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5)]
平宽译室
·我在中國的歲月 (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31)
·我在中國的歲月 (32)
·我在中國的歲月 (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73)
·我在中國的歲月 (74)
·我在中國的歲月 (75)
·我在中國的歲月 (76)
·我在中國的歲月 (77)
·我在中國的歲月 (78)
·我在中國的歲月 (79)
·我在中國的歲月 (80)
·我在中國的歲月 (81)
·我在中國的歲月 (82)
·我在中國的歲月 (83)
·我在中國的歲月 (84)
·我在中國的歲月 (85)
·我在中國的歲月 (86)
·我在中國的歲月 (8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8)
·我在中國的歲月 (89)
·我在中國的歲月 (90)
·我在中國的歲月 (91)
·我在中國的歲月 (92)
·我在中國的歲月 (93)
·我在中國的歲月 (94)
·我在中國的歲月 (95)
·我在中國的歲月 (96)
·我在中國的歲月 (97)
·我在中國的歲月 (9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6) -- 西安事變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5)

    -- 其情況和關係的研究 (1907)
   
    明恩溥 (Arthur Smith)
   
   奧士天還利用地圖顯示美國在這裡的一個獨有優勢。“我們可以見到赤道水流正正是從巴拿馬運河進入太平洋之處開始它向西的流動的,並穩定地朝著這個方向流至菲律賓群島附近,然後轉北沿著中國的海岸前進,到了日本時改了方向向東,橫過北太平洋到達美國岸邊,然後沿西邊海岸向下,直至它出發的地方。


   
   “至於氣流,雖然其確鑿位置受到氣候變化所影響,卻基本上跟隨同樣的路線,因此一樣我們可以十分可靠地加以預測。”“只要地球保持向東旋轉,而陸地和海洋又保持它們現在的相對位置的話,這些穩定永久流動的氣流和水流永遠不會停止,也必然永遠給予北美大陸在太平洋的貿易優勢。”
   
   然而,要對這些巨大天然優勢作出全面收穫的話,作為第一步,我們必先要取得東方人的好感。在所有生意來往中,好感,雖然抽象,是一項價值甚高的財富。對中國也是如此。1906年2月,在一個雜誌訪問中,太平洋郵務公司 (Pacific Mail Company) 的副總裁說:“我覺得,沒有一個種族這樣不公平對待另外一個種族,就像我們對待中國人一樣。排華法案的歷史,使任何一個有血性的中國人熱血沸騰。那些在太平洋口岸處理中國人入境事務的官員,覺得他們受市民歡迎程度和他們拒絕中國人入境的人數成正比;或進一步說,和他們對待中國人的凶暴程度成正比。然而,我們對中國人的入境杯葛正是美國貨受到杯葛的最大原因。”
   雖然這個話題在另外一個環節上已經討論過,但值得在這裡再提一下,因為我們有一個毫無依據的感覺,認為美國人雖然怪誕,但他們在中國很受歡迎。也許,當我們學到平等公義之後,可能會是這樣,但不會比這更早。三藩市這個城市在一分鐘之內便被夷為平地,因為它處在一個地理斷層上。讓我們做到我們國家的政策不再處於道德“斷層”上吧,因為這會最終帶來災禍。但除了把我們的屋子收拾整理好之外,我們還有許多事要做。
   
   在紐約港口有一尊巨大的雕像,這是由我們一個姊妹國家送給我們的。它代表:“自由照耀世界”。美國人常有一個假設,便是如果我們有一些東西要學外人的話,我們便有更多的東西可以教人。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可以有不同的解釋,特別是我們覺察到,雖然不情願,美國的理想和美國實行它的理想是兩回事。不過,我們彼此最低限度同意,在一百三十年的自治中,美國有許多重要成就,多多少少實現一些理想。包括:
   
   -- 不同的,甚而是有衝突的,各個地方政府結成聯盟 (E Pluribus Unum [合眾而一])
   -- 教會和國家完全分離
   -- 信任人民自己可以管好自己的事
   -- 成人投票權 (在某些適當限制下)
   -- 普及強制教育
   -- 個人的最大的發展和上進機會 (共和國就是機會!)
   -- 婦女較前享有更大的影響力
   -- 全面堅守和平和秩序,以仲裁方式解決紛爭
   
   雖然以上這些意念有些最先源自美國,但它們沒有國際版權。我們認為(起碼在理論上)它們值得,或可能值得,推廣到其他地方。(雖然不能說所有地方) 世界的進步,常是接受和採用新意念的結果,而今天一部份這些意念是從來沒有被這樣深刻地思考過的。
   
   正當歐洲三個主要國家因政府和教會的利益協調爭執得不可開交的時候,美國還是置身事外,平靜得有如夏天的海洋一樣。我們上述談過的問題並非純是西方的或東方的問題,而是屬於全人類的問題。(55)
   
   

此文于2020年02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