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2]
胡志伟文集
·于百溪是日本帝大經濟學部狀元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某些清官比貪官更可惡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劉文岛閃爍其辭 陳公俠打抱不平
·劉文島捕風捉影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劉文島惱羞成怒
· 主辦檢察官坦言于百溪两袖清風
·真正的大貪污案,不一定見報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島衼人民徹底唾棄
· 重臨台灣 部屬相迎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 于百溪夫人吳瓊英係中國第一位女飛行員
·《掃蕩報》少將主是中共地下黨成員
·于百溪案留給後世的教訓
·姑息奸臣是老蔣喪失大陸的主因之一
·陳儀對中共抱有奢望
· 勿讓青史盡成灰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黑道人士接管書店
·姑爺仔偷走金瓶梅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李波早就說阿海十年內出不來
·害人精黃康顯死前面無二兩肉形同骷髏
·李波関押在宁波
· 九個彪形大漢擄走李波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姑爺仔銷毀毛著
·姑爺仔銷毀毛著
·巨流電腦早已上繳
·《中央軍委大洗牌》洩露軍事秘密惹的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香港筆薈的美術總監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之三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4
· 神秘豪客 承包書店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6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9
·拒絕亂命 不賺髒錢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1
·航母之父一出手買五十本禁書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4
·桂民海有害人案底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9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0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1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2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7
·孔捷生稱阿海"樣衰加口臭"
·阿海竊密 惹出大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9
·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
·軍方人士出手闊綽
·禁書作者多數在大陸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2

    二○○九年,我在鳳凰電視見到一個取越南人姓氏、長著日本人腦瓜、受中華民國培養、現由中共豢養的台灣人阮次山大言不漸說:「中共從來不殺俘虜」,深感歷史不應該成為一個任人打扮的小女孩,便寫了一萬五千言的〈一百零九名在鎮反運動中被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名單〉,發表於臺北《傳記文學》五六五期。
    六年來,大陸上的華夏文摘、博客中國、百度貼巴、新浪博客等陸續登載了類似「被處決的國民黨高級將領」題材的長文十多篇,人數從一五九人至二百四二人不等。大凡此類網頁文章,粗製濫造者居多,時間地點謬誤,次序凌亂,前後重複,軍銜失實,編碼跳接,且其政治立場稱投共為「起義」,稱抗暴為「叛亂」,連姓名都舛錯不少。如張乃(廼)葳、沈開越(樾)等。在本文核校過程中發覺,中共官方編印的人物辭書,如《民國將領錄》、《民國廣東將領志》、《黃埔軍校將帥錄》、《中國國民黨百年人物全書》等,往往對這類內戰殺俘的不人道行逕閃爍其詞。例如歐陽珍、張鳳翔等近百人寫到一九四九年為止;周磬、谷炳奎等人的結局是「去台灣」;黃鎮中、蔣作均「移居美國」;彭勱、朱光祖等人「被俘」;崔世昌寫到「退役」為止。倪弼、張鼎銘、謝崇階、何大熙、徐繼泰等數十人分別交代是逝世、病逝、故、歿、病故;可憐徐繼泰是公審後大卸八塊處死,竟稱為「歿」;陳純一被推說「一九三八年在台兒莊殉國」;公審槍斃的田棟雲稱係「戰敗身亡」。僅僅兩成枉死者被坦承是「鎮反處決」,卻又捺造了許多「欺壓百姓、橫徴暴斂」之類的罪名。設若那些將領真的犯了死罪,為什麼時隔三份之二個世紀,還不能公開承認他們是「依法槍決」的呢?雖然其中有些人在八十年代被原判法院宣告平反,恢復名譽,然而人都枉死了,還能復生嗎?
    梁任公說:「有許多事情,從前人說錯了,我們不特不可以盲從,而且應當改正,此類事實,近代史尤其多」。當代史學大師錢穆也說過:「歷史是可以隨時翻新改寫的」「研究歷史,也隨著時代而不同。時代變了,治學的種種也會隨而變。我們須得自己有新研究,把研究所得來撰寫新歷史,來貢獻我們自己這個新社會。這是我們所需要的史學」。錢老夫子又說:「中國人多愛崇拜歷史上失敗的英雄,如岳飛、文天祥、袁崇煥、史可法等,雖然他們在事業上失敗了,反而更受後人敬仰崇拜。此係中國人的傳統史心與中國文化的傳統精神所在」。本文所頌揚的二百五十位被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他們雖然兵敗被殺,但其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當永垂青史、流芳萬古。
   
(2020/0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