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二00九年三月,《前哨》曾經刊出李明先生的文章〈中共勾結蘇軍殺害國府接收委員真相〉一文。文章列舉了旅澳華僑吳煥祥所撰《中共冤獄三十三年》一書中所述獄友李國良用匕首刺死張莘夫的一段回憶。由於李國良是無期徒刑囚徒,更由於吳煥祥係三青團團員,所以證據力度似乎差了一些。
    最近,一些耄耋老人,臨終前天良發現,吐露了張莘夫慘死的第一手資料,使這一宗六十七年前的血案終於真相大白。


    當年兩位地委書記證實殺害張莘夫
    慘案發生時任中共撫順地委書記兼市委書記的吳亮平*,晚年口述了一部《吳亮平傳》,內有下列記載:
   
   
    國民黨經濟部東北行營工礦處副處長、礦業專家張莘夫率七名工程人員到撫順接收撫順煤礦,在回瀋陽途中被劫殺害。吳亮平在「文革」中曾寫過一份材料談到張莘夫慘案:
    12月間,國民黨派張莘夫等人來接收撫順礦務局和撫順煤礦。那時,我們的方針是對接收進行抵制,他們未能實現接收。不多幾天,他們就走了,我們派人送他們出去。到了半路,來了電話,說是蘇聯紅軍軍官要搞他們。我當時在電話上聽了,摸不清情況。當時蘇聯紅軍部隊駐撫順,實行軍管,紅軍的事,我們無權管,(我)聽了就說,讓他們搞去,沒有提出反對,這是政策上犯了大錯誤。蘇聯紅軍指揮我們部隊,說他們是壞人,把他們幾個人殺了。此事給國民黨利用作為進行反共宣傳的一個口實,使黨的政治影響遭受了損失,迄今每念及此,輒深為痛心。這一事件的重要責任,是作為地方黨委書記的我,應當負責的。為此政策上的大錯誤,我受到東北局給的撤銷工作處分,我作了檢討,並於一月底離開了撫順的工作。
    2月間,東北局(和我)談話批評了我的錯誤後,分配我到北滿安東地區任黨委書記。
    吳亮平離任後,饒斌**接替了他的崗位。《饒斌傳記》這樣記述了這段歷史:
    1946年1月10日,國民黨與我們達成不包括東北在內的停戰協議。這時以吳亮平任市委書記的撫順市發生殺死國民黨派來的接收大員張莘夫(工程技術人員)事件。東北局和省委認為此事違反黨的統戰政策,不符合當時的戰略方針,決定撤銷吳亮平地委書記兼市委書記職務,派饒斌任撫順地委書記兼市委書記。饒斌2月就職。
    吳亮平把殺害張莘夫的責任推卸給了蘇軍,認為蘇軍是主謀,中共只是幫兇,這一說法還有待考證。一般認為,蘇軍早晚都會從東北撤軍,視乎沒有必要殺害對方的接受人員,陷自己於外交上的不利局面。蘇軍軍紀敗壞,士兵違紀犯罪,酗酒鬧事,作姦犯科,姦淫搶劫乃至殺人放火時有發生,但有組織的謀殺國民政府的官員還沒有先例。而中共倒是極有可能製造這起慘案,挑撥國府和蘇軍衝突,阻礙國府接受,攪亂東北局勢。當然蘇軍對張莘夫慘案負有不可推卸的重大責任。蘇軍和中共誰是主謀,誰是幫兇,或是共謀,是誰的決定,誰下的命令,相信隨著更多的史料解密,最終會水落石出。只是事態的發展出乎中共和蘇方的預料,使蘇軍和中共在政治上十分被動。在國民政府的的嚴正交涉、中國人民的憤怒抗議以及國際社會的壓力下,蘇軍加速了從東北撤軍的步伐。
(2020/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