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谢选骏: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被疫情颠覆的生活 混乱与挫折围困下的“鬼城”武汉》(纽约时报 2020-02-06)报道:
   
   上周,在武汉长江大桥上的一名女子。中国武汉——早晨的武汉是如此安静,以至于曾经繁忙的街道上的鸟叫声也显得低落。流浪狗在空荡荡的高速公路中间小跑。戴着口罩的居民小心翼翼地走出家门,眼睛里流露出焦虑。他们在因为一种病毒而不堪重负的医院里排起了队,这种病毒几周前几乎不为人知。即使药店门上的告示说防护口罩、消毒剂、手术手套和温度计已售罄,他们还是在外面排起了队。他们在仍然营业的食品店排队买米、水果和蔬菜,而其他几乎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然后他们拖着脚回到家里,等待这场21世纪围困的结束。躺在家里或医院的人最不幸,他们患上肺炎发烧,这种疾病与冠状病毒2019-nCoV相关,可能导致死亡。


   
   “我以前从未听说过这种被叫做冠状病毒的东西,” 几天前,50岁的孙安生(音)坐在武汉汉口医院外的台阶上说道,他的妻子发烧了,被认为是冠状病毒疑似患者,在那里接受治疗。“但是现在我一睡醒满脑子都是。”他说:“床位仍然不够,医生也不够。”武汉是中国中部一个庞大的工业城市,是这次波及20多个国家的疫情的核心地区。目前,政府已将其封城近两周。这里和湖北省大部分地区的人们,是一场只有在专制的中国才能想像得出来的大规模医学实验的对象:是否有可能通过将上千万人以某种方式拘禁在房子里——警告他们在家呆着,并阻止他们离开城市、城镇或村庄——来阻止病毒的传播?
   
   冠状病毒的急剧扩散以及政府的严苛限制,让江城武汉这个拥有1100万人口的大都市有了鬼城的感觉。许多居民说,他们一个月前似乎安稳的生活已经颠覆,他们的未来支离破碎。有些人保持泰然自若,继续正常的生活:慢跑、河边漫步、带孩子们到户外呼吸新鲜空气。也有许多人被无聊和恐惧困住。
   
   上月,在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等待的人们。“我都过糊涂了,”被困在武汉的身形魁梧的34岁工厂工人杨德超(音)说。“今天是礼拜天还是礼拜一?你会忘记是因为所有日常活动都停止了。普通人只看到家人和手机。”杨德超懊悔地解释说,1月23日上午,他是为做体检去的武汉,到了才得知政府刚刚禁止所有人离开的消息。现在,他用简短的语音消息与位于城外家乡的年迈父母交谈,确认他们的健康状况,检查日渐减少的食物储备。他说:“我在这里有亲戚,但我不敢探望他们。”他正在寻找更便宜旅馆的路上。“每个人都害怕外地人。这里的许多人也感到孤立。我也是。”
   
   在过去两周里,坐车或步行穿过武汉时,政府在宣传上强打欢颜的乐观,与围困城市的混乱、焦虑和挫折的景象,形成了反差。居民在市场购买食物储备。“呆在家里让我受不了,”坐在街边的椅子上吃着巧克力饼干的52岁厨师张彪(音)说。“所有人都是又愤怒又紧张。”街道党委已经动员起来,努力提供救济,振奋人心。
   
   大喇叭里播放着预先录制的安抚人心的信息,告诉人们政府关怀他们,并告诫居民戴上口罩,尽量减少外出。路障和墙上挂着红色横幅,告诉居民不要听信有关奇迹疗效的传闻。一条横幅上写着:“不惊慌,不传谣”。一名女子摸她儿子的额头检查体温。不过,在武汉官员一开始的时候将病毒暴发的言论定性为“造谣”之后,许多市民对官方的安抚信息表示怀疑。在采访中,许多人脱口说出省市官员的名字,他们说是这些人让病毒失控。但大多数居民表示,在病毒肆虐期间,他们无能为力,做不了什么事,宁愿在相对安全的家里或网上发泄情绪。
   
   “首先,我们现在需要诚实和透明,”26岁的工程公司员工毛硕(音)说,她到外面暂时摘下口罩抽烟。“该谴责谁,该惩罚谁,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我们只想活命。”“那么多的医用口罩都去哪了?他们是不是藏到哪儿去了?这是我最想知道的,”她还说。周五,居民玩牌打发时间。在病毒传播的那个卖鱼、肉、海鲜的生鲜市场外,警察和保安不时地对着路人大喊,让他们走开。一个街区之外,一排排整洁的新店铺——星巴克、5G移动电话商店——以及公寓大楼,展露着中产阶级的抱负。这种流行病不是发生在贫民窟,而是发生在一个现代化的城市。
   
   在距离这条街不远的地方,有几十只狗关在一个宠物店里哀嚎。里面似乎没有人,也不清楚它们是否得到了照顾。街上也有小狗游荡,遗弃它们的主人有的可能身在医院,有的可能是相信了宠物传播病毒的谣言。许多居民没有精力去想这些事情。大多数因咳嗽或发烧需要接受医学检查的人,必须排长队挂号、看医生和等待可能的处方——通常是静脉点滴。大型医院是城里少数几个很难与他人保持距离的地方之一。在武汉协和医院,病人们挤在全身穿着防护服的医生周围,病人大都是老年人。
   
   周一,一个购物区人迹寥寥。“我们听说附近有人突然死于肺炎。咳嗽一声都害怕,”60多岁的退休老人刘晓萍(音)说。她来这里本想做检查,但后来放弃了,因为她担心做完检查后还要走很长一段路回家,到时候太晚了。“但是在医院等上几小时也很可怕。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首席驻华记者。他成长于澳大利亚悉尼,而后在中国居住超过30年。在2012年加入《纽约时报》之前,他是路透社的一名记者。】
   
   谢选骏指出:“60多岁的退休老人刘晓萍(音)说吗,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这说明共产党训练出来的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这不奇怪。但是,储百亮(Chris Buckley)这个“《纽约时报》首席驻华记者”似乎也不懂得“祷告的奇妙作用”,所以不能传达这个上帝的信息。完蛋了,注定全都完蛋了。
(2020/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