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9)]
平宽译室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4)--遺囑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5)--張學良自述扣蔣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6)--西安會夫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7)--商議救蔣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8)--釋蔣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9)--張學良淪為階下囚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0)--西安事件餘波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1)--國共暫和解﹑蔣經國歸國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2)--盧溝橋事變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3)--上海公共租界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4)--上海保衛戰及車禍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5)--向美國廣播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6)--日軍長驅直進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7)--空戰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8)--飛虎隊陳納德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9)--中國空軍實力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0)--陳納德的戰績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1)--擔任空軍領袖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2)--退出空軍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3)--蘇援﹑備戰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4)--南京大屠殺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5)--南京大屠殺(續)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6)--遷都漢口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7)--重拾與愛瑪的交往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8)--記者的觀感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69)--爭取美國輿論支持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70)--第一本书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1) -- 情报中的宋美龄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2) -- 宣传攻势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4) -- 日军长驱直入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5) -- 迁都重庆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6) -- 蒋介石和CC系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7) -- 重庆生活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79) -- 总司令行品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0) -- 强人本色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1) -- 老外眼中的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2) -- 姐姐宋庆龄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3) -- 宋蔼龄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4) -- 大富之家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5) -- 迷人的女皇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6) -- 宋家内争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7) -- 宋子文孔祥熙此消彼长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8) -- 理财天才宋子文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9) -- 孔祥熙上位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90) -- 宋家经济王国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1) -- 宋藹齡的生財之道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2) -- 孔家的橫行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3) -- 宋子文出山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4) -- 孔氏夫婦歐美之遊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5) -- 鴉片財源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6) -- 毒王杜月笙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7) -- 另一毒王蔣介石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8) -- 「血債血償」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9) -- 汪精衛投日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0) -- 新四軍事件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1) -- 一分抗日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2) -- 重慶大轟炸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3) -- 宋家姊妹聯合行動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4) -- 抗戰期間的走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5) -- 白宮經濟顧問訪華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6) -- 謀求美國軍援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7) -- 中國國防物資供應公司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8) -- 國際局勢波瀾起伏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9) -- 蔣介石的抗日盤算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0) -- 靄齡﹑慶齡逃出香港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1) -- 蔣與英國的矛盾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2) -- 史迪威將軍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3) -- 「醋精祖爾」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4) -- 美國援華抗日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5) -- 印度之旅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6) -- 印度之旅的收穫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7) 史迪威到任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8) -- 史迪威第一個挑戰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9) -- 緬甸問題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0) -- 史迪威攤牌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1) -- 「老闆」史迪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2) -- 緬甸失守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3) -- 史迪威率隊離緬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4) -- 史迪威脫離險境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5) -- 史迪威評蔣介石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6) -- 史﹑蔣各有考慮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7) -- 援華物資的問題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8) -- 蔣﹑史激烈衝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9) -- 宋子文從中作梗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0) -- 蘭姆伽訓練營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1) -- 華府力撐史迪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2) -- 威爾基訪問重慶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3) -- 威爾基的訪問安排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4) -- 威爾基對蔣印象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5) -- 與威爾基失蹤之謎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6) -- 訪問美國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7) -- 醫院中的外交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 (238) -- 代號「白雪公主」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 (239) -- 健康狀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 (240) -- 會見羅斯福總統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1) -- 在美國國會演講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2) -- 取消排華法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3) -- 光環逐漸消失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4) -- 高高在上的蔣夫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9)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 其情況和關係的研究 (1907)

    明恩溥 (Arthur Smith)

   如果詹姆士校長這充滿智慧和政治家式的建議沒有落實的話,這必然是因為太平洋美國這方的懈怠,而不是因為中國的反對。這事不應該在沒有達到一些成就之前便這樣壽終正寢。當在目前的情況下歡迎中國留學生來美國進修的重要性被哈佛大學的理事知道之後,他們立即投票通過讓當時在美國的中國欽差大臣向中國發出邀請,請求派十個學生來哈佛就讀。不久,耶魯大學也採取同樣步驟。至於中國的女學生,則威利斯里學院 (Wellesley College) 的理事會已經給她們設立了三個獎學金。中國欽差大臣在美國的時候,受到慈禧太后的詔命特別來探訪這個學院,因為她很想認識美國婦女的教育情況。日本只是有頗為小量的女學生來美國留學,但卻後來在日本造成很大的影響,若我們記得這事的話,那麼中國 -- 同樣來自東方的國家 -- 這微細的開始或會讓人有所憧憬。但所有這些以及還有許多其他類似的行動,都完全不足以滿足現時的契機和需要。

   眾所周知,在1900年的義和團動亂中,我們的政府和私人得到了賠償。在付清了一切費用後,還有大約二千萬美元 (黃金) 在政府手上。這是1901年事變後列強與清朝和約所涉及的四億五千萬兩白銀賠償的一部份。

   過去,美國政府曾有兩次,一次對中國,一次對日本,創造先例把沒有用完的賠償退回。(這在各國中是獨有的)

   人們多次建議,這筆餘下來的錢應該像以前那樣處理。然而,許多非常熟識中國情況的美國人十分肯定,如果這些錢無條件地退回中國的話,中國會立即用到一些有害於世界和平的事情上,因而令某些問題更加難以解決,而這些問題已經令西方窮於應付了。自然,人們很容易說,如果這錢是我們的,我們便留為己用,如果是中國的話,那麼它便應歸還中國。但我們不是一樣可以合情合理地說,像許多人說的一樣,這筆錢不僅是要來重新添置受到破壞的財物,而且也可以看作是一種中國官員 -- 事實上是中國政府 -- 對美國使館人員犯下的罪行的懲罰性賠償?我們除非不退回這筆錢,若退回的話,我們有義務確定它的用途是讓同樣的動亂以後難以發生。我們是不是應該依循詹姆士校長的意見,建議中國政府利用這些退款,或起碼退款的一部份,(每年一次,將有許多年) 讓中國學生來美國接受教育?

   在前一百年,東方和西方的文明曾有猛力的碰撞。我們先是有貿易來往,然後是戰爭,再然後是外交接觸。西方國家在首都北京設立大使館,在各口岸則設立領事館;而中國也被勸服在西方國家成立大使館或領事館以照顧其人民的福利。因此,與1858年相比,時代是起了很大的變化了。那時,“中國一個全權代表在有人向他建議中國應該在外國設立領事館以照顧其在外國的人民的福利時,回答說:‘我皇統治億億萬萬人,幾個漂流到外地的人,算是什麼呢?’有人說有些在美國的中國人在金礦中發了財,成為富人,是不是應該要照顧一下呢?全權代表答:‘我皇的財富多至不能估計,他怎能為他的在外的子民挖掘到的一些砂土而費心?’”

   還是不太久之前當中國被哄接受“姊妹國家”情誼的時候,我們依靠外交方法去解決東西方的問題。可是這程序被巧妙地融入了西方長期的侵略中國和惡行,其最終結果是義和團之亂和北京外國使館的被圍。這種“外交”於1901年到達高峰,其結果是列強互不退讓。而到最後他們幾經艱辛,打破僵局,達成了協議,但幾年之後這些協議又都變成泡影了。(除了賠償金額之外) (59)

(2020/0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