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19下]
胡志伟文集
·孫立人恃才傲物 杜聿明心高氣傲
·坦承八年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
·不滿宋子文把中華民國當作私產
·欽佩蔣介石堅決抗日誓不低頭的毅力
·白崇禧志大才疏
·張發奎援越抗法
·對港英不亢不卑
·重用何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軍餉靠鴉片與博彩稅維持
·徵收煙稅發伙食費
·田賦徵實解決了抗戰八年的軍糈民糧
·以鴉片貿易來挹注國庫
·重用何
·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四戰區長官部養三千人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介紹余華:兄弟
·介紹木子美:遺情書
·介紹李昂:北港香爐人人插
·北港香爐之二
·北港香爐之三
·北港香爐之四
·北港香爐之五
·北港香爐之六
·七年之癢
·七年之癢(下)
·新奇刺激使人歎為觀止矣
·暴雨梨花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上山上山愛之三
·上山上山愛之四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你知道嗎?
·歐美的情色文學
·亨利•米勒:北回歸線
·渡邊淳一:失樂園
·介紹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介紹雷斯蒂夫:性歡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特约研究员王锡锌研究出的数据
·中國古今稿酬考
·不要隨便指摘別人抄襲
· 偉大的文學作品都不乏參考資料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
·在人类历史中永垂不朽
· 軍統局少將軍調部主任
·坐牢二十五年 換得離休待遇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 編輯是作家的保姆與老師
·風雨消磨,攻苦食淡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台灣官修傳記披露駐港特工人事
·哈公私諡郭沫若為「文厚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滲透
·美國在日俄之間玩均衡
·蔣介石功垂竹帛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戴雲龍傳口述自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揚清貶明是為開脱祖先投敵罪行
·歷史上引狼入室的惡果
·忽必烈屠殺漢人一千八百萬
·日寇屠殺了三千五百萬中國軍民
·蘇軍對
·蘇軍送給中共日製大炮3700門
·異族進入中國一定帶來災難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壯盛的作者陣容
·春秋曾經月銷超過十萬冊
·陳炯明死於韋德槍下
·百五萬人大廝殺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推牌九輸百多萬
·蔣介石閱周佛海自首函竟然流淚
·周佛海是中共成立時的副主席
·毛森晚年曾回大陸觀光
·溥儀出宮前偷運出宋版書二百餘種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春秋
·簽署廿一條的是陸徵祥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勝必
·中國應恢復對越北的主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19下

第十九回 向惟仁报恩酬爱女
   
   
    再说宦萼同小娥成亲之后,叫小厮拿着二百两银子,他亲到向惟仁家谢了他送女儿之情,并告诉他不以妾礼相待,位居大之次。向惟仁夫欢喜不荆宦萼又将二百两银子送他买房子住,向惟仁夫推辞再三,宦萼不肯,他方受了。
   

    他正恋新婚,上马归家。到了一个人家门口,听得里面一个妇人嚎啕大哭,又是几个小孩子悲啼,一个老儿啯啯哝哝个不祝街上站着几个人,叹息不已。他下马向前相问,那众人道:“这家姓利,他儿子往湖广做买卖去了,三年总没个音信回来。他父母都老了,他撂着老婆儿女五个,又没得穿,又没得吃。老儿又老了,没挣载,一家常常捱饿。老儿说湖广贼正多,必定是儿子殁了,要媳妇带着儿女改嫁。媳妇又不肯,说没有得丈夫的实信,如何行得。【贤哉此妇,宜乎得遇宦萼相救。】那老儿终吵吵闹闹,媳妇哭哭啼啼,真是没法的事。”
   
    宦萼想了一想,问道:“他儿子名字叫作甚么?是那一年去的?”
   
    内中有一个道:“叫作利老大,谁知叫甚么名字呢?”
   
    又一个道:“我少时同他念过书,他学名是个升官图的图字。”
   
    又一个想了想,道:“他是那年八月里去的。我为甚么记得?”
   
