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胡志伟文集
·在香港的五四中學校友
·第二十一集目錄
·中國古今稿酬考
·今古茫茫貉一丘 功名常笑爛羊頭
·精彩紛呈、火花四濺的兩岸關係研討會
·從百年來國家元首薪俸說起
·外交部怎樣變成援交部
·勞苦功高的饒漱石為什麼不能平反?
·有關琉球主權與日本核試驗的官式答覆
·《十大超富發家秘史》序
·毛澤
·第二十二集目錄
·陶勇譚甫仁劉培善的離奇死亡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國民黨烈士趙仲容後人在台灣的遭遇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銅鑼灣書店倖存者的遺言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訪台灣畫家林智信
·成都《當代史資料》回收事件
·第二十三集目錄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色與戒》序言
·戴雲龍口述自傳
·光風霽月的文人--羅孚
·《琉球是中國的》序言
·第二十四集目錄
·光環背後的吳弘達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惡鄰包圍下的中國
·《文革詩詞評註》紐約發布會紀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另類文革秘聞集《戚本禹回憶錄》
·第二十五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虎王神駿 華夏之寶
·李波被绑架內情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我所認識的金鐘
·鴉鴉烏的香港中文水準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第廿六集目錄
·第廿六集目錄
· 我所認識的譚仲夏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怎樣對付惡鄰?
·文學名著盡皆真人真事
·《姑妄言》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第廿七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方丹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初探
·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初探(續)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第廿八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何志平
·齊世英齊邦媛父女筆下的現代中國痛史
·立法院秘書長陳克文日記披露的黨國秘聞
·不要隨便誣告別人抄襲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上)
·第廿九集目錄
·當代的文天祥——趙仲容烈士入祀忠烈祠
·泛論港台兩地的退休金迷思
·眼鏡大王胡賡佩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第三十集目錄
·香港寫稿佬的辛酸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喻舲居何許人也?
·【附件1】徐伯陽致前哨總編函
·【附件2】梁錦興致前哨總編函
·【附件3】徐伯陽短函
·為什麼要研究豔情小說?
·第卅一集目錄
·歷史上引狼入室的惡果
·年金改革師承「打土豪分田地」
·我在救總服務的日子
·第卅二集目錄
·從狗官劉文岛誣陷于百溪案回顧國民黨怎樣失去大陸
