为代表政府应对措施出头露面的人。是李克强去武汉看望了医护人员。
   
   相比之下,习近平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数天。这并非没有先例,但这个做法在此次危机中更为突出,因为之前的几位中国领导人都曾利用灾难发生的时刻试图表现出更多平易近人的形象。国家电视台和官方报纸几乎总是把习近平的一举一动作为头条新闻来报道。
   
   一些分析人士说,习近平从公众视线中消失所示意的是,政府应对疫情的战斗可能会失败,并可能引发公众愤怒,他正在努力与不良后果划清界限。然而,习近平已巩固了权力,排挤或消除了竞争对手,因此在出差错时,几乎没有别人可以指责。
   
   “政治上,我认为他正在发现,总揽独裁大权有不好的一面,那就是,在出差错或出差错的风险很高时,你也必须承担所有的责任,”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研究中国政治的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
   
   大部分中国人被告知要待在家里,工厂仍关闭,航空公司也减少了航班。专家警告,如果不迅速加以控制,新冠病毒可能会给经济带来重创。
   
   政府在控制舆情方面也遇到了困难。习近平现在面临着罕见的公众强烈不满,就连中国严格的审查机器也无法完全压制这种不满。
   
   去年12月,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在医学院同学群里发警告,说一种危险的新疾病正在传播,他因此受到了训诫。李文亮不久前去世了,他的死让公众悲伤和愤怒的洪流发泄出来,人们对政府应对疫情危机的不满情绪已压抑了很久。中国学者在李文亮死后发出了至少两封公开信,每封都在呼吁言论自由权。
   
   官方媒体仍将习近平描绘为掌握最终大权的人,没有迹象表明他面临着来自党内领导层的严重挑战。然而,这场危机已经损害了中国作为一个新兴超级大国的形象,中国在人们眼里曾经高效、稳定、强大,并最终可能与美国匹敌。
   
   这场危机会在多大程度上削弱习近平目前的政治地位还有待观察,但可能会削弱他的长远地位,他已在为2022年第三次连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可能性做准备。
   
   2018年,习近平取消宪法对其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提议赢得了全国人大的批准,这让他的下一个五年任期看起来几乎确定无疑。
   
   如果习近平在走出这场危机时有政治上的不安全感,后果不可预测。他可能会更愿意与党内精英达成妥协。他也可能会加倍自己的专横做法,这种做法已让他成为几代人以来中国最强大的领导人。
   
   “习近平紧握大权的手不会松开,”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费和中国研究项目(Freeman Chair in China Studies)主任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说。
   
   “虽然在处理这场危机上的笨手笨脚无疑给习近平的任期增添了更多的污点,但挑战他领导力的组织工作仍十分艰巨,”他还说。
   
   尽管最近几天里很少公开露面,但官媒一直把习近平描绘成一个不知疲倦的三军统帅。本周,官媒已开始把政府抗击病毒的行动称为一场“人民战争”,这是官媒报道习近平上周五与川普总统通电话时使用的词汇。
   
   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次的宣传说服力不够。
   
   习近平在北京举行春节团拜会上的讲话已成为民众愤怒的原因之一,这个讲话是政府对武汉的灾难反应迟缓的象征。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似乎被这次疫情的严重程度搞得措手不及。
   
   中国卫生部门去年12月31日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疫情之前,政府高层官员几乎可以肯定对情况已有所了解,但习近平和北京的其他官员都没有把情况告知公众。
   
   习近平首次公开承认疫情是1月20日,那天,官媒以他的名义发表了一份简短指示。习近平在武汉1月23日封城两天后首次公开露面,他在当天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并在会上宣称,“我们一定能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那时,疾病死亡人数还只有106人。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习近平开始让其他官员更多地露面。他本人只是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外国政要或主持中共会议时才露面。
   
   1月28日,习近平与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见了面,并告诉后者他“亲自指导”了政府应对疫情的工作。官媒在后来的报道中没有用这个说法,而是说习近平的政府正在“统一领导”应对措施。
   
   因为官媒报道习近平时的用词从来都不是偶然的,这个小改动暗示了强调共同责任的刻意做法。
   
   那之后,习近平有一周时间未再次在官方电视节目中出现,直到上周三,他与柬埔寨独裁领导人洪森会面的场景才在电视台上以精心安排的方式播出。
   
   没有多少证据表明习近平已在幕后放弃了权力。形式上负责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的李克强以及其他官员都说,他们听从习近平的指挥。该领导小组里都是习近平手下与他一起密切工作的官员,领导小组的指示也都强调了习近平的权威。
   
   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研究中国政治的不列颠学院院士霍利·斯内普(Holly Snape)说,“目前这种从上到下应对疫情的方式,与认为已出现了向更集体化、更协商式领导的明显转变的观点不相符。”
   
   公众的不满程度以及习近平所面临的潜在挑战,可以用人们在网上提及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次数来衡量。其中有很多是假借对受欢迎的同名迷你剧剧评的形式,这部电视剧仍可在中国国内的网上看到。
   
   “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一样。都把一切都掩盖起来,”一位评论者写道。
   
   然而,1986年的苏联与2020年的中国有很大的不同。
   
   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时,苏联正在解体,威尔士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的国际关系教授谢尔盖·拉琴科(Sergey Radchenko)说,他写过许多有关苏联和中国政治的文章。
   
   “相比之下,中国当局正表现出一种应对能力,一种采取前所未有措施的意愿,当局的组织工作壮举也许确实会提高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他补充说。
   
   拉琴科把习近平的做法与以前的领导人在危机时刻的做法进行了比较:比如毛泽东在“文革”后、邓小平在天安门镇压后。
   
   “他正在做毛泽东和邓小平在类似情况下可能会做的事情:退居二线,但仍把权力牢牢掌握在手中。”
   
   谢选骏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里一群崇拜他的听众面前大步走上主席台,吹嘘自己成功地带领中国度过了动荡的一年,并承诺要在2020年取得‘里程碑’式的进展。”——纽约时报给习近平的里程碑打上了一个引号,它哪里知道,里程碑是中性的名词,无关善恶成败。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它既可能是一个人的诞生,也可能是一个人的死亡,还可能一个决定性的成功或决定性的失败。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纽约时报的中文网,你们的中文真的是太差了!
(2020/0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