    因指着他拉的那儿子道:“他头两在我家吃过小子满月的酒,第三起才身去了。小子三岁了,他去了整到不三年。”
   
    宦萼问明,上马到了家中,着人请了邬合来,把适才利家的话告诉与他。道:“我相要救他这一家,除非写他儿子的一封假信,内中封几两银子做个凭据,方可解救得。故请你来写写,就烦你送了去。如此如此说,你还在行些,对答得来。”
   
    他口答应,道:“大老爷做这样骘好事,晚生当得效劳。”
   
    把书写完,念与宦萼听。宦萼喜道:“写的好。”
   
    即取了十两封在书内,火上烤干了,【其细至此。】叫先跟马的小厮领了邬合去。
   
    不多时,到了他门口,听得里面还呜呜的哭呢。邬合上前敲门,敲了半晌,只听得一个老儿咳咳嗽嗽扶着拐出来,问道:“是谁敲门的。”
   
    邬合道:“是送家信来的。”
   
    那老儿听见送家信,忙把门开了,问:“大爷是送甚么信的?”
   
    邬合道:“你老人家就是利老爹么?”
   
    那老儿道:“不敢,我就是。姓利。大老请里边坐。”
   
    到了房内坐下。邬合道:“我姓邬,往湖广做买卖去来,遇见了令郎,偶然间说起来,都是乡里。他的生意十分连年茂盛,赚了大钱舍不得撇下,不能就回。我的事完了要回家,他托我带了一封信十两银子来。”
   
    袖中取出递过,道:“你老人家收了。”
   
    那老儿听得儿子有信回来,又说在<姑妄言>外嫌了大钱,已是欢喜之极。又听得带了十两银子来,又如死了又还魂的一般,喜得屁滚尿流,笑得满脸眼泪。向邬合作谢,道:“多谢大爷远远带来,谁肯?”
   
    听见媳妇还在那里哭,叫道:“你还哭甚么?儿子烦人带了信同银子来了,还不来谢谢这位爷呢。”
   
    那媳妇真像得了命的一样,眼泪也没擦干,忙走来拜谢了邬合。问公公道:“信上怎么说?”
   
    那老儿哈哈大笑,道:“我喜欢昏了,信还拿在手里,忘了看呢。”
   
    又递与邬合,道:“我不识字,就烦爷念念与我们听罢。”
   
    只见那老婆子听得儿子有信,也拄着拐,满头白发,不住摇头磕脑,战笃酥的,口中喃喃念着佛,也来听。谢了邬合,坐下问道:“爷贵姓?爷是好人。爷怎么认得我儿子,就肯替他带了信来?”
   
    那老儿道:“这位爷贵姓吴。你不要说熟话,且让吴爷念了信着。”
   
    邬合拆开念道:“自从前年八月离家,外面生意甚好,所以恋住,至今不得回来。屡屡要寄几两银子回家,因无的当人可托。今有邬大爷还乡,特烦带信问安,并银十两盘缠。明年三四月间一定回来,不必记挂。媳妇好生孝顺公婆,看视儿女,余不尽悉。”
   
    他一家听了欢喜是不用说,向邬合道谢了又道谢。那老儿道:“老爷贵姓邬,我当是姓吴。年老了,耳朵背了。”
   
    那婆子同媳妇絮絮叨叨,问长问短。哭一会,笑一会,问了好些话,邬合含着笑随机应变,含含糊糊的答应了几句。恐露出马脚来,忙忙的起身作别。那老儿送着说道:“爷再请坐坐,我取壶酒为敬爷酬劳。”
   
    邬合笑道:“多谢罢,不必费心。”
   
    老儿道:“多谢爷盛情,简慢爷去。穷人家连茶也拿不出一钟来,爷又不用酒。等我儿子回来,到爷府上叩谢罢。”
   
