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谢选骏文集
·法广可以纳入大外宣了
·“七十年大限”来自圣经以西结书启示
·“七十年大限”来自圣经以西结书启示
·“末位优化” 相当于“十一抽杀”
·“末位优化” 相当于“十一抽杀”
·五眼联盟厉害还是独眼龙厉害
·台湾骗子为何面对严刑峻法
·台湾骗子为何面对严刑峻法
·共产党是中国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
·美国谍报人员如何颠覆中华民国——文化战的范例之一
·共产党改名字有用吗
·六四30年,解放军全歼
·梵蒂冈出卖耶稣基督
·梵蒂冈出卖耶稣基督
·户籍制度是蒙古人开设的奴役制度
·中国人为何喜欢内斗
·和平转型不及上帝天命
·教宗是怎么堕落的
·人道报纸反人道
·房地产市场就像金鱼和渔夫故事里的大海
·PayPal是个危险的陷阱
·老毕养的毛泽东
·专制国家如何推行国际关系的民主化战略
·中国恐怖蔓延美国
·中国不能从美国的崛起中获得经验教训
·人民币再度退出市场交易
·印度人骗美国人还是美国人骗印度人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华为公司
·社会是靠着数字进行管理和运作的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拉美人就是拉美人
·垃圾食物马克思主义入侵中国
·出口成章的错误
·2020年大选从强吻开始——谁让你涂了那么多的口红!
·川普先生向李鸿章投降了
·成王败寇的汉奸集团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强风有时是一种恩典
·不懂“小国时代”的基本原理就寸步难行
·秋雨教案的鲜血是基督教中国的种子
·穆斯林支持镇压穆斯林
·三个中华不敌第三中国
·说你有权你就有权了
·川普没有读通我的小国时代致使外交失败
·比专制政府更烂的废垃国民
·文丐莫言与其战友互相出卖
·假博士与真浪子
·正因同根生,所以相煎急
·川普家族接管美国受阻
·望子成龙导致学生作弊
·统一福建就是统一中国
·智人的灭亡
·纳粹主义的领导力量终超美俄
·抄袭不仅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两会代表都是铁丝网里囚徒
·“被署名”的人其实自己也有责任
·华为是战场经济的代表
·呆胞不知富人如何花钱
·现代中国相当于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
·川普成为共产党中国在美国的代理人了吗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佛教徒和共产党联合起来破坏环境
·陈米不是米的王八蛋
·炸毁毛泽东他妈的像
·韩国瑜屁都不是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谢选骏:“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世道的变坏,是从喜欢正能量开始的》(2020-02-12 困顿沉思)报道:
   
   正能量真是个好东西,有了它,就好像许多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某地发生了啥啥事件,但不能报导,不能传阅,更不许议论,所有对此事件的评论都不是正能量,于是,尔后的不久,不久的将来,一件件类似的接踵而来。正能量真是个好东西,有了它,就好像什么事件也没发生过一样。
   
   假如有人在一条路上被跌倒了,正常的、本能的反应当然是避免走这条路,或者将这条路修好,以免后面更多的人掉坑里跌倒。但热衷正能量的完全反过来,要么假装这条路不会让人跌倒,要么骗别人这条路很好走,可想而知,听信这种骗子的话,只会在前人跌过之路再跌一次,一个接一个。
   
   都说只有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才会痛醒、惊醒。啊不,这话只适合一部分人,还有一部分人是无论跌得再惨,仍是热爱这条让千万人跌倒的路的,哪怕他的兄弟姐妹跌粉身碎骨,这一部分人还是会热爱这条路。无它,热爱让人跌倒的路是正能量(ZZ正确),反过来说,批评这条路有陷阱,提醒后来人小心有坑,或者对修路不负责的人提出反对意见,就成了负能量。
   
   正能量是个好东西,只要我看你不顺眼,碍着我了,就可以给这种人赐一句“负能量”给踢开。经常看到有些学校家长群里,当有家长质疑收费不合理时,此家长就是负能量,被踢开毫无怨言。如果实话说“这个家长质疑收费不合理,所以踢开”就会惹起众怒,并且自己也显得蛮不讲理。但是一句“这个家长是负能量”就明显不一样了,毕竟经过这些年的萱传,人人对正能量趋之若鹜,对负能量听之逆耳、见之刺眼。
   
   越来越发现,动不动就爱说正能量的都是伪君子。如很多知识人群体、教授名流、央视名人最爱将正能量挂在嘴上。社会上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们会不知道么?哪怕是“躲在小楼成一统”专心学术,也不可能听不到一丝哀嚎,更何况这种哀嚎每天都有,但他们不仅假装没看见,并且还要告诉大家,不要去听哀嚎声。最高明的伪君子莫过于于丹大师,她的名句是:“当你遇到不公时,不要抱怨社会,要问自己的内心是否学会忍耐。常言道,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忍,又何尝不是柳暗花明?”
   
