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3]
胡志伟文集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周佛海介紹毛澤
·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 衣食足則知榮辱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唐蟒在日本搞第三勢力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二戰初期斯大林曾計劃与日寇瓜分中國
·九一八是李宗仁向日本借兵 七七是陳濟棠引狼入室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一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曹錕當388天總統敛財6000萬大洋
·毛澤
·血戰陽夏
·「我是張宗昌,不是張邦昌」
·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二‧二八是台獨起源
·紀念二‧二八是台獨份子的一張王牌
·籌安會首腦楊度是中共秘密党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鎮反殺人三百萬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中國的知識份子殊難成為一支獨立的政治力量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唐德剛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蘇雪林斥唐德剛妄誕淺薄
·唐德剛未為人知的一面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斯大林策划的謀殺案
·貳臣卜少夫的一生
·剿匪總部 情報科員
·攜卅萬港幣赴港
·一夕之歡 三百美金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3

    二○○九年,我在鳳凰電視見到一個取越南人姓氏、長著日本人腦瓜、受中華民國培養、現由中共豢養的台灣人阮次山大言不漸說:「中共從來不殺俘虜」,深感歷史不應該成為一個任人打扮的小女孩,便寫了一萬五千言的〈一百零九名在鎮反運動中被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名單〉,發表於臺北《傳記文學》五六五期。
    六年來,大陸上的華夏文摘、博客中國、百度貼巴、新浪博客等陸續登載了類似「被處決的國民黨高級將領」題材的長文十多篇,人數從一五九人至二百四二人不等。大凡此類網頁文章,粗製濫造者居多,時間地點謬誤,次序凌亂,前後重複,軍銜失實,編碼跳接,且其政治立場稱投共為「起義」,稱抗暴為「叛亂」,連姓名都舛錯不少。如張乃(廼)葳、沈開越(樾)等。在本文核校過程中發覺,中共官方編印的人物辭書,如《民國將領錄》、《民國廣東將領志》、《黃埔軍校將帥錄》、《中國國民黨百年人物全書》等,往往對這類內戰殺俘的不人道行逕閃爍其詞。例如歐陽珍、張鳳翔等近百人寫到一九四九年為止;周磬、谷炳奎等人的結局是「去台灣」;黃鎮中、蔣作均「移居美國」;彭勱、朱光祖等人「被俘」;崔世昌寫到「退役」為止。倪弼、張鼎銘、謝崇階、何大熙、徐繼泰等數十人分別交代是逝世、病逝、故、歿、病故;可憐徐繼泰是公審後大卸八塊處死,竟稱為「歿」;陳純一被推說「一九三八年在台兒莊殉國」;公審槍斃的田棟雲稱係「戰敗身亡」。僅僅兩成枉死者被坦承是「鎮反處決」,卻又捺造了許多「欺壓百姓、橫徴暴斂」之類的罪名。設若那些將領真的犯了死罪,為什麼時隔三份之二個世紀,還不能公開承認他們是「依法槍決」的呢?雖然其中有些人在八十年代被原判法院宣告平反,恢復名譽,然而人都枉死了,還能復生嗎?
    梁任公說:「有許多事情,從前人說錯了,我們不特不可以盲從,而且應當改正,此類事實,近代史尤其多」。當代史學大師錢穆也說過:「歷史是可以隨時翻新改寫的」「研究歷史,也隨著時代而不同。時代變了,治學的種種也會隨而變。我們須得自己有新研究,把研究所得來撰寫新歷史,來貢獻我們自己這個新社會。這是我們所需要的史學」。錢老夫子又說:「中國人多愛崇拜歷史上失敗的英雄,如岳飛、文天祥、袁崇煥、史可法等,雖然他們在事業上失敗了,反而更受後人敬仰崇拜。此係中國人的傳統史心與中國文化的傳統精神所在」。本文所頌揚的二百五十位被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他們雖然兵敗被殺,但其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當永垂青史、流芳萬古。
   
(2020/0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