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谢选骏文集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日暮復日暮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洪秀柱可能成为中国的圣女贞德吗?
·洪秀柱“一中同表”把球踢给了习近平
·中共主张洪秀柱退居二线当副总统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日本新安保法与中国的新生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一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二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现代南北朝的曙光(目录)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2011年电子版前言)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导论)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三章)
·教皇来了,全城戒严:天主教与偶像崇拜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四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五章)
·俄罗斯就是现代蒙古人
·进化论是一种伪科学、新神学
·中国统一的文明基础
·纪念胡耀邦不给六四平反不妥当
·罗斯福杜鲁门怎样帮助中共崛起
·波兰屡遭瓜分有其自身原因
·逆向鸦片战争开始了
·玛丽莲梦露的灵魂价值50美分
·欧洲人跳舞 中国人写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谢选骏: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武汉进入“战时状态”:封锁力度加强,恐面临人道灾难》(2020年2月7日 《纽约时报》)报道:
   
   中国武汉——为了遏制因冠状病毒导致的致命疫情,中国当局周四采取紧急措施,大举加强对武汉的封锁,下令进行逐户排查,将病人集中安置在改造成临时隔离点的会议中心和其他建筑物内。


   
   领导应对疫情的最高官员在视察位于疫情中心的中国中部城市武汉时,宣布了这些看上去像是临场决定的措施。它们清楚地表明,执政共产党未能控制住冠状病毒的流行,疫情使医疗体系不堪重负,并蔓延到国外,有可能令中国——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和第二大经济体——陷入瘫痪。
   
   由副总理孙春兰宣布的官方措施,让人想起为应对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而采取的紧急措施,那次流感在全球范围内造成2000万人死亡。中国采取的措施并不能保证成功。
   
   有关新限制措施的消息传来之际,武汉和其他地区的人们正遭受情感上的打击,有消息称,一名在去年12月份对疫情发出警告,但被警察噤声的医生死于冠状病毒感染。武汉中心医院在社交媒体帖子上说,李文亮医生经全力抢救无效去世。帖子说:“对此我们深表痛惜和哀悼。”
   
   新限制的严苛程度有可能给武汉带来人道灾难,这座拥有1100万人口的繁忙大都市武汉已封城,疫情始于一个多月前。
   
   孙春兰在视察时表示,这个城市和国家面临着“战时状态”。 “决不能当逃兵,否则就会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她要求医务工作者行动起来全天候排班,在武汉挨家挨户上门测体温,询问密切接触者。
   
   新措施宣布两周前,中国禁止人们离开武汉,后将范围扩大到中部省份湖北的多个城市,现在限制了5000多万人——规模几乎令人难以想像。
   
   
   
   
   
   
   
   然而,确诊感染的人数大约每四天增加一倍,更多的中国城镇陷入困境,专家们质疑政府的行动是否在给民众造成了不必要的艰难,同时对疫情的缓解几乎没有起到作用。
   
   截至周五,政府数据显示,该病毒已导致636人死亡,至少感染了31161人,许多人认为这些官方统计数据远不能反映完整的情况。截至周四,湖北省的总体死亡率为2.8%。
   
   当局开始将武汉的患者引导至临时改造的医院——包括体育馆、展览中心和一个小区——这些医院预期能容纳数千人。孙春兰在视察设在洪山体育馆的其中一个临时医院时说,必要时,任何需要治疗的人应被集中并强制隔离。“必须从源头上切断,”据中国新闻媒体《现代快报》报道,她谈到这种病毒时说:“你们要盯紧。不能漏。”
   
   如果按照她所说的规模,尚不清楚已经不堪重负的设施如何应对涌入的病患,或者这些新的庇护所是否配备了可以为患者提供基本护理并防止病毒传播的设备或人员。在体育馆内拍摄的照片显示,狭窄的成排简易床用教室里常用的那种桌椅隔开。中国社交媒体上的一些评论将这些场景与现代历史上最致命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的场面进行了比较。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周一将这次疫情称为“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但是,两天后,习近平在与柬埔寨首相洪森一起出现时说,中国政府的努力“正在取得积极成效”。周四,习近平没有公开露面,显然将这场危机的责任委托给了副手,他们全都采用了《人民日报》本周设定的军事主义语调,将遏制这种流行病的运动描述为“人民战争”。
   
   即便如此,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尽管北京、私人企业及慈善团体承诺救援物品在运送中,对进出湖北的限制仍正在减缓药品、防护口罩和其他必需品的再次补给。“由于没有足够的医疗用品,这几乎是一场人道主义灾难,”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客席教授林和立(Willy Wo-Lap Lam)说:“武汉人民似乎陷入了绝境。”
   