   不是不知道存在着“不公”,不是不知道有“抱怨”之处。正能量的伪君子选择拉上窗帘,退一步忍一忍,并且哪怕没钱也能活出精致感来。
   
   但正是这种伪君子深受广大民众的热爱,就因为能够标上“正能量”的标签。尤其是御用文人、时政侍从,正能量三个字就是他们的最佳法宝,随时亮出来,人见人爱。
   
   伪君子的坏处就在这里。明明有不公,伪君子不但不指出来,反而劝大家拉上窗帘装瞎子,这样一来,没有了批评的声音,没有反对的意见,世界自然安静,可是“不公”还在,谁能躲得过?不解决问题,而是选择躲开装瞎子,纯粹就是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并且还将进一步害了许多人。因为大家都走在同一条路上,前面有人掉坑里跌倒,伪君子们劝大家装瞎不要去修路,伪君子害人不浅矣。
   
   当社会存在着“不公”的现象时,最大的悲哀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沉默,以及伪君子的正能量。
   
   网文《比负能量更可怕的,是正能量狂魔》(2018-08-15)报道:
   
   影片中,代表快乐的Joy作为“戏份”最多、最重要的角色,无疑是整部片子的焦点。说好听点叫乐天派,而实际上,他们是一群无法容忍任何消极情绪的“正能量狂魔”。比起那些充满负能量的人,正能量狂魔更令人讨厌。此外,正能量狂魔认为所有情绪发泄都是无用的。
   
   15年皮克斯造了一部大热的电影:《头脑特工队》。它讲述了小女孩Riley搬家到旧金山,整个过程中她的生活被脑中五个情绪小人所掌控,展开了一场脑内情绪的奇幻之旅。影片中,代表快乐的Joy作为“戏份”最多、最重要的角色,无疑是整部片子的焦点。
   
   但我在看完这个电影之后,却十分讨厌Joy。她总是霸道地占据着大脑控制台,把其他情绪都推开。
   
   一定要让主人公的记忆必须全都是快乐的。还经常“欺负”其他情绪,每次出现快乐以外的记忆球时,她就很不爽,尤其是对代表悲伤的Sadness。
   
   Joy总让我联想到生活中的一些把“正能量”挂在嘴边的人:他们总是努力呈现出乐观积极的样子;总是劝你忘掉那些不开心的事,强迫你想点儿高兴的事;总是跟你说,新的一天阳光明媚,你也要加油!他们的座右铭是“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开心点呢?”(开心个球儿!)
   
   说好听点叫乐天派,而实际上,他们是一群无法容忍任何消极情绪的“正能量狂魔”。比起那些充满负能量的人,正能量狂魔更令人讨厌。
   
   不幸的是,我的EX就是一个正能量狂魔。有时候我自己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她就会蹦到我面前,努力逗我开心。“你怎么又不开心?高兴点儿高兴点儿!”“你这样发愁能解决问题吗?不能吧。那你还愁什么?”“相信自己~只有你变得爱笑了,生活才会美好起来!”当她在我耳边像连珠炮一样给我灌输正能量的时候,我真的一点也笑不出来。所以我在看到电影里Bingbang因为失去了火箭车而伤心地大哭 ,但Joy还是用各种手段强行让他高兴的时候,这段剧情简直勾起我熟悉且痛苦的回忆。
   
   人家已经很伤心了,你还强迫他笑!正能量狂魔最恐怖之处在于,不仅他们自己每天24小时都要表现得积极向上,而且如果他们看到别人有一丁点儿“丧”,就会立刻冲上去逼对方也要“阳光”起来。总丧固然是存在问题的,但比丧更可怕的是永远正能量。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全被掩盖了——其实仔细想想,生活中令人不开心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如果你问我最近有什么开心的事,我可能很难回答。但你要问“最近发生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了吗?” 我能马上给你说出一堆。
   
   这其中,可能有很微不足道的小事,比如洗衣服洗到一半停电了;加班到十点正好错过末班车;公司中午的盒饭巨难吃;也可能有严重的丧失或痛苦,像是女友突然说分手;或是熬了几夜改出来的方案,被客户一句话否掉了;
   
   我们以为只要能继续生活工作了,悲伤的事情就结束了。但事实上,是痛苦仍在继续,只是大脑在帮我们抵抗这些痛苦。
   
   人类会本能地回避负性情绪带来的伤害。我们可能会跟自己说:
   
   这件事也没有那么坏;我其实并不难过;……拒绝接受事实,或是认为痛苦的思想、感觉并不存在,这种处理不愉快的方式,被称为否认的防御机制(denial)。
   
   它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比如当人们听到一个噩耗时,通常第一反应会问:“啊?不可能吧,我不信!”
   
