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中)]
胡志伟文集
·賴璉在美組織千人反共大會
·虎報記者官至聯合國的司長
·聯合國是個超級間諜窩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陳炯明枉殺功臣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鯉魚門的霧》
·充滿血淚的紀錄
·火車上難民擠成沙汀魚罐
·泥獰、齷齪、死亡、傳染病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一幅險象環生的流民圖
·在危難中堅信抗戰一定勝利
·中日雙方力量對比懸殊
·舒巷城在美軍駐華機構任過譯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陳孝威先生行述
·泰寧中將鎮守使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主張盟軍先擊敗日本會師
·義不帝秦,道宜存魯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騙子說:這個世界沒有真相
·獲獎有竅門:有錢花錢,沒錢賣身
·大陸形形色色文藝獎項的評選黑幕
·人人向錢看齊 個個見利忘義
·一個暴發戶的豬狗畜生行逕
·一個瘋狂、瘋狂、瘋狂的世界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活到四十四還娶不上老婆
· 拖欠陳蝶衣數十萬書款賴債
·列寧嫖娼患過梅毒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
·極有民族氣節和風骨的領袖
·拉鐵摩爾讚蔣公比羅斯福邱吉爾更有遠見
·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羅斯福讚蔣為「剛毅不屈的領袖」
·尼克森一度同意中共武力攻台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斯大林向毛澤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史迪威棄軍逃往印度
·曼娜回憶錄
·曼娜回憶錄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中)


   
    大筆勾勒守財奴的嘴臉
    看了叫人噴飯。另一個死黨童自大號稱童百萬,是南京城中數一數二的財主,雖算不得奇蠢,也有三分呆氣,既是一字不識,卻又半錢難捨。他嘀咕:
    「以為做了監生回來,便是朝廷家的大官了,就可以發財。要我收了許多家人,做了一頂大轎。」指著那轎子,道:「這不是麼?我的骨身又沉,因轎大了,出門定要三四個轎夫才肯抬出城,略遠些定要六個人輪班才肯去,多費了多少瞎錢。你不見我如今出門只是走麼?除非人家有轎馬的封兒(指紅包),我才坐了轎去。那時趁著一時倒運的興頭,請官府,拜當道,白花了幾百兩。」把舌頭一伸,道:「你當少麼?白晃晃的好幾大包呢。誰知一毫利益也沒有。雖弄了張國子監的敕書,供在家堂上,又吃不得,又穿不得。揩屁股又有字,糊窗戶又花裡胡哨的。我聽得人說,那東西看了消災。你長了這樣大,可曾看見過?我取出來你看看。」

    鄔合忍住笑,說道:「不消罷。那是老爺鎮家之寶,恐汙損了了不得。」童自大連連點頭,道:「也是,也是。」又道:「人因我是監生,又有幾個錢,都假意奉承我。雖然是當面叫聲老爺,背地還是老童、童臭的叫。究竟往人家去吊紙,我也體體面面的,還只打兩下鼓,吃戲酒戲子還不來參場。只不過晚上去哪裡赴席回來,打個候選州左堂的體面燈籠。初一十五家堂燒香,穿穿鷺鷥補服。清明重陽上墳去,戴頂紗帽嚇嚇鄉下人。上秋到莊子上收租,抬頂大四轎,門上貼個大紅封皮,除此以外再沒有燥皮處。在衙官求個份上,還千難萬難的不依。」他把腳跌了兩跌,發恨了一聲,道:「把我整整氣了這兩年。如今把些家人都攆到莊子上種地去了,也不相與人了,一日該用十個,省下五個,要補起這些數來才罷。」搖著手道:「如今我乖了,不上你的當。我現鐘不打反去煉銅,還想甚麼說人情翻本呢。正是像人說的那樣,不願柴開,中求斧脫。」
