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谢选骏: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雪崩时的那一片片雪花》(2020-02-08 右撇子的博客)报道: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也没有几片雪花能够逃避被埋葬的命运。

   
   武汉肺炎正在肆虐中,可以说雪崩来了。有人说,现在正是救命的时候,其它问题都不应该谈。瘟疫扩散的教训责任等等问题都应该等到疫情过后再来总结。这话听起来有点道理,人命关天,先救命再说。但问题是:中国人会善于吸取教训吗?这种疫情不是第一次发生,17年前的Sars大家都还记忆犹新,但现在谁还记得有什么教训呢?跟17年前类似,这次疫情恶化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政府隐瞒疫情,控制言论打击“谣言”,以致于错过了最初的防疫黄金时间。重复过去的错误其实已经非常能够说明问题了。要中国人能够吸取教训,或许只有还在疼痛的时候才有效果。伤疤一好,大家又都去醉生梦死了,谁还会再来吸取经验教训了?
   
   目前疫情正夯,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感到了切肤之痛,都在骂中共没有人性和隐瞒疫情打击吹哨者。病毒不长眼睛,不管你是反共反华还是爱党爱国,一有机会就入侵。李文亮医生,本身其实是一个非常安分守己的好党员,并没想到要刻意冲破党国的严密言论管控。他只是凭自己的职业本能,敏锐地意识到一场危险的瘟疫正在逼近,于是在一个非常有限的小圈子里向亲友们发出警报,提醒大家保护好自己,最后还提醒大家不要外传。其实这只是一种人之常情,就象知道了天快下雨了提醒一下亲友们出门带雨伞。他所做的,绝对不是故意跟党过不去,想冒着危险向大众发警报。当他得知有人外传了他发的信息时还一度生气了!我估计李文亮医生当初并没有意识到他在“犯法”,也没有想过要冲破中共言论封锁,非要把这消息发到网上不可。如果当时有人警告过他这会惹麻烦,我估计他也不敢这样做!一切都出于本能,出于人性,出于对亲友们的关怀。直到他被告密了,被警察找去“喝茶”了,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面对警察的训诫,我估计他也没有辩解,乖乖地认错,签字画押接受训诫。为什么这样估计呢?因为他是个好人,一个老实人,一个好党员。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讲,李文亮医生只是第一批发警报的人,但不能算是吹哨者。因为他不让警报外传了,只限于有限的几个人,能说是吹哨吗?反而是那一位不顾他警告,擅自把他的警报发布到网上的无名人士,还有另外7位医生,才可以称得上吹哨者!因此,李文亮医生其实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好党员。就是这样的好人,也不能免受病毒的入侵!
   
   他今天之所以成为了英雄,被无数人缅怀和纪念,并不是他有当英雄的高尚情操,而是中国人今天大家人人都倒霉了。中国人今天被瘟疫困在家里,无法上班赚钱享乐。自己和亲友,有的也被瘟疫所害。瘟疫,给中国人带来了恐怖,这才让中国人忽然意识到李文亮医生的可贵。正是这次瘟疫,让中国人意识到李文亮医生的价值,也让中国人意识到言论管控的危害和荒唐。所以才开始骂中共和纪念他。纪念他,其实是骂中共!如果没有这场瘟疫,李文亮医生不仅不可能变成英雄。而且,绝大多数中国人,估计也跟那4万个给警察打赏的民众,都会在嘲笑他。他可能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如果他今天还活着,也没有这场瘟疫,他的后半生可能就生活在那份训诫书的阴影里!
   
   灾难来了,才想起帮他们避难的人。灾难一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这就是中国人!人们都不愿意去深究为何会发生这些灾难?如何避免这些灾难?其中的原因很多,这里只提两个:一是很多人不愿意深究,岁月静好不是非常好吗?干嘛去找这些烦恼?二是有人不允许你深究。这个人就是党妈!你深究的结果如果对党妈不利,那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吗?党和人民绝对不会放过你!
   
   于是乎,中国人对灾难的记忆是非常短的!17年前的那场瘟疫并不遥远——瘟疫恶化扩散的原因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都是政府隐瞒疫情,压制了最初的吹口哨者,错过了最初的防疫黄金时间!经过了一场瘟疫的中国人,17年后没有任何改进!还在犯同样的低级错误!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党和政府是故意或逼着让你忘了,老百姓是只能忘了才能活下去。于是乎,瘟疫和灾难在中国就有了扩散的机会。瘟疫才可以卷土重来。有谁能够保证,这次瘟疫过后,中国人不会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不会再打压吹口哨者?不会有第三次瘟疫扩散或灾难?没有人!甚至我断定,瘟疫肆虐还会再来,中国人还会犯同样的低级错误!原因非常简单,中国人还没找到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根本原因!
   
   大多数人可能都认为,这只是执政者执政无能,或者执政者渎职的结果。事情真是这样吗?如果事情只是这样简单,那问题倒是非常容易解决!拿几个当官的开斩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如果这种说法能够成立,今天就不应该重复17年前的隐瞒疫情的错误,因为17年前的那批官员今天几乎都换遍了,连国家元首都换了,但故意隐瞒疫情的低级错误依然存在!
   