   许多医学专家认为,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高于官方统计数字。许多武汉居民身体不适,但不确定自己是否患有这种疾病,他们被迫步行,从一家医院到另一家医院,结果连病毒检测都做不了,更别说接受治疗。还有一些人穿着全套防护服,或者采取头上戴着塑料袋等临时安全措施四处行走。许多人冒着病毒在家庭和邻里传播的风险,选择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的传染病专家威廉·沙夫纳(William Schaffner)博士说,中国卫生部门在处理武汉疫情方面面临巨大挑战。“当用于直接医疗的人力物力资源捉襟见肘的时候,就会发生不幸的事件,会有人死亡,”他说。“你不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管理这么多的病人。”
   
   但沙夫纳也对新措施提出了质疑,包括临时隔离避难所内的冠状病毒患者及其护理人员面临的风险。“生病的人怎么办?”他问道。“他们得到照顾了吗?什么级别的护理?在体育馆和学校礼堂这样的环境里,护理人员能否有效提供护理并保证自身安全?”其他外部专家表示,将大量病人集中在类似宿舍的设施里,为一系列传染病不经意间的传播创造了条件。“很多人已经有了潜在的健康问题,需要照顾,”美国传染病学会会长小托马斯·M·法尔(Thomas M. File Jr.)说:“你把他们安置在相聚很近的地方,他们可能会受到其他比冠状病毒更容易传播的感染,比如通过空气传播的结核病,以及可以在密集人群中传播的细菌感染。”
   
   疫情使中国大部分地区几乎陷入停滞,甚至远离武汉的地方也是如此。每天都有更多城市封锁的报道,2月乃至其后的公共活动和集会取消,学校准备推迟春节后的开学时间。尽管政府公开将其描述为一场可控的危机,同时又采取了激进的措施应对疫情,但它的影响还是越过了国境。在大约20个国家和地区,已经证实有近200人感染了这种病毒,中国以外也有两名患者死亡。
   
   其他国家也加紧了隔离病人的工作,包括两艘邮轮上的病人。依赖于中国庞大市场和供应链的全球企业正忙于应对冠状病毒造成的破坏,这表明对中国经济的依赖程度。总部位于香港的国际航空公司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要求2.7万名员工休三周无薪假,日本视频游戏制造商任天堂(Nintendo)宣布,将推迟Switch游戏机的发货。
   
   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发现了20例冠状病毒病例。周四,它停靠在日本横滨,船上乘客正处于隔离。苹果和星巴克等大型连锁店已经关闭了数百家中国门店。经营肯德基和必胜客的百胜中国(Yum China)宣布,已关闭三分之一的特许经营店,并称“如果这个销售趋势持续下去”,今年可能出现亏损。
   
   在武汉,最大的问题是这座围困进入第三周的城市所面临的人道主义困境。高层笼统呼吁采取行动造成的困惑,以及基层的混乱情况表明,中国政府还没处理好这场危机。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呼吸系统专家王辰说,新的临时治疗点是为了应对家庭和社区的传播。“大批患者没有及时收治到医院,这批患者在社会上的流动,在家庭中的居住,会造成更进一步的家庭和社区的感染,”新华社引述王辰的话说。
   
   周四,在受欢迎的社交媒体网站微博上,一条被广泛转发的帖子称,已被改造成隔离设施的武汉展览中心“条件很差”。这位作者表示,他有亲戚在里面,他提到了供电和供暖问题,说人们“晚上睡觉打寒颤”。这则帖子称,人员和设备似乎也出现短缺。“没有见到医生护士登记病情,发放药物,”帖子说,氧气设备“严重缺乏”。
   
   随着公众的怒火不断发酵,中国共产党开始压制新闻机构和社交媒体平台,它们对政府最初反应的批评一度在网上未经审查。与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合作的监督组织中国媒体计划(China Media Project)公布了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一项指令,它指责几家社交媒体公司“在涉疫情报道中存在违规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等问题”。它说,包括新浪微博、腾讯和字节跳动在内的一些国内巨头公司将受到特别监管,确保“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营造良好网络环境”。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不懂,共产党依靠“战时状态”起步,封锁力度加强了它的魔性,人道灾难给它发家致富的机会——所以毛鬼叫道,“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可是现在,人造病毒变成了梅花,他的徒子徒孙变成了苍蝇——这是毛派的大团圆!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入乎情理之中”。
(2020/0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