    邬合别了回来,又复了宦家的信,宦萼甚喜。
   
    果然到了次年三月,利图满载而归,阖家欢喜。到晚间,夫妻上床接风之后,讲起别后家常。他妻子从新眼泪鼻涕的哭诉,公婆如何不见音信,逼他改嫁。正要寻死,亏得带了银子同信来,才好了。若再迟几日,今生已是不能相见了。利图听了,茫然道:“我并不曾带甚么银子同信来。”
   
    妇人反吃惊道:“是去年冬天,一个姓邬的带来的。”
   
    利图次早问父亲要了那封字儿看,不知从何而来。问父亲可曾问这姓邬的住在何处。那老儿道:“我只说你必定知道,所以就不曾问。”
   
    他一家都是疑是菩萨神道救他,那里知是宦菩萨做的好事。倒焚香化纸,三牲五果的叩谢神恩。【若果心虚,宦萼必定醉饱,何以知之?狄仁杰早朝,面有醉容。武后问曰:“卿素不饮,何得有酒色?”
   
    狄仁杰道:“昔臣在秦州,百姓德臣,建立生祠,或今日醉臣耳。】却说宦萼腊月初旬那一日,风微日暖,他骑着马各处走了一会,到了一条小巷内,【前写向惟仁在一条僻静巷内,此写巴氏在一条小巷内。此是何意?要知热闹处房子贵,穷人住不起耳。】见一个院子里一个老妇人,【大腊月院子里可是说话处?岂非漏空。若在屋里说,宦萼何由得见,极难下笔,方悟着开首风微日暖四字之妙。】指手画脚哭着说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后生扶着他劝,有几个男人站着听。宦萼疑必有原故,打马进去。
   
    下马,众人看见,忙来迎着道:“老爷有何贵干?”
   
    宦萼道:“我才打这门口过,见这位老奶奶哭哭说说,是为甚么事?”
   
    那老妇一腔苦楚,见宦萼问他,答道:“我先夫姓穆,我姓巴。我四十岁上守寡。”
   
    指着那扶他的后生道:“这是我儿了穆富,那时才五岁。我娘儿两个,家中没一点甚么,巴巴竭竭的守到如今,他二十八岁了。还是他爹在日,就定了一个吉家女儿作媳妇,是同年生的。吉家催了几次叫娶。我儿子在银匠铺里做徒弟,一年的工银只够娘儿两个吃穿,可还有银子娶媳妇?亲家发了几次话要悔亲事,亏了媳妇贤慧,抵死不依。【穷人之无力娶妻者甚多,而宦萼惟力助穆富者何故?因重在此句话上。】如今亲家那里来说,女儿大了,不拘怎么,趁年底下乱岁的日子接了来罢。老爷你请想,人家这样好话说了来,我们还怎么回得他?如今就是做几件布服被褥,轿子水酒零碎使用,至少也得十多两银子。况且俗话说的,新人进了门,还要费一条牛钱呢。那里不要钱用。此项从何处来?没法了,请了他们来。”
   
    指着两个人道:“这是我儿子的亲叔叔。”
   
    又指着那二人道:“这是我两个亲兄弟,求他们帮助帮助。大家都一毛不拔。【大约都是杨朱的高弟。】老爷,你叫我一个老寡妇何处去折腾,【勿谓老寡妇没处折腾,即小寡妇一有处折腾,便不妙矣。】怎不叫我伤心?”
   
