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20下) 2]
胡志伟文集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20下) 2

    那屈氏听了,忙跳下火箱,两眼流泪,双膝跪倒,说道:“恩人,你这一番心肠待我,真叫我粉身碎骨也报你不尽了。我每常感你的恩,不过想以贱躯相报。今日恩人既这样说,断不及于乱了。但你活我之恩,与生我者并,我也无可报答,我认你做个恩父罢。不尽之恩,生生世世为犬马补报。”
   
    说着,就叩下头去。宦萼忙起身拉住,道:“你请起来。既如此,我同你认做兄妹就是。”
   
    屈氏道“我认恩人做父,还是过分,怎敢说兄妹?恩人若不稀罕我做女儿,下次我也不敢受一丝毫恩赐了。”


   
    宦萼见他心真话急,也就受他了四个头,认了父女。
   
    且说那牧福,他问过屈氏数次,屈氏回他宦萼并不曾沾身,他心中不信,道:“他我非亲非故,他若不图这些儿风流勾当,他为何肯这样竭力照看?”
   
    这日,他在外边偶然回来,见院子里拴着马,知是宦萼在房中。天气冷,他两个小厮在厨房中烤火。牧福才要避出,见院子里没人,心中想了想,悄悄到窗下来窃听他二人举动,看每常屈氏的话可真。听了宦萼的这些说话,汗流浃背,赧愧无地。暗想道:他倒这样怜爱我,我自己反不惜皮毛,禽兽何异?我素常疑妻子是诳言,谁知他竟是这样一位盛德君子。忙忙跑了进来,也流着泪,向宦萼跪下叩头,道:“恩人,你恩德如天。我是不成人的料,无答报之日。我祖父阴灵也感恩人的恩私。今日恩人这样的大恩,怜念我,保全我夫妻名节。我从此若不改过,真是畜类不如了。”
   
    宦萼拉住,道:“你果然能改过,替你祖宗父母争口气,胜如报我了。我别的不能,一年衣食我照旧供给你。”
   
    他夫妻二人又叩谢了。宦萼归家。那牧福感恩无地,后来竟果然戒了赌。【此一部书中写好赌者多人,而能改过者,只戴迁、牧福二人。足见人之趋于下流者易,改过上进者难。】每每恨既往之非,常常暗中流泪。
   
    屈氏次日雇轿子,老家人随着,到宦家来,拜见宦老夫妇为祖父母,拜侯氏为恩母,向小娥为次母。宦老问儿子他来拜认的缘故,宦萼先述他二人父母的履历,次及他丈夫不肖的话。后说因儿济他的贫穷,故他感恩拜认,宦实也就信了。屈氏恐埋了宦萼的好处,感恩的心重,竟不避羞,当着众人,将他舍身报恩,宦萼坚拒,不乱始末原由,细细告诉。【赢氏在县堂不避羞直诉者,恨入骨髓。屈氏对众人不避羞细告者,感入肺腑。其理一也。】宦实大惊异道:“我不过只说儿子变成了好人,行些善事,谁知竟造到坐怀不乱的地位,真跨灶之子了。”
   
    老夫妇喜欢不用说,侯氏、小娥阖家大小,无一个不赞扬他的好处。宦老夫妇也怜念屈氏是好人家儿女,与了许多的东西。侯氏是恩母了,越发不用说得,留了酒饭。小娥也有所赠,屈氏竟满载而归。四时八节时常接唤,宦萼月月不断与他送柴送米,添补衣服。宦萼间或到他家来,竟像嫡亲父女,连戏话都不说了,屈氏敬他如亲父一般。那牧福借妻子的光,也认了翁婿。
   
    过有年余,屈氏的父亲屈攀桂升了南京通州知州,到京城来见上台,找寻着了女儿、女婿。见女婿家业荡尽,要带他夫妻同往任上去。屈氏虽不好对父母说那舍身的话,只说穷极寻死,遇宦恩父救了命。如何照顾一家衣食,如何接唤如嫡亲父母一样,如何宦老夫归并恩母疼爱与东西的这一番周济,详细说知。那屈攀桂感激不已,登门拜谢,送了许多广东土物。宦萼也送下程请酒,两下亲家称呼。仰氏同女儿也拜谢艾老夫人,亲母侯氏、向氏,然后才一齐往任上去了。【屈氏随父母到通州,此后伸而不屈矣。】那宦萼一日在贾文物家拜寿,钟生、童自大、邬合都在那里。贾文物备了极丰盛的酒席款待,并无一个外客。饮酒中间,钟生笑向宦萼道:“我与长兄忝在至戚,同饮亦多次矣,总不曾见长兄一大醉。但恨弟一蕉叶量耳,不能奉陪。长兄约略也能饮多少?”
   
    宦萼见钟生赞他的量,一时豪兴大发,哈哈大笑道:“弟不敢瞒亲家说,酒色二字中,弟可称一员骁将。酒之一物,弟自幼即能豪饮。醉亦有之,然而酊酩则未也。酒后性刚则有之,若云酒狂乱性则未也。至于能饮多少,倒从不曾较过。”
   
    贾文物正想让他酒,遂道:“大哥尊量,弟亦不能窥其底际。今日弟之贱降,承众位光临在舍,钟兄又欲见吾兄之量,何不一较之?将舍间所有之觥盏,大哥各饮一杯,何如?”
   
    宦萼道:“贤弟取来,我吃了看。”
   
    贾文物叫家人进去将大小各样杯斚皆取出来,摆满了一张大几。内中有一个金镶沉香桶,约盛五六斤。又一个雕花大面爵,可盛四斤。其余则金杯玉盏、玛瑙、琥珀、玳瑁、犀角、象牙、海蛋、海螺、竹根、倭漆、螺钿、银爵,或大或小不等。童自大看了,吐舌道:“哥,你这些东西得好两千银子才制得来,叫我就不做这呆事。吃酒只要酒好,就是磁杯也吃得醉人,何必费这些闲钱?”
   
    【他此话,富贵人论之,定谓其吝而呆,道学人论之,诚至理也。以精金美玉为器,而贮以柴茅村酿,能使之佳否?】邬合道:“贾老爷是素富贵行乎富贵,老爷所说是成家守业的话,各人志向不同,如何一例论得?”
   
    【篾得通。两家都奉承到。】钟生见拿出许多酒器来,笑道:“若论这些酒杯,将盛百斤,如何吃得?但凭宦长兄尽量而止。我辈相契,不过适兴而已,岂必强之以难。”
(2020/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