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孫越崎棄友背義 張莘夫厚葬北陵]
胡志伟文集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唐德剛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蘇雪林斥唐德剛妄誕淺薄
·唐德剛未為人知的一面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斯大林策划的謀殺案
·貳臣卜少夫的一生
·剿匪總部 情報科員
·攜卅萬港幣赴港
·一夕之歡 三百美金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生前編誄 欺世盜名
·僑選立委 鑽營失格
·五十萬元 出賣靈魂
·「某公厚吾」
·「某公厚吾」
·〈卜少夫左右逢源國共通吃花天酒地的一生〉
·一生名利薰心,見利忘義
·陶勇之死
·雲南王譚甫仁被暗殺之謎
·福州軍區第二政委劉培善之死
·台灣老千朱伯舜訛騙中共六十五
·陰溝洞裡翻船
·江李朱統通上當
·一塊錢也不掏出來的騙子
·自稱榮獲聯合國和平獎章
·陳長捷日夜捱鬥自殺身亡
·張居正出席國民党四屆六中全會
·上古時代就有口述歷史
·殷鑒不遠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邪!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李兆麟被刺於一單身女人的住所
·李兆麟貪色喪命
·李宗仁欠缺毅力 白崇禧非常陰險
·閻錫山狡黠圓滑 馮玉祥貪生怕死
·保甲制度徒有其名
·張發奎一生精忠報國守志不移
·張發奎反對英軍在香港受降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供養了數千名流亡中國的越南志士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選美始祖——陳蝶衣
·花窠詩葉 永垂青史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的張發奎
·俠肝義腸 樂於助人
·張發奎下令槍決廣州暴動五百個縱火歹徒
·廣州暴動有五千七百平民被殺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李煦寰跪求余漢謀迷途知返
·黃紹竑遺棄一個又一個女人
·張發奎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宋楚瑜怎樣搞垮香港時報?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的文學價值
·古籍重印功德無量
·吳法憲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迫害幹部的罪魁是毛澤
·吳法憲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周恩來逼死林彪
·李震之死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特任官在香港聖保羅中學教文史課
·陳克文讚蔣介石剛毅堅定
·孔祥熙是中樞的主和派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孔祥熙會做官會籠絡人心
·當事人證實孔宋家族確實貪賄
·魏道明因其妻鄭毓秀而富貴
·谷正綱一夜耗保險套六枚
·羅隆基調戲民女上法庭
·蔣介石說党部職員都是八旗子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孫越崎棄友背義 張莘夫厚葬北陵

   
    張莘夫的孫兒在《我的祖父張莘夫》中寫道:
    我的祖父和他朋友及同事孫越崎, 被指派去監督接收東北礦業回歸中國的事宜。本來是孫越崎被任命主持撫順煤礦的接收,但是他說在別的地方有事,不去撫順,推薦我的祖父代行職責。祖母說孫越崎——我祖父那個沒有去撫順的朋友,他於1949 年投奔共產黨,後來加入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許多年後,我的父親(張立綱)告訴我,他又得到了孫越崎的消息:「我來美國在IBM工作後,孫越崎給我寄了一張聖誕卡。他說我下一次來北京他想跟我見個面。我沒見他。我拒絕和他見面。」
    多年以后孫越琦在和江澤民會面時不無驕傲的表示自己在國民黨時就與中共取得聯繫,並要求將自己的行為從起義改為參與地下黨活動。孫越琦在東北接收時是否與中共有聯繫?是否知道中共和蘇軍要加害接收人員的陰謀而事先逃避?這個就不得而知。但對於孫越琦棄友背義的奸猾行為,張莘夫的親屬一直是耿耿於懷,不能原諒的。
    由於內戰爆發,張莘夫的家鄉吉林德惠深陷戰火之中,一年之中三易其手,張莘夫無法歸葬故鄉,葬禮被迫推遲。一年之後,國民政府為張莘夫主持了隆重的葬禮。張莘夫被安葬在瀋陽北陵公園,那是滿清的皇家園林。葬禮進行時沿途有軍隊護衛。超過一萬人沿路站在街旁,長達數公里,表達他們的敬意,向沉重的紫檀棺材行注目禮。張莘夫被下葬在神道旁,神道兩邊列有皇帝往生御用的朝臣石雕和動物石雕。一小塊大理石刻有「張莘夫先生之墓」幾個字,這是唯一的墓誌銘。


    張莘夫遇難後,國府主席蔣介石明令褒揚,當時他的遺屬居住在北平。國民政府特地設立了一個捐贈基金資助張莘夫先生家人生活,還安排其遺孀、北平女師大畢業的李薌蘅出任立法委員。1948年秋,共軍兵臨城下,北平岌岌可危,而張夫人還在南京參加國大會議。張夫人去拜訪空軍周至柔將軍,「我的丈夫為國捐軀了」,她說,「我必須把孩子們帶出去。」在周至柔的安排下,張莘夫先生的孩子們坐上一架DC- 3軍用運輸機離開北平飛往南京。飛機從一條臨時改裝作跑道的馬路上起飛。那是1948年10月離開北京的最後一批飛機之一。到台灣後,政府還一直撫卹張家,張的子女一直記得:因為他們是烈士子女,國民政府支付他們的大學學費,還包括買校服的錢。張莘夫夫婦共育有三子二女共五個孩子。次子張立綱留美為著名物理學家。
    由此可見,當年北平《益世報》、《民國日報》、南京《和平日報》對此血案的報導完全正確,國民黨撫順市黨部郭主委的密報與瀋陽市長董文琦的報告殆無異議。
(2020/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