    只見那童祿拿方盤托了兩碗菜,兩個小菜碟,擺下說道:「只留了老爺一個人的飯,沒有多的,將就拿茶泡泡,同鄔相公勻著吃罷。」鄔合看時,一碗中是四五塊臭醃魚鋪在碗底上,一碗中是一塊冷豆腐,面上放著一撮鹽。一碟是數十粒炒鹽豆,一碟是十數根醃韭菜。童自大道:「這白豆腐只好自用,如何待客?」向童祿道:「你拿一個錢,到香蠟鋪中買些香油來拌拌。千萬饒兩張草紙幾根燈草來,不要便宜了他。你到當鋪裡要個錢去買,不要上去要,好惹奶奶說破費。」那童祿就拿著那盛豆腐的碗走。童自大道:「客在這裡,就拿著碗跑,成個甚麼規矩?拿個別的傢伙買了來。」童祿道:「拿個傢伙去買,倒沾掉了一半,還當是我落了半個錢去的樣子呢。放在這裡頭還見眼些。」童自大連連點頭,道:「好好。倒也是當家心。」童祿去了,童自大對鄔合道:「兄每日在宦公子處,自然吃的是大酒大肉,我每日家常吃飯只是一品鹽豆,隔著三五日買塊豆腐拌拌。今因兄在此,奶奶替我做人,不但有豆腐,又且有醃魚。這魚是她留著自己受用的,我每常摸還不敢摸它的呢。」鄔合道:「賢慧的奶奶,支人待客真是難得。古人食不兼味,豆腐一味就盡夠了,何必要魚?老爺這就算太過費了。過日子的人家當省儉為妙。」童自大道:「兄可謂知心之言。然而待客不可不豐。」
    說話間,童祿買了油來,拌了豆腐,每人吃了一碗多些茶泡飯,那幾塊魚鄔合也沒敢動他的,他也不讓。吃畢,吩咐童祿道:「剩的豆腐賞你吃了罷。把這碗魚同這兩張紙燈草送與奶奶去。魚是有塊數的,要交明白了。」那童祿骨嘟著嘴,鼻子孔裡笑著收了去了。鄔合道:「明日早間老爺可到宦老爺處一拜,晚生在彼恭候。」立起身來。童自大道:「我明日去是走還是坐轎?」鄔合道:「自然是坐轎才成體統。」童自大道:「他家若沒有轎馬封兒,豈不白折了轎錢?」
    活生生一個守財奴的吝嗇相。直至宦、賈、童三人在蔑片鄔合撮弄下義結金蘭時,其盟文居然寫著「某等向係異姓,今結同盟,只願同年同日生,不願同年同日死」,「今日富貴相當,故結弟兄之社。他年豪華不敵,定散手足之盟,上告蒼穹,願鑒同志」,代筆的秀才干生故意作了一篇譏誚戲謔的文字,可是利慾薰心的童自大還得意洋洋道:「如今人家的親戚弟兄為幾個錢還像生死冤家,況結拜的酒肉弟兄,不過圖些東西肥嘴。無緣無故,同起什麼生死來?這樣沒道理的胡說豈不可笑」。愚昧的宦萼也道:「果然,你這話說得有理之極」。童自大又說:「有錢相聚,無錢散伙,可不妙乎也!我因二位哥有錢勢才來拜把子。若是兩位兄倒了運,我還同你作甚弟兄?同胞骨肉尚如此,何況區區酒肉盟。」也不恥於自暴其醜!
    書中的吝嗇鬼還不少,另一位財主竹清,他只夫妻兩口,又無多人,間或買斤肉來,何妨公明正氣收拾來吃。他生怕有人來看見,搶去吃了一般,弄一個小廣鍋,在床後馬桶根下炒熟,揀好的落起些來藏了,餘的剩出來,關了房門,兩口子如做賊似的,忙忙偷吃了才開門。等竹清外邊去了,她將那所藏之肉拿出來獨享,每每如此。
    一日他生辰,哥哥家送了四斤肉,兩尾魚,兩隻雞,兩盤麵與他來做生日,他哥哥嫂嫂姪兒姪媳都來拜夀,竹清陪著大舅內姪在堂屋裡坐。這黃氏把那肉割了有四兩,炒了一盤,將那雞頭雞翅膀雞腳去了,下了炒做一盤,魚尾巴去下小半截來做了一盤,別的忙忙收起,將些白水著些鹽下了一撮麵,【看書者勿形容太過,此類人世竟有之。】每人剛有大半碗,叫拿出去款待哥哥姪兒。他嫂子看不過,說道:「姑奶奶,外邊三個大人,這一點子哪裡夠吃,少還罷了,你湊四個盤子也好看些,不尷不尬,三個成個甚麼樣子?」他艴然曰:「誰不叫他送四樣來的,他只送了三樣,那一樣叫我哪裡變去?」 【責人則明,責已則昏,真有此等人】他嫂子道:「不論片粉也罷,或韮菜白菜之類,那能值幾個錢,添一盤便了。」黃氏皺著眉道:「可憐見的,家裡要半個刮沙的錢也沒有,拿甚麼去買?」他嫂子又道:「那肉還多哩,再割些下來,做不得一盤麼?」