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谢选骏文集
·6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0思想主权论
·7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谢选骏: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肺炎疫情:探寻少儿很少染病的深层原因》(BBC 2020年2月11日)报道:
   
   迄今为止确诊的4万多例新冠病毒病例中,婴儿和儿童病例很少。专家们目前也不清楚为什么。最早源自中国武汉的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迄今已在全球确诊感染4万多例,死亡逾千。其中儿童病例相对较少的原因何在?


   
   2月5日,一名中国新生儿在出生仅30小时后被确诊为感染冠状病毒,迅速成为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这也是迄今疫情中记录到的最年幼病例。然而,全球感染者中儿童比例相对非常少。
   
   相关最新疫情研究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并引用了对位于疫情中心的武汉金银潭医院患者的分析。研究发现,在感染病毒的人群中,只有一半以上是40岁至59岁的成年人,而患者年龄小于39岁的只有10%。研究人员加注道:“儿童病例很少。”
   
   为什么会是这样?儿童对新冠病毒的抵抗免疫力更强吗?
   
   儿童发病率低——为什么很少确诊儿童病例有许多理论,但健康专家们没有确切的答案。英国雷丁大学病毒学教授琼斯对BBC说:“由于尚不完全清楚的原因,儿童似乎逃脱了感染或没有受到严重感染。” 这可能意味着,儿童患上一种较轻的病,可能包括没有出现症状,因此也不会导致就诊,住院和更多报告的病例。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临床讲师麦克德莫特同意这一看法。她表示,5岁以上儿童和青少年通常具有为抵抗病毒而做好准备的免疫系统。他们可能仍被感染,但病情可能较轻或没有感染症状。儿童在这种疫情中的低发病率有先例,包括2003年在中国爆发的萨斯(Sars 非典)病毒造成约800人丧生(占约8000例感染病例的10%),当时儿童发病率也很低。
   
   2007年,美国公共卫生机构疾病控制中心(CDC)专家确定了135例小儿非典型肺炎病例,但指出“未报告有儿童或青少年死亡”。学校放寒假保护孩子们了吗?
   
   学校放寒假保护孩子?——麦克德莫特还认为,儿童可能不像成年人那样容易接触病毒。中国新冠病毒疫情始于春节假期,而在此期间学校放寒假。几乎所有中国省份目前都决定暂时关闭学校,一些省份决定2月份内都将继续关闭学校。
   
   麦克德莫特表示,如果家庭中有人受感染,成人更有可能充当照顾者,保护儿童或送孩子离开家里。她认为,随着疫情传播范围扩大,社区接触风险增加,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然而,随着疫情的迅速蔓延,儿科病例迄今尚未增加。
   
   萨斯危机再次提供了先例:CDC的研究人员分析了儿童病例,发现12岁以下的儿童都很少需要住院治疗。超过半数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年龄在40至59岁之间。
   
   病毒对成人的影响更严重?——虽然很少有儿童被确诊感染病毒,但医学专家并不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没有感染病毒。更可信的解释是,由于成人已有其它病症,因此受到疫情影响比儿童更严重,比如水痘。
   
   英国卡迪夫大学传染病专家弗里曼告向BBC表示,这比儿童(对冠状病毒)有某种免疫力的可能性更大。他说,另一个可能性是,当局没有对无症状或轻度症状的儿童进行检测。
   
   牛津大学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统计流行病学专家唐纳利对此表示赞同,他引用了香港萨斯疫情的证据。他说,我们的同事得出的结论是,在幼儿中,这种病的临床治疗过程不复杂,因此受到的影响较小。中国新冠病毒感染者中儿童和青少年人数较少。
   
   已患慢性疾病——对于已患有疾病的成年人来说,其免疫系统承受很大压力,其中包括糖尿病或心脏病人,他们往往更容易受到此类疫情的影响。病毒学教授琼斯解释说,肺炎(冠状病毒的结果之一)往往影响免疫系统虚弱的人,因为他们健康状况已经不佳或生命垂危。
   
   他们更容易感染流感和其他呼吸道感染。在武汉金银潭医院研究发现,大约一半的感染者患有潜在的慢性疾病。没有明确的证据显示患病的儿童传染他人。
   
   儿童不是有传播病毒的坏名声吗?——琼斯说,儿童通常容易感染和传播病毒,而且经常被报道为所谓的超级传播者。他说,任何有孩子在托儿所的人都知道,儿童很容易传播呼吸系统疾病。因此,我们可能会看到大量儿童在新的冠状病毒感染者名单,甚至死亡,但这种情况目前根本没有发生。有可能是儿童有更强的免疫系统来抵抗病毒,或者疾病本身在儿童中比在成人中表现出的活跃程度要小,因此儿童没有被带去就医,也没有经过测试和登记。
   