   那么,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很多人估计马上就想到了政治体制问题。故意隐瞒疫情在一个正常民主国家是一个无法饶恕的渎职和犯罪行为,事后必定会被追究法律责任的。但在中国,无论政府如何渎职和犯罪,政府都是不可能被追责的,因为政府自己就是法律。哪有自己惩罚自己的道理?最多就是拿几个替罪糕羊来顶罪。更可笑的是,政府隐瞒疫情导致了疫情大面积扩散,本是罪恶的祸首,但在党妈的宣传里,政府却变成了救灾英雄!你看,政府在10天之内神速建成了1000床位的医院,世上哪个政府有这样的效率?这不是英雄是什么?这样的荒唐又滑稽的逻辑,不是今天才发生,而是发生了无数次了。例如,一个生产了无数贪官的政党,在任何一个正常国家都会被民众赶下台的,自己也会向国民谢罪。但在中国,这个贪官遍地的党,却奇迹般地出现一个反贪英雄习总书记,受到很多人的拥戴!就在万维,还有不少人还在称赞他的反贪功绩!
   
   政府的荒唐和渎职加流氓行为,其实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心里都有数。特别是中国的各类精英分子,他们都不傻。他们也都知道中共在玩弄权力。但大家都在明哲保身,都不愿意公开批评中共。大家都在岁月静好中醉生梦死。。。。那么中国人的这种心态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党对国家放心了?意味着中国人相信党和政府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问题就来了!
   
   不管你是对党和政府放心了,还是出于对党国失望保持沉默,都显示了一个事实:你放弃了一个社会成员的对政府的监督责任。你的沉默,虽然不是犯罪,却是在默许中共胡作非为。中共就是在大多数中国人的默许下,对权力无限任性,玩忽职守。到今天才会这样故意隐瞒疫情,导致了瘟疫大面积扩散。这场瘟疫扩散,虽然主要责任在中共政府,但广大的中国人其实也有一点不可推卸的责任,那就是监督政府的责任。这就如一个东家,聘请了一个管家。你放任管家胡作非为,一句话都不吭声,最后管家一把火把你家烧了,你当然非常冤枉。但如果你什么都不做,任管家胡作非为,你自己难道就没有值得检讨的地方吗?所以,这场瘟疫的扩散,中共虽然有渎职的地方,但绝大多数中国人自己都很难说自己是完全无辜的。只有哪些勇敢地批评中共的人,才有资格说自己是无辜的!中共胡作非为带来恶果,如果你不出来批评中共,你尝到了恶果,你也只好自己默默忍受了!沉默不是罪,但沉默却意味着你放弃了责任,拒绝交保险金。当灾难来临的时候,你就失去了申索的底气!
   
   李文亮医生走了。中国出现了一股强烈的愤怒情绪,很多人都在骂中共。这些批评者中,当然不乏长期的对中共批评者。但我也好奇,这其中有多少人只是因为自己的岁月静好被这场瘟疫打乱了才发怒而平时则是明哲保身的实践者?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中共的胡作非为其实是被中国人自己惯出来的。中共的确是因为隐瞒疫情导致了这场瘟疫扩散,导致了一场“雪崩”。但当这场雪崩发生的时候,有几片雪花是真正的无辜的?包括这位正在被中国人视为英雄的李文亮医生。他发了警报,的确算得上一个英雄。但同时他也告诉亲友们不要外传这条警讯。在他的思维里,还是要维护党的权威!李文亮医生的妻子,在事后的声明中,还是在相信她的祖国!殊不知,害死她丈夫的,摧毁她家庭的,正是她的祖国!所以,今天中国出现了愤怒的情绪,我却愤怒不起来!如果一大群愤怒者都分不清谁是真正的凶手,那些愤怒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如果你今天愤怒一下,明天又跟中共眉来眼去,你今天愤怒了个鸟!
   
   肯定会有人指责我把这场瘟疫政治化了。其实这种论调是帮助中共愚民!他们有一套莫名其妙的逻辑。他们说我把一件事情政治化就是别有用心。但他们自己把所有的问题都政治化了,就可以心安理得!大家说说,中共管吃管喝,也管你的脑子,中国哪个事情不被中共政治化了?
   
   事实上,生活中的很多问题都是跟政治密切联系的!政治本来就是一个公共事务的管理问题,涉及到社会的每一成员。政治关系到你买东西时需要付多少税?关系到社会资源分配中你会得到多少蛋糕?。。。如何监控疫情?也是一个社会管理问题,当然也是一个政治问题。现在中共的防疫出问题了,当然也是政治出问题了,为什么大家不能从政治角度谈这个问题?
   
   中国人普遍对政治冷淡,这是是中共刻意打造的结果,目的就是阻止人们妨碍他们的胡作非为!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普通民众的政治参与都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是一个正常社会的晴雨表。民众对政治淡漠,害怕和厌恶政治,这才是一个社会不正常的表现。政治一点都不高尚,也不卑鄙。只有在一个病态社会,政治才成为一个禁忌!在一个变态社会,他们把民众的政治参与罪恶化!在万维,很多人都在说反共分子和民运人士别有用心。这样的混账逻辑在中国非常有市场。但人们就是不会去进一步探究,如果反共者的政治野心是罪恶的,那么,中共的政治野心是高尚的吗?有不少中国人,说一个人如何好,一个标准就是他(她)不介入政治,不谈政治。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猪的生活哲学!这种猪的生活哲学无疑是中共进行愚民教育最成功的范例之一!大家都不谈政治,都远离政治,这就是中共想达到的目的。大家都不介入政治,那么政治就变成中共的专利了,中共就可以胡作非为了!什么叫做政治野心?这其实才是政治野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