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金钱观/雪峰]
生命禅院
·对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的欲加之名何患无辞
·致临沧市临翔区森林公安/雪峰
·祈愿上帝给家园恩赐几位善于外交的禅院草/雪峰
·三分院非暴力不合作实况报道后记/神功草
·友好的协谈/恒德草
·生命禅院的二十六个不动摇/雪峰
·毛主席的这些教导应当牢记/雪峰
·向地方政府道歉 请政府给我们指一条路/雪峰
·危机时期对家园的任何帮助弥足珍贵/雪峰
·中华民族难道不愿有位大思想家吗/悠缘草
·日本木之花代表Michiyo与雪峰交流及四分院生活照/同心草
·风物长宜放眼量/雪峰
·通告:接受政府指令 解散生命绿洲/雪峰
·解散家园步骤/雪峰
·希望政府千万不要逼得太急/雪峰
·请家园每一位陈述解散家园后的困难/雪峰
·政府不讲信用 欺人太甚/雪峰
·谨防地方政府阴谋/雪峰
·庄严宣告:生命绿洲不解散了/雪峰
·试问云南地方政府九个问题/雪峰
·致楚雄市原三分院房东的公开信/雪峰
·现阶段中国可否局部实行共产主义/雪峰
·我们不要政府同情怜悯 只要宪法赋予的权利/雪峰
·云南省副省长丁绍祥与生命绿洲遭受的迫害有关/雪峰
·原形毕露后的极品下作狗急跳墙/悠缘草
·保住共产主义生态社区的价值和意义/雪峰
·邀请媒体和专家学者来体验共产主义生活/雪峰
·打压第二家园者必将成为人类的千古罪人/雪峰
·法新社记者Tom 在生命绿洲体验及与创始人雪峰交流照片
·坚信严寒过去,就是春天/秋实草
·给临沧市临翔区忙畔乡政府的请求书/雪峰
·建议把第二家园纳入临沧生态文明典范计划/雪峰
·危机面前禅院草们为什么气定神闲/雪峰
·Invit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Largest Project in Human’s History
·Invitation to the Media, Experts, and Scholars Come and Experience the
·要求楚雄市地方政府还回我们的三分院/雪峰
·金钱激励和理想激励谁更有效/雪峰
·你敢有远大理想吗/雪峰
·猪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人呢/雪峰
·建设绿色中国,已迫在眉睫/秋实草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1)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2)
·The 3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BEFORE)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2014当是翻天覆地的一年/雪峰
·森林公安车辆堵塞了家园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悠缘草
·森林公安限制了宪法赋予我们的自由/雪峰
·读万民草《新时代赋予的机遇与挑战》感受/雪峰
·森林公安用高音大喇叭向我们做法制宣传/ 袭黛草
·迫害升级 森林公安预谋杀人/雪峰
·共产主义的优越性将无与伦比/秋实草
·自始至终坚守文明法则/雪峰
·爱充满心间充满家园/雪峰
·新生事物的成长一定要经过艰难曲折/雪峰
·五蕴皆空 回归零态/雪峰
·这是整个人类的堕落——生命禅院告世人书/雪峰
·共产主义就是人间天堂/秋实草
·面对野蛮和违法 我的态度/雪峰
·一分院今天上午收到的通告
·有家可回的兄弟姐妹先回家吧/雪峰
·不懂法规的《通知》/娇娥
·生命禅院雪峰是不是太狂妄/娇娥
·为什么“没有雪峰,人类就没有希望”/百川草
·对雪峰“没有我雪峰,人类没有希望”的一点认识/逍遥草
·一分院面临全面断水断路断电/爱恋草
·对第二家园实施遣散的派出所信函内容/佛义草
·雪峰的反思 自贬 忏悔 道歉/雪峰
·深刻认识政府遣散第二家园的合理性/雪峰
·共产主义新生活模式一定要保留/秋实草
·上帝啊 你不管我们了吗/雪峰
·上帝啊 你不管我们了吗/雪峰
·向着净土圣地继续跋涉攀登/雪峰
·就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现状向全社会汇报/雪峰
·春天来啦/雪峰
·向世界各国寻求生存和发展之路/雪峰
·Re: Seek the Possibilities of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
·从“雪峰肯定是要被抓的”谈起/雪峰
·人心善,人心美,就是天人合一/秋实草
·现阶段中国可否局部实行共产主义
·写给把生命禅院说成“邪教”的人们/ 雪峰
·就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现状向全社会汇报
·2014当是翻天覆地的一年
·即将离别桃花盛开的第二家园
·泪洒云南 /雪峰
【第二段历程文章】
·生命禅院第二段历程禅院草启程词/ 雪峰
·第二家园发展战略构思/ 雪峰
·以后跟着我走的必须是仙佛
·超越时空 升华为仙 /雪峰
·超越时空 步入佛境/雪峰
·让我们来读无字天书
·让我们来读无字天书(2)/ 雪峰
·靠精神支撑活下去
·禅院草又从蛮荒开始/ 雪峰
·沉湎于过去无异于慢性自杀 / 雪峰
·喝着苦涩的致癌水努力生存的禅院草/ 雪峰
·家园发展不改初衷
·家园就是你的家
·支持和响应政府的《环境保护法》
·寻找天国亲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命禅院的金钱观/雪峰

