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60)]
平宽译室
·我在中國的歲月 (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73)
·我在中國的歲月 (74)
·我在中國的歲月 (75)
·我在中國的歲月 (76)
·我在中國的歲月 (77)
·我在中國的歲月 (78)
·我在中國的歲月 (79)
·我在中國的歲月 (80)
·我在中國的歲月 (81)
·我在中國的歲月 (82)
·我在中國的歲月 (83)
·我在中國的歲月 (84)
·我在中國的歲月 (85)
·我在中國的歲月 (86)
·我在中國的歲月 (8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8)
·我在中國的歲月 (89)
·我在中國的歲月 (90)
·我在中國的歲月 (91)
·我在中國的歲月 (92)
·我在中國的歲月 (93)
·我在中國的歲月 (94)
·我在中國的歲月 (95)
·我在中國的歲月 (96)
·我在中國的歲月 (97)
·我在中國的歲月 (9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6) -- 西安事變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1)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2)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60)

    -- 其情況和關係的研究 (1907)

    明恩溥 (Arthur Smith)

   世界正慢慢地和困難地從它的偏見中省悟到,商業不是一個致善的媒介。相反,如果沒有良心的引導的話,它會供給蠻荒土人火藥武器,帶來販賣人口和奴隸貿易,以及在剛果導致“紅橡樹”屠殺,後者尤為文明世界所驚慄。“商業,像彩虹一樣,向黃金傾斜。”我們也不可能從正在日本發生、而也將在幾個十年之內席捲中國的工業革命,期望道德改革。聽聽“兒童的淒厲叫聲”,看看即使在我們這片基督土地上,我們仍然不能夠 (雖然我們也許有能力)阻遏不受規範的工業主義的濁流。這濁流摧毀和破壞了女子、兒童和青年人的生命,比一隊人身牛頭的士兵所造成的傷害更大。

   一個化身“中國人”身份的作家,批評我們的文化,他強烈指責西方不斷地嘗試以“經濟混亂”取代中國傳統的“道德秩序”。對於這點,可以有許多話說,因為當中國被捲入現代工商業洪流之後,可以肯定是,她雖然金錢上是富有了,可是道德上卻是衰落了。

   來自四方八面的訊息侵入中國,儘管她不大願意接受。外國控制的中國海關是一個存在的客觀事物,讓人們看到西方是如何管理大型的公共機關的。但中國人只祈求把外國元素趕走,而在除了管理之外再沒有更高的動機的情況下,“混亂和黑夜”會很快重臨。

   一份言論中肯的外國報章、有許多外國人聚居的中國商埠,再特別加上曾在外國接受教育的中國學生:以上數點,將在潛移默化中國一個小部份方面,起著重要作用。然而這只涉及歐洲的邊緣,或只是歐洲主要河流的沿岸而已。

   事實上,在中國,還有一股力量比起上述合起來的更大和更有影響力。這便是起始的時候很小、但卻不斷壯大的基督教教會。它起於一百年前的一個英國人,但現在已經成長為一個超過三千八百人、來自歐洲六個國家的群體了。在這群體中,英國全國都有投入,而美國則有1562人。(1906年年底數字) 這些教會男女居住在中國每一個省的城市、市鎮、鄉村裡的中國人當中,而非住在他們的外邊,像那些住在商埠的外國人那樣。他們說每一種方言,到每一個地方,問每一件事情,經常和所有階層的中國人,從衙門內的大官到街道上的苦力和乞丐,碰面和混雜在一起。外間世界對中國的認識,許多是從非教會人士得來,但許多年以來,進入大部份中國人腦裡的差不多所有關於外國的訊息,都是透過教會而得來。

   關於教會的精神和思想方面的工作,我們不打算說得太多,只想指出一點:普世經驗顯示,在人類歷史裡,當基督教進入一個新地區後,將發揮極大的道德影響力。

   傳教工作的目的和結果,不是要製造個別的信教者,而是導入一種新的道德和思想氛圍,這兩者是完全不同的事。在改變中國之前,我們絕對有需要不只是要超越或貫穿中國的深厚的偏見之牆,而且要把它的偏見夷平。而雖然方法上難免有粗疏,判斷上難免有舛誤,我們的傳教工作一直穩步向前,而中國正在發生的轉變的很大部份 -- 大得怎樣則很難計算 -- 是這傳教工作直接或間接的結果。

   超過九十年以來,在中國的美國人 (像從其他國家來的教會人士一樣) 一直從事純粹利他性的工作。他們探討中國語言和文學,翻譯聖經,而且刊行書籍,不只是基督教義的書籍,還包括了啟迪中國民智的一般性書籍。為了出版工作,他們購備了九台印刷機,每年印刷119,000,000 張紙。(60)

(2020/0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