   很多人会用否认来抵御生活中的挫折和无法抗拒的压力。正能量狂魔对于否认的运用尤其熟练。
   
   比如有些人总在朋友圈里转发正能量的鸡汤,每天都对着镜子跟自己说“相信自己!我能行!”然后鸡血满满地迎接新一天。
   
   劝自己也就算了,他们还总是拿自己的积极理论去宽慰别人,想要告诉别人痛苦中还有一丝希望,这不仅是无效的,而且还让人很崩溃。
   
   我曾经听到一个怀孕的妈妈很痛苦地说自己流产了,她的朋友却跟她说:“但至少你还能再怀孕啊”。
   
   同理,有的人会跟家里遭了火灾,失去了一切的人说:“至少你还活着呀”。
   
   遇到这种事,就算再怎么转变看法、改变观念,它还是一件客观的负性事件,并不是强行找“事情积极的一面”就能得到宽慰的。都遇到这样的事了,连让人难过一会儿都不允许了吗?
   
   此外,正能量狂魔认为所有情绪发泄都是无用的。他们认为遇到挫折后,哭没有用,只有立即振作起来,想解决办法才是正事。
   
   他们总想让事情立刻变好,但我们都明白,遇到的坏事不可能因为几句话就好起来。
   
   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是需要人们先处理情绪,之后再去想解决办法的。
   
   而狂魔们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去处理负性情绪,所以只会一味地认为悲伤“没有用”,慌忙地掩盖掉,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长时间掩盖、转移痛苦之后,他们所表现出的也只是一种假性的快乐。
   
   也许内心深处的痛苦情绪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了解,这也是正能量背后所付出的代价。
   
   那些天天高兴的人,心里一定很苦吧——听起来有些奇怪,虽然正能量狂魔容不得自己或别人悲伤,但往往是悲伤和痛苦的经历造就了他们。
   
   在正能量狂魔的生长环境中,表达负性情绪,可能是一件不被允许的事情。
   
   父母或是主要照顾者对于情感、麻烦的容忍度很低。当他们哭闹、难过的时候,可能遭到了父母的恐吓和暴力制止;他们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准哭!”
   
   为了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 他们不得不去隐藏悲伤、愤怒、恐惧……并逐渐学会了不表现出任何负性情绪,转而逼着自己去做一个24小时都开心的人。所以那些正能量狂魔并不是生来如此,而是不得不如此。
   
   长大之后,他们就带着儿时习得的应对负性情绪的方式,来处理生活中的不快,父母的呵斥变成了自己内心的声音,他们在心里对自己说:“不准哭。”但不论是难过还是痛哭,其实都是情绪的正常释放。悲伤是人类最基本、最正常的情感之一,它应该被允许和接受。
   
   快乐不是唯一值得追求的东西——真正的情绪健康并不是“天天开心”。而是一个人有能力去感受到多种情绪。
   
   研究认为,由某一种情绪所主导的(无论是快乐、悲伤、还是愤怒)情绪生态都是非常不健康的。情绪的多样性(emotional diversity)比单纯地追求某种情绪——比如快乐,要重要得多。
   
   《康熙来了》中,艺人“蝴蝶姐姐”在宣传自己的写真书时,给自己封了一个“快乐冠军”的称号。
   
   当她带着很勉强的笑容说自己不论何时都会很快乐,也希望大家都快乐的时候,小s和蔡康永说:
   
   正如快乐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一样,悲痛、伤感,也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装作看不见,不代表它就不存在。
   
   比起掩盖和否认,也许我们还可以做的是,在悲伤来袭时,去感受它。如果感到消极的话,那就允许自己消极几天;想哭的话,就让自己哭一场。
   
   生活中需要正能量,但不能充满正能量。只有当我们给予了负能量足够的空间之后,那些快乐才能更加真实地被感受。
   
   谢选骏指出:“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就像大家遇到“活雷锋”的时候,一定要赶紧捂住钱包,否则就会碰上金光党甚至共产党了。因为他们的“正能量”,就是“把你们的钱拿进我的钱包里”,就是“乌鸦和狐狸的活报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