·懷念最後的青年遠征軍戰士徐伯陽
·第卅三集目錄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關鍵人物吳兆麟
·第卅四輯
·建議喜靈洲島興建造紙廠解決本港廢紙困境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
·撰寫小說竄改歷史為祖宗翻案
·金庸覲見鄧小平
·第卅五集目錄
·與狼共舞 欲哭無淚
·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從石棺藏屍案與李裁法案證實台港之間引渡疑犯並無阻礙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把阮大鋮的貪財好色以及毛氏寡廉鮮恥描述得淋漓盡致。阮大鋮貪圖毛氏賠嫁的妝奩豐富中,又喜歡她在枕席之間的風騷淫浪,非但不將她休回娘家,還同她生下兩子。然而
    那阮大鋮的正妻毛氏只有正室之名面無伉儷之實,又年老了,阮大鋮整年不到她房中一次。她天性自幼淫賤,老來這癟牝中竟不得稍嘗雞味,越覺難過,但說不出口,真是啞巴吃黃連,苦在心裡,卻也無時無刻不想此處。阮大鋮有一個心愛的家奴,名字叫,做苟雄,係北京大名府人氏。三十來歲一條大漢,身材膂力都好,又會些武藝。阮大鋮當日在北京時,見苟雄時常在街上使拳棒化錢財,看上了他,收在身邊做個親隨。他也自已行事不好,恐人暗害,特特抬舉苟雄做個護身的心腹。帶到了南京,時常叫他上邊來取東取西,毛氏便看上了他這漢仗。又知他有大力,一心思想要以她褲檔中黑松林裡,似眼非眼,似嘴非嘴的這件癟物犒賞他,【主母以此物犒賞家奴,真是異典。】卻不得其便。
    一日,毛氏偶然到嬌嬌住那房中走走。到了院子裡,見花臺上一塊太湖石掉了下來,叫,丫頭道:『你去叫了苟雄來。』不多時,苟雄來到。毛氏道:『那塊太湖石掉了下來,你擱了上去。』苟雄走到跟前看了看,約有百餘斤。毛氏也走了來看,苟雄把上衣脫了,只穿短衫,雙手抱起那石頭來往上放。他因使力胸脯腆著,下身未免就往前挺起。毛氏有心,見他褲檔中一團凸起,好生動火。心生一計,向丫頭道:『我一時肚疼起來,你去生個炭火,拿陳年六安茶泡一壺來我吃。』丫頭去了。苟雄放好石頭,也穿衣要走。毛氏道:『你且來著。』他走到房中一條春凳上睡倒,道:『丫頭不在這裡,我肚子疼得很,你替我揉揉。』苟雄意思不敢,毛氏道:『我還養不下你來麼?家人同兒女一般,怕甚麼?』苟雄只得伸手去替她揉。纔揉幾下,她道:『這沒用。我有這個病根,【乃騷根,非病根也】每常痛起來,老爺拿光肚子替我一熨就好了。你也來替我熨熨。』她果有此病,醫生大得便宜】苟雄笑著不敢上前。毛氏急了,把褲子脫下睡倒仰著,道:『快些,快些,我要疼死了。』【倒怕是要癢死了】那苟雄見他如此,知他是要如此如此之意。若不如此,恐他反怒。況他一個壯年無妻小夥,見毛氏之物雖毛多而癟,到底是個婦人之具,陽物也就大舉,也不管甚麼名份尊卑,扯開了褲子,扛起腿來,就攮了進去,盡力大弄了一陣。
    毛氏久違此物,連丟二次。怕丫頭送茶來,叫他歇了出去。毛氏見苟雄不但力大身強,且那一根厥物也出類拔萃,生平嘗所未嘗之美物,豈但強似當年之表兄,還覺大勝今日之夫主,喜出望外,時有厚贈。但是阮大鋮不在家,就悄悄叫了他來,到嬌嬌那房中去行樂。丫頭也都知此事,因受了主母厚賞,故不曾洩漏,也相厚了許久。


    不防馬氏一日到毛氏房中來有話說,不見毛氏。問丫頭們,都不做聲。馬氏道:『這丫頭們怎都啞了。問你奶奶在哪裡,怎不答應?』那丫頭沒得說,答道:『奶奶往嬌姨房裡去了。』馬氏動疑道:『往那空屋裡去做什麼?』也就到那屋裡來。推門進去,見苟雄扛著毛氏兩隻腿,在一張椅子上操弄呢。毛氏大驚,推開苟雄,也顧不得羞恥,精屁股跳起來,拉住馬氏,跪下道:『好姨娘,你看我素常待你不薄,你千萬不要對老爺說。以後你不論要甚麼,我都會給你。就要我的肉吃,我也情願。』【但恐肉騷臭,吃不得。】那馬氏連忙拉起毛氏,道:『好奶奶,你待我恩典還少麼?我肯壞你的好事?你只管放心。我要洩露了你的事,不得好死。我去,你只管放心取樂。』就假意要走。毛氏又拉住,道:『好姨娘,你雖這樣可憐我,找到底不放心。