   在了解当前疫情方面,随着更多努力,应可以更加清楚地了解这场疫情。这可能也是因为儿童因学校关闭和父母保护得到了有效的隔离。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中国各地的儿童返回学校,我们就会知道更多情况。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些无神论者夸夸其谈“少儿很少染病的深层原因”,但是却没有想到一个最大的可能——瘟疫传播本身是否一种对于罪的惩罚?少儿因为恶意较小、犯罪较少,因此很少染病……这就是“少儿很少染病的深层原因”。
   
   《研究顯示 新冠肺炎對老年男性威脅最大》(記者林則宏 2020年62月13日)报道:
   
   一項美國醫學研究指出,新冠肺炎患者若符合以下三個特徵中任兩個,死亡率將升高:年齡60歲或以上、男性、患有重症肺炎。
   
   一項迄今規模最大的新冠肺炎臨床數據分析指出,在沒有防護措施下,每例新冠肺炎患者平均會傳染給另外3.77人,傳播能力與SARS病毒類似。此外,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病死率約3.06%。但患者若符合以下三個特徵中任兩個,死亡率將升高:年齡60歲或以上、男性、患有重症肺炎。
   
   據澎湃新聞報導,一項題為「2019年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流行病學和臨床特徵」研究報告,11日在美國醫學網站medRxiv刊登。該研究對截至1月26日向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報告的所有新冠病毒感染患者進行分析,是迄今為止最大規模新冠肺炎臨床數據的分析,也是首次同時包括了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
   
   這項研究分析的患者來自大陸30個省市區,人數達8,866名,其中4,021名為實驗室確診病例。該研究的作者共14人,來自中外多個科學機構,包括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美國佛羅里達大學和美國福瑞德哈金森腫瘤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
   
   研究顯示,近一半患者年齡在50歲或以上(47.7%),20歲以下的患者最少。研究並認為,高齡男性患者嚴重肺炎的診斷延遲與病死率顯著升高有關。研究的推算結果顯示,新冠病毒的病死率(Case Fatality Rate)約為3.06%。SAR病死率為9.2%,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則高達34.4%。新冠病毒病死率低於以上兩種病毒。研究還提到,據估計與調整,男性患者的病死率是女性患者的三倍多,分別為4.45%與1.25%。
   
   對於影響病死率的因素,研究團隊分析發現,患者若符合以下三個特徵中任何兩個,則死亡率升高:年齡60歲或以上、男性、患有重症肺炎。預計病死率最高的是老年男性重症肺炎患者,病死率達到9.47%。
   
   谢选骏指出:新冠肺炎對老年男性威脅最大——这是否因为现代社会的主要权力都掌握在老年男性的手里,所以他们很容易成了首恶分子。各国领导人注意了!达摩克利斯之剑正在你们头上高高悬着,快要落下了!
   
   达摩克利斯之剑(The Sword of Damocles),别称悬顶之剑,表示时刻存在的危险!
   出处——达摩克利斯是公元前4世纪意大利叙拉古的僭主狄奥尼修斯二世的朝臣,他非常喜欢奉承狄奥尼修斯。他奉承道:作为一个拥有权力和威信的伟人,狄奥尼修斯实在很幸运。狄奥尼修斯提议与他交换一天的身份,那他就可以尝试到首领的命运。在晚上举行的宴会里,达摩克利斯非常享受成为国王的感觉。当晚餐快结束的时候,他抬头才注意到王位上方仅用一根马鬃悬挂着的利剑。他立即失去了对美食和美女的兴趣,并请求僭主放过他,他再也不想得到这样的幸运。
   达摩克利斯之剑通常被用于象征这则传说,代表拥有强大的力量非常不安全,很容易被夺走,或者简单来说,就是感到末日的降临。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木刻图片出现在16世纪和17世纪欧洲书籍图案上。达摩克利斯之剑同时也是电影《洛奇恐怖晚会》中一首曲的标题,首次播出是1975年。
   
   寓意——《达摩克利斯之剑》是个非常有名的故事,这个故事至少说明几个道理:1、一个人拥有多大的权力,那么他就要负多大的责任。2、当一个人获取多少荣誉和地位,他都要付出同样多的代价。3、我们不用羡慕别人拥有多少,而要想到别人为此付出了多少。4、当我们想要得到多少,那我们就必须准备好更大的付出,来换取收获。5、对随时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要做到谨慎。6、当想好要得到多少时,那就意味你已经失去了多少了。7、在和平安宁之后存在着危险与不安。8、当有人觊觎你的位置的时候,让他知难而退。9、居安思危——这一点类似于中国古代的道家思想。
   
   此外,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有其他几个寓意,常出现在网络小说及动漫中:1、象征着制约,象征着天谴。2、象征着一切权与利的终极:神权。3、象征着持有者的神位和权能。在有些动漫中,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形态不光是剑,还有象征着死亡的镰刀,象征着光辉的法杖等等。

此文于2020年02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