她聽了,由不得那眼淚撲簌簌往下滴,道:「先割那一塊,比割我身上肉還疼呢,還叫我割,你們不是來替我做生日,是要來送我死了。」 【先是皺著眉哭窮,後方墜淚捨不得,寫盡吝嗇醜態。】他嫂子見他這個光景,也不好再說,任她拿了出去。竹清把盤子品字放了,【異想。】只陪著舅子內姪吃完了那半碗麵,也不叫添,也不再讓。【可謂夫婦同心。】眾人只得放筷,還剩了些骨頭魚刺之類,他忙忙收進,藏在抽屜內。他嫂子也知機,料想坐著也沒用,決無再留他們吃的事了,肚裡有些饑餓,就帶著媳婦要家去。黃氏心中暗喜,也並不假留一聲,送到門口,看他坐上了轎,見轎夫抬起來了,他才說道:「我要收拾飯待嫂子呢,你又不肯大坐坐,【等抬起轎來才說,妙極。不抬起,尚恐其回來也,將鄙吝人說得無立身之地,然此等人竟又之。】空空的回去。」
    將到滿月,他大舅同妻子商議道:「妹子這樣大年紀才得了個外甥,前日替他做三朝,把妹夫的腿幾乎摔折,我倒很不過意。如今滿月了,我再約些親友攢些份資,一則賀喜,二則替他起病,你道好麼?」他妻子道:「前日三朝,姑娘睡倒了,是我在那邊照料,還成個樣兒待那些人,如今他起來了,是他自已料理,送了份資去,他藏起來,弄些不堪菜蔬待人,連你的臉面都不好看,你還不知他的吝嗇麼,依我的主意,你齊了銀子,買一口豬,叫屠戶宰了,再抬一缸酒,剩多剩少與他買柴米,這或者他還收拾的好看。」【主意固妙,孰意竟大謬不然,這或字下得好,亦慮及在有無之間。】他舅子依著妻子,如法送去,到彌月之辰,有十四五個客到了他家,等到晌午,才放了兩張桌子,八個人一桌,【大約是取吉利,八仙慶壽之意。】少刻搬上菜來,你道是些甚麼東西,每桌上只得四個盤子。一盤豬肝炒腸子,還墊上許多蔥,一盤心肺熬蘿蔔,一盤豬頭肉燴豆腐,一盤是蹄爪子同槽頭肚囊皮炒白菜。都只鋪過一個盤底子來,空處尚露著青花,八個大人一舉筷,只剩了四個空盤同幾塊骨頭。竹清只拿著寡酒相讓,【大約黃氏不善飲,不然此一缸酒亦藏起矣。】原來黃氏把那豬的四隻腿,兩塊大肋巴,都落了下來,【余竟見過此等人此等事,並非謬語。】拿到房中床後去醃,正然歡喜,忘了鍋中煮著飯,他添了一把柴出來的,那柴掉了出來,就把灶前的餘柴引灼,煙就大起。黃氏忙去一看,見火焰焰的燒著,嚇得大聲喊叫,眾親友聽見,都跑了來,大家同救熄了,【醃好肉,得無妄之福者,即有無妄之禍隨之。黃氏不知之耶?】及至出來。只見他家的兩條狗餓得瘦骨伶仃。見人不在跟前,跳上桌子,吃得盤中的骨頭餘汁酒盅,都掉下地來,打得粉碎。【真正奇想。】眾人也沒興坐了,告別而去。【竹清夫婦當感謝此狗,虧它省了許多酒。】他舅子到家告訴了妻子,又是氣又好笑了一場。竹清見屢屢不妙,向黃氏道:「自生這孩子,你我二人幾乎喪命,今日又險些遭了火燭,將來不知如何?」終日憂愁。
    作者對女性的心理描寫,細針密縷、環環相扣。譬如汪氏本來甚是賢慧,並不憎嫌丈夫愚鹵鄙猥,也愛惜自身名節。只因往街上潑水濺到富家子宋奇生身上,對方非但不惱,反而嘻笑和氣,經媒婆老蜜嘴從中撮合,自忖:若嫁了這樣個年少標緻丈夫也不枉為人一世,這就產生相感之意。後又聽得媒婆說宋奇生因想念她成病,看著待死,便動了個知己之感。雖然不曾說出口來,但紅了臉,只嘆了兩口氣。婆子見這光景,知她心軟,但抽身出來把宋引入汪氏家中。汪氏起初紅著臉,用手擋拒,卻纏不過對方,也就情動鬆了手,不由得失了身。
    刻劃貪官、淫婦心理淋漓盡致
    又如13回寫魏忠賢的第一心腹阮大鋮,其父聞知革職回籍的烏程知縣毛褒宦囊富厚,女兒又標緻,要求了為媳:
    「阮大鋮成親之夜,去脫毛氏的衣服,她哪裡肯,死死的攥住,阮大鋮先見她新人貌美,以心愛情急得了不得,此時不過以為他室女害羞,再三替他強脫,毛氏被他纏了一會,一來也有些興動,二來前後總免不得,成敗在此一舉,也就任他脫去。到了交合之時,她做出萬分艱難之態,也不像行房,竟像剮她一般,那叫苦畏避,真說不出,阮大鋮倒反而動疑起來,道;『我也聽見人說過,女孩兒破身雖有些痛苦,哪裡就到這樣地步。』事畢之後,拿起喜帕一看,恰合了古詞上的兩句道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