生命禅院的金钱观

   

雪峰

   

    金钱是财富的象征,生命禅院需要财富,需要物质财富、精神财富、心灵财富。

   

    但是,当金钱转化为货币时,它只是交换流通领域的一种符号,一种媒介物,一种契约,就跟结婚证、身份证、合同等一样,大家认可它,它就代表财富;大家不认可它,它就是一张废纸。货币代表财富,但货币本身不是财富,当货币代表不了财富时,货币还不如卫生纸,就像2009年的津巴布韦货币那样,百元钞票还抵不上一张卫生纸。

   

    生命禅院的金钱观是,逐步不要货币,常驻家园的禅院草不接触货币,这一点我们十年前就基本上做到了,家园里只有一位禅院草负责保管货币,采购人员使用货币,其他禅院草基本上不接触货币,于是,禅院草之间再也没有金钱货币往来,当人与人之间没有了金钱货币的厉害关系时,相处就简单轻松容易了,就格外和谐和睦祥和了,十年来,禅院草之间一直相处亲如一家,亲如兄弟姐妹,亲如知己知音,除了生命品质升华之外,禅院的金钱观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目前,因为禅院外部是靠金钱推动一切生产活动的,靠货币实行物资商品交换的,所以禅院不得不拥有货币,不得不拿货币去市场上换来所需用品,但当禅院这种生产和生活模式逐步扩大时,货币将逐步走向消失,比如禅院需要电,就得交电费,但是,当电站的工作人员成了禅院草,他提供电,其他人给他提供吃穿住行,安排生老病死,如此,电费就不用交了,用电领域再也不用拿货币交换了。再比如禅院草需要衣服,只好拿货币去换来所需衣服,但当制衣厂的工人们都成了禅院草,他们生产衣服,其他禅院草给制衣厂的禅院草提供所需一切,如此以来,禅院草穿衣服也不需要用货币交换了,以此类推到各行各业,就可以解决全社会的需求,货币就消失了。

   

    生命禅院的另一个金钱观是,禅院草不向别人借钱,也不借钱给别人。禅院草把自己拥有的一切全交给了家园,家园给每一位禅院草提供所需的一切,于是,谁要向禅院草借钱,对不起,禅院草自身没有一分钱可以借给他人,禅院草的一切所需由家园提供,当然啦!他也没必要向任何人借钱。这一观念和做法,让人人免除了许许多多的烦恼和痛苦,不再欠债,不再有生活上的压力,与人相处成本很低,“不求人情到处好”嘛!

   

    没有金钱货币了,贪官也没有了,想贪污没地方贪呀!也没机会贪呀!生活在家园的禅院草没机会接触到钱,怎么贪?即便有机会贪,贪来干什么用?怎么用?有钱你花不出去,上百双眼睛盯着你,而你所需的一切由家园提供了,你要钱干嘛用?你想偷偷地给自己买点好吃的好用的?门都没有,如此做了,马上将名誉扫地臭不可闻,在家园将无立足之地。还有,禅院草之间相互不送礼品,相互不能结党营私,其实,你想与某一位结下深交,没用,也没必要,因为将来有256处家园,最多三年后分别调离到其他分院了,或许从此一辈子再也见不着了,相互结下私交有什么用,还不如跟每一个人保持良好关系的好。

   

    生命禅院里会不会出现当官的贪污腐化搞排场奢侈浪费的情况?首先,生命禅院里就根本没有当官的,现在最大的官是总院长,其次是分院长,从世俗的角度看,哇呀!院长就是官呀!其实不是那么回事,之所以叫院长,只是附和一下世俗的称谓,但其实质是,是“总仆长”,是“分仆长”,这个“仆”就是仆人的“仆”,总院长就是生命禅院里奉献付出最多的仆人,分院长就是生命禅院里不仅付出奉献多还对每一位禅院草关爱关心关照最多最贴心的仆人,请大家想象,这样的“官”会去贪污腐化吗?再说,钱不在院长手里,采购东西由专人负责,院长想贪污也没机会呀!这就像家园里从不发生偷盗事件一样,你即使能偷,偷来以后你往哪里放?你怎么用?你的房间不属于你,房间由专人负责清扫整理,你敢把偷来的东西放在自己的房间吗?大家在公共食堂一起吃饭,一起劳作,一起活动,你怎么用偷来的东西?

   

    一个良好的程序运行,不仅需要全体成员具备高尚的品德和修养,更需要一个高效有序合理合情合法的程序,对此,作为生命禅院导游心中非常清楚,也能做到游刃有余,为什么?很简单呀!没什么需要绞尽脑汁搜索枯肠研究历史交流考察思索的,直接拷贝天国千年界模式即可,这样,不仅每一位禅院草能过上开心、快乐、自由、幸福的美好日子,最终每一位禅院草最低限度离开人间后可以前往仙界——千年界。

   

    2020-02-13

(2020/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