須得你也同他弄弄,我才信得過。』咐耳在上,道:『他的本事比老爺強幾十倍呢,弄得快活到心眼兒裡頭去,你試試看。』馬氏道:『這如何行得?我不說就是了。』那毛氏又跪下去,道:『好姨娘,你不依是不肯可憐我了。我跪著,看你可過得意去。』馬氏見他這樣下氣,又見那苟雄也精光著跪在旁邊,只是叩頭,腰間那活又粗又長,紫威威,沈甸甸,好不怕人,心愛得了不得,忍不住笑吟吟的道:『奶奶,你請起來,再做商量。』毛氏見他口軟,站起,向苟雄道:『你還不謝姨娘呢。』那苟雄磕了個頭,爬起,大膽上前,一把抱住,放在條春凳上,就去脫褲。馬氏口中道:『我不消,你留著精神服事奶奶罷。』說著,已被他褪下,弄了進去。苟雄盡力弄了有一個時辰,馬氏丟了數次,那癲簸哼唧,淫聲浪語,連毛氏都看得肉麻起來。
    寫毛氏從小淫出軌,婚後跪求丈夫饒恕,二十年後猶紅杏出牆勾引丈夫的親隨,還拖馬姨太落水,滾作一團,前後呼應,涓滴不漏。
    作者對淫婦的心理描寫也是活龍活現,無斧鑿痕。如第23回寫土豪易於仁的妾侍鄒氏窺破易妻袁氏與健僕苗秀、谷實通姦,還同三個婢女混帳,乃向丈夫告密。易于仁酒醉後痛毆三婢,袁氏出來勸解。易于仁一跳八丈罵道:「無廉恥的淫婦,還來護衛她們什麼?虧你有臉出來說話,吃魚又嫌腥,養漢又拋清就是你了,你沒有同苗秀、谷實弄麼?你還同焦氏那淫婦兩個弄,馬蚤兒、小良兒兩個淫婦推,你當我不知道嗎?」袁氏見他說的對住了針眼,深恐丈夫天明後會「碎剁了這幾個淫婦」,便狠下心來動了殺機。
    時將三鼓,眾人都歇息。袁氏同焦氏、馬蚤兒、水良兒,在西間屋裡悄悄的道:『這件事他怎得知得這等詳細?明日果然拿她兩個審問起來,設或招出,我六個人的命都難保。他那惡性子是說得出就做得出的。古人說,先下手者為強,捨了他一個,救了我們眾人們罷。』馬蚤兒道:『我們不敢主張,聽恁奶奶的主意。』袁氏又想了一會,就算著未必便得死,從此便斷絕了這條路,再沒得適口的了,發個狠道:『罷,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但我們下手不得,你倆悄悄的開門去叫苗秀、谷實來。』不多時來了,袁氏把易於仁的話向他倆說了,道:『這是如今不好了,除非是殺了他,我們才得生路。你兩個怎麼說?』那苗秀、谷實是鄉村中的坌漢,一點世事都不知的。【卻會幹事。】他倆曉得甚麼叫做利害?聽得明日要處治他,不知是如何的刑罰,遂道:『奶奶吩咐怎麼的,我們就怎麼的。』袁氏道:『我想來要勒死摀死,恐人看出形跡。我當日在家做女兒,聽人說故事,說一個女兒謀死丈夫,耳朵裡釘了一根釘子,再看不出。除非是他這個法兒才妙。【不意袁氏竟善於學古。大約她聽人說書,未必皆是謀殺丈夫之事,其話必多。而她獨學了此一事來,然不足異也。如聖經賢傳所云忠孝節義之事不少,人皆不學。其奸臣逆子兇惡之事,而人多效之。奸猶袁氏之聽古也。】但我們下不得手,恐怕他跳起來,拿不住,那益發不好了,故此叫你兩個來。』他二人道:『這值甚麼,大呆子水牛還容容易易的宰呢,何況一個醉人。【以主公比大水牛,妙譬。然而易於仁也只算得水牛。】可有釘子尋根來。』袁氏道:『釘子倒沒有,前日一根斷火筋我撂在簸籮裡,大約也用得。』尋了出來,遞與苗秀。苗秀看看道:『好得很,比釘子還好,只怕他叫起來,人聽見怎處?』向谷實道:『你先摀著嘴,等我好釘釘。奶奶同眾人按住他的身子,不要給他動。』苗秀要了個棒槌拿著,遂一齊到了東屋。
    袁氏同三個婆娘將他按住,谷實忙摀著嘴。易於仁醉眠如小死,一毫也不知。苗秀將火筋放入耳中,一棒槌就釘將進去。易於仁達掙也不曾一掙,就完帳了。【刻薄一生,苦掙銀錢,臨死還掙些甚麼?】袁氏恐他耳中流血,用棉花填入塞緊,一毫不露痕跡,悄悄打發二人出去。時已五鼓時分,故作驚慌之狀,大哭道:『不好了,老爺說心疼,此時一覺就睡死了。』
    把盜賊的女兒袁氏從娘家帶來的兇悍殺氣到出嫁聚眾淫亂,最後殘忍下手謀殺樣夫,承上啟下,一氣呵成,脈絡分明。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 全文完
(2020/0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