    宦萼向他众人道:“列位既是至亲骨肉,也该多寡帮助些才是。”
   
    【至亲骨肉贫穷无力者何足责,有拥重资坐视而不顾者不知几许,宦萼或未知之耳。】众人道:“老爷在上,我们都是穷家小户。俗话说,风吹了下颏去,连嘴也赶不上。一碗饭还奔波不过来,如何帮得起这些银子?就是些来小去帮补些,还吃力呢。实在力量不能,并不是舍不得。要有银子藏着,至亲骨肉的喜事不拿出来帮助,就男盗女娼,留着一家衔口买棺材钉。”
   
    宦萼向巴氏道:“他们发这样恶誓,大约都穷,也怪不得他们了。你方才说十多两银子够你绞缠媳妇了,你母子就不要添件衣服?古语说,宁添一斗,不添一口。娶了媳妇来,柴米油菜炭火那样不要添些,这又得几两银子。”
   
    巴氏道:“这十多两,千难万难,还没个影儿呢。再要这样算起来,一辈子也娶不成。只好得一步进一步。”
   
    宦萼道:“我替你打量,有三十两银子就富余了。”
   
    那巴氏倒反笑起来,道:“拿我老婆子卖了娶媳妇,也没人出三十两银子。”
   
    宦萼叫小厮拿过银子来,称了三十两与他,道:“这成全你儿子媳妇罢。”
   
    那巴氏真做梦也想不到,忙同儿子跪下拜谢,道:“老爷的天恩,叫我母子如何补报。”
   
    宦萼道:“你老人家请起。我怜你寡妇孤儿,媳妇又贤,故此成你美事,岂望你报?”
   
    又笑向那四人道:“不用你列位出钱,看是至亲,帮帮他好事罢。”
   
    众人道:“这是当然的,何须老爷吩咐。”
   
    巴氏道:“老爷贵姓?量我母子也不能报恩,只每日烧香叩头保佑罢。”
   
    宦萼笑道:“你问我姓做甚么?不必记心。”
   
    遂上马,与他四人一拱而去。【古人云:臣不清,畏人知。臣清,畏人不知。宦萼可谓他人行好,恐人不知。自行好,惟恐人知。优劣便见。】内中有一个认得他的,道:“这是有名行好的宦大老爷。”
   
    众人方知他是宦公子。后来巴寡妇娶了儿媳妇来家,知是宦公子成全了他夫妇。那吉氏果然贤慧,立了个牌位,一家早晚烧香保佑他。不题。
   
    再说一日腊尽春回,阳和布暖。他夫妻三个早饭罢,宦萼道:“忙忙碌碌过年遇元宵,误了我好些善事。今日晴爽,且出去看看。遇着有好事,做他一两件。”
   
    带了小厮出门,转弯抹角,打马正走。见前面一簇人围绕着,不知看甚么事。他催马上前,进内看时,见一个老妇掩面悲啼,一个妇人抱着个孩子儿哟肉哟的不住拍哄。一个凶暴壮年小伙子在那里大骂道:“我拿着饭白给你这老杀肉的吃,做甚么事,把个孩子跌得恁个样子,遂了你的狼心狗肺了。”
   
    不住的大叫大骂。
   
    你道这少年姓甚名谁?他骂的是甚么人?他姓卜名校,是卜通的一个族弟。十岁丧父,亏他母亲阙氏,织麻纺线,养他成人。他自幼无父教训,阙氏只此一子,未免娇纵太过。他并不知母亲是何物,如同奴婢一般,任情呼使。稍有违误,轻则大骂,重则抡拳。阙氏被他降服惯了,叫东不敢往西。他尚不遂心,无日不见教几句。
   
    他到了十三四岁,在外边挑个菜担子,每日挣几文钱来帮补。这阙氏口挪肚攒,积了十数年,凑得十数金。卜校到了二十五岁,替他娶了个媳妇伍氏。这伍氏好吃懒做,生性惫赖,与这卜校真是天生一对,地长一双,也并不识婆婆两个字是甚么东西。他一日惟有高坐,闷了来同邻舍家妇女们去闲嗑牙,困了睡上一觉,便是他的事务。一日烧茶煮饭,扫地关门,无样不是阙氏去做。他此时年也老了,一日到晚来服侍儿子媳妇,稍有闲空,也要歇息一会,不能纺织了,专靠儿子度日。好不好便不许他吃饭,因此越发怕他无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