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七]
胡志伟文集
·廿一條并非曹汝霖簽署
·西原借款日方血本無歸
·官修教科書舛錯甚多歪曲歷史
·巴黎和會前列強已訂密約損害中國
·許德珩等人回憶五四錯誤多多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反對廿一條最烈者是段祺瑞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回憶錄基本可信
·袁世凱稱帝係受英使朱爾典蠱惑
·王正廷昏
· 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丁中江說曹汝霖對自己頗多迴護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宗仁是一個口是心非、老奸巨滑、吃裏扒外、翻雲覆雨的濫小人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未在《國內和平協議》上簽字是迫於全體與會者均不同意
·利祿薰心 既不能命又不受命
·李宗仁既不能命又不受命,利祿薰心
·白崇禧遵中共指示不戰而退
·白崇禧阻止救援黃維杜聿明導致廿萬人被殲
·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學風妄誕 永遠有理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人頭畜鳴 奸同鬼蜮
·唐德剛是當代陳世美
·翁婿都是陳世美
·唐德剛的「盛譽」大致都是自己刻意製造的。
·顧維鈞之女稱其父回憶錄非唐德剛所撰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漢族遭受戎狄夷蠻欺壓蹂躏罄竹難書
·金兵共俘虜宋后妃3000餘人淫辱
·徽欽二帝后妃公主均淪落妓寨
·趙構(後南逃登位的宋高宗)之后妃母女均被金兵輪姦
·第一批宮女3400人押解千里一路輪姦抵燕山死剩一半
·蒙古軍屠殺一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連鄭成功的母親,都成為清軍強姦的對象。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潮州大屠殺,「縱兵屠掠,遺骸十餘萬」
·江陰城守紀》: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裸姬妾數十人於床,「次第就押床淫之,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淫慾無厭」
·清兵入關殺四千萬漢人
· 满蒙統治者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真正的中原話乃是如今河南開封、洛陽的方言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七

   ○:公安廳五處的看守所,總比小縣城或勞改農場的牢飯好吃一點吧?
      □:看守所真正是坐牢,不用勞動,所以定糧很低,在大饑荒的一九六○年,一天只有五兩麵的青稞饅頭,我們五個空降特務算是「優待」,但也僅八兩。那年頭主食不足,副食總是爛菜葉湯,一點油水都沒,很多難友因缺乏營養而患上浮腫病,死得人多了實在太難看,偶爾也會用紅糖與酥油熬點油茶佐餐,但判決書下達後,再也聞不到油茶的香味。
    嚴刑拷打 動輒餓飯
      ○:判決以後仍然關押在省廳五處看守所嗎?
      □:一直關到一九六五年才調到勞改隊。青海省的勞改單位屬於省公安廳勞改局管轄,在西寧市,勞改單位集中在南灘,人稱「西寧十分明月夜,三分無賴在南灘」。從看守所押解到勞改單位,第一站是西川磚瓦廠。燒制磚瓦,是勞力密集工業,這一行業自動化、機械化程度很低,最適合懲罰性的「勞動改造」。制磚坯、瓦坯都是氣力活,一日脫一千塊磚坯要彎幾千次腰,沒有一個不累得腰酸背疼;裝窯與出窯是用人力揹,非但苦重,又加上高溫,常常有人被薰得暈倒。磚瓦是用輪窯燒製的,一座輪窯▉(左石右旋)了五十四個窯洞,每十八個窯洞點一把火,流水作業使裝窯、燒窯、出窯輪開。一窯磚燒成後,噴上一陣水就逼人進窯揹磚,那熱氣燙得腳板直起泡,只好用木板襯一下,裝磚卸磚都要用手工,人們便想法找報廢的汽車輪胎內胎縫成手