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谢选骏文集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伊斯兰为何比共产党长命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华人战胜了洋人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英国的海盗大学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少数民族是块宝
·国家主权的逻辑
·阴柔的邪恶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学习就像雕刻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谢选骏: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吹哨人”李文亮病逝:维稳凌迟真相的中国故事》(转角24小时 2020-02-06)报道:
   
   被当造谣的求救真话:揭发武汉肺炎,中国「吹哨人医师」李文亮病逝

   
   「政府欠李文亮医师一个永远迟到的道歉。」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中国疫情,6日晚间再度传来重创士气的沮丧通知——第一波对外揭发「武汉爆发了类SARS病毒」的武汉医师李文亮,6日晚间因武汉肺炎病逝,享年34岁。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等8名中国医生,曾分别透过社群网路对外发出「病毒警告」。但示警消息不仅遭到中国政府压制,李等8人还遭公安局约谈、被迫签下「训诫惩罚」。直到1月底,中国政府终于坦承疫情,8名吹哨医师才急获舆论「平反」。但李医师却1月8日出现发烧症状,之后又受限于武汉封城、医疗资源紧缩,一直到2月1日才确诊感染病毒。虽然病况一度乐观,但6日却急转直下。最终,没能等到官方认错,李医生就已病逝……甚至在他的心跳停止后,中国还再度引爆了一场「舆论维稳」争议。
   
   李文亮医生的死讯,在6日晚间22时,先由《环球时报》、《央视》等官媒证实。官方说法,李医师是在2月6日晚间因器官衰竭而「心跳停止」,享年34岁。消息传出震撼中国舆论,民间的各种悲愤、懊悔,甚至要求武汉公安厅下跪道歉的讯息,一度成为各大网路社群的「热搜」关键字。
   
   诡异的是,正当中国舆论开始因李文亮之死而悲愤的同时——6日晚间23时《环球时报》却又改口声称「医院已插上叶克膜(ECMO),李文亮医生仍在急救中」——但包括微博在内的中国社群网站,却开始管控「#李文亮」关键字的发文与搜索权限,只有或法人与企业认证帐户不断洗版「#李文亮仍在抢救中」,但其他的关键字都遭锁死。
   
   在各大官媒继续「叶克膜抢救中」的当下,世界卫生组织(WHO)却已在Twitter上公告李文亮的讣闻;与此同时,被迅速消失的另一波微信截图,更出现疑似李文亮医院同僚的悲愤控诉,声称李文亮的叶克膜「是心跳停了,人都死了才故意装上去」,他们指控院方领导根本不管李文亮死活,是看到网路舆论上炸了锅,才赶紧做作样子。
   
   「紧急掉了台机器过来,假装在抢救……抢救一个死人,现在的百姓哪有那麽好骗?已经走了,最终真相都会浮出水面。」
   
   「拖延几分钟,说还在抢救,这是控制舆论的老手段。这叫延宕情绪,直接公布死亡公众愤怒太大,要把愤怒转化为对奇蹟的失望。现在可不就是大家愤怒好很多了嘛。」直到2月7日清晨2点30分为止,武汉政府、中国官媒、以及李文亮服务诊治的武汉中心医院,都没有再更新任何抢救消息。
   
   出生于东北辽宁省的李文亮,生前服务于武汉中心医院的眼科部。2019年12月初,武汉市江汉区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传出10数起「不明原因肺炎」,却刻意压住消息不对公布时,李文亮等人就是第一波看到资料、外洩武汉政府「压下疫情」的知情医师。
   
   在这份限制不得外流、名为《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文件中,武汉当局明确表示知情,并确认以华南海鲜市场为轴心的「高传染风险病毒」存在,却要求收件医院「不得外传」。但文件发出后,武汉医界却先后有多位医生透过社群网路,对外发出警告——包括李文亮在内。
   
   一开始,接获疫情警告与检验报告的李文亮,先是惊讶于「类SARS病毒的重新出现」,接着就不假多想地将通报资料,传上了医界同学的微信群,毫无保留地警告大家有可能重演「人传人」的SARS大爆发险境:
   
   「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上传院方的诊断证明与患者肺部X光片)……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
   
   「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但李文亮的提醒,很快地就被传遍全武汉、全湖北、全中国。「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疑云,也顺着这波民间警告而开始引发香港、台湾,以及全球医界的高度关注。
   
   儘管在官方的事后褒奖纪录中,第一个发现并「向上通报」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有功医生,是武汉市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但真正对公众发出警告、向外界点破疫情并提出具体威胁证据的,反而是误打误撞、没作他想的李文亮——自此,李文亮遂成了揭发武汉肺炎危机的「第一位具名吹哨人」。
   
   「看到这些我感觉要倒霉了,可能会被处罚,因为这是敏感讯息,又在(湖北省)开“两会”的敏感时刻……。」李文亮事后对《财新》专访表示,自己传播讯息的第一时间并没做他想,只希望大家尽可能地提高警觉,直到微信截图疯传网路、火了,才回神自己已「搞出大事」。
   
   「我之前很生气,(这些人)截图还不打码!」在1月30日的《财新》专访中,已处于重症状态无法言语的李文亮,透过简讯对《财新》的记者覃建行表示:「现在看得澹一些,别人可能也是一时着急,为了提醒家人朋友。」
   
   李文亮的微信通知,在2019年12月30日传遍中国网路。翌日清晨,武汉健康卫生委员会就彻夜开会修理李医生的医院,并于天亮后对李文亮展开惩处。接着武汉市公安局就找上了李文亮,并在审讯中指控他违纪散播不实言论,当场画押、签下了自白的「不再造谣训诫书」——不久后,武汉官方更公开「闢谣」,声称已抓到包括8名「散播假恐慌」的「不肖医生」。
   
   一直到1月20日,湖北两会落幕、武汉疫情的扩散再也无法隐藏之后,中国中央政府才拉出「抗SARS老将」锺南山,向全国证实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严重性,以及高度「人传人」的威胁——自此,包括李文亮在内的「8名造谣医生」,才终于被一夜清醒的民意舆论给平反。
   
   「司法途径恐怕很麻烦,我不想跟公安局找麻烦,我很怕麻烦。大家知道真相更重要,平反对我而言不那麽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不过此时的李文亮,却已奄奄一息地倒在加护病房。
   
   李文亮在签下《训诫书》后,掩耳盗铃的湖北省政府除了扩大「维稳」以外,并未施以同等的力道积极防疫,致使疫情传染于不设防的环境下快速扩散。主职眼科的李文亮,也在1月8日的眼科手术时,接触到「已遭受感染但还未开始发烧」的带原患者,并透过极高速的院内传染,交叉染上了这种暂时无药可医的新型冠状病毒。
   
   在李文亮住进加护病房之后,1,100万人口的武汉市在1月23日宣布封城,1月30日留在武汉的《财新》记者团队透过管道连络上了已不能言语的李文亮,2月1日李文良的病毒检验报才终于判断是「确诊良性」,2月6日中国封城的范围扩大到了55座大型城市、辽宁省甚至全省「封省」——是夜,李文亮「心跳停止」的消息,才悲哀地传开。
   
   比较讽刺的,在同一天湖北省政府才特别高调地表扬了率先上报病毒疫情的武汉医生张继先,大张旗鼓地发佈新闻稿,寄给他「大功一支」;但除了中央官媒舆论对武汉惩罚「防疫吹哨者」的作法公开检讨质疑外,该如何个案处理被「民间平反」的吹哨医生李文亮?官方的态度就显得比较保留。于是当李文亮死讯传开后,中国舆论对于政府防疫无功的愤恨与怨怼,也就以疯传一句怒言作为亮点:「政府还欠李文亮一个道歉。」
   
   「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在《财新》的最后专访中,李文亮以简讯打字,无声地回答着。
   
   网民哀嚎:
   
   warara 发表评论于 2020-02-07 06:31:21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柏拉图
   
   进城见朋友 发表评论于 2020-02-07 00:25:20
   同胞们,用觉醒来纪念李文亮吧!到时候了。有人总说“中共变了”,或者“给中共时间,它会变好的”,通过武汉肺炎这件事、通过李文亮的遭遇,大家看看它变好了吗?依旧隐瞒疫情、依旧打压残害忠良义士,在掩盖真相上甚至还不如17年SARS时,那时它对信息的封锁和民众的打压还不像现在这样让人窒息。更可怕的是,这次病毒人工合成痕迹明显,很可能是它故意策划的事件,美国和国际上很多机构都在调查。中共的邪恶,超出很多善良人的想象,为了利益还在追随它的等于是充当它肌体的一分子在壮大它,是在助纣为虐!人在做,天在看!大难降临,抓紧时间退党脱离邪恶吧,改邪归正才能减去共业,才能获得上天的佑护,才能得享平安!
   
   ld545888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3:41:32
   仔细想想其实李医生没那么英雄,但老百姓太缺这样瘟疫来临时说这话的人了,所以有一个哪怕是小小声说一句的,就是久违的恩人。
   
   墨迹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2:28:44
   其实他都不算是吹哨人,只是做了一个普通医生该做的事儿。
   
   tree1889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1:53:10
   「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全民闭嘴。就让一尊一个人看拼音读字好了。
   
   树没皮怎办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1:08:28
   相反, 《传染病防治法》第九条规定:国家支持和鼓励单位和个人参与传染病防治工作。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完善有关制度,方便单位和个人参与防治传染病的宣传教育、疫情报告、志愿服务和捐赠活动。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组织居民、村民参与社区、农村的传染病预防与控制活动。八戒曲解传染病防治法。照八戒的歪理,一个村发生鼠疫了,只有村长一个人能上报,由国务院宣布。 这中间村民告诉亲友村里有人因为鼠疫死了,都要违法被派出所传唤?
   
   树没皮怎办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0:52:26
   《传染病防治法》: 八戒引用的第四条规定:“其他乙类传染病和突发原因不明的传染病需要采取本法所称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的,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及时报经国务院批准后予以公布、实施”, 这里说的是由国务院公布并实施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公布是动词,谓语, 宾语是措施。公布的是措施。 没有说,公民连讨论传染病都不可以。甲村有7个人疑似得传染病了,国务院不公布, 村里一个人给乙村的亲戚朋友发个短信提醒一下也违法了?
   
   树没皮怎办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0:51:50
   这个八戒有些无耻了。前一阵儿一直把冠状病毒往美国方面引,说是美国的阴谋,又说这病毒就是美国的流感,美国流感死人更多,所以不需要大惊小怪。现在当人们都为李医生去世悲痛的时候,他又来职责李医生违法了防疫法和刑法。当然这也可能是他受过评论员的训练,故意把话题又引到另一个方面。单看他指责李医生违法方面,是如何的搅混水:刑法:造谣传谣罪,必须有犯罪故意,八戒引用的刑法条文,白纸黑字,是编造虚假的险情、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等。 李医生显然没有犯罪故意。 没有编造,没有故意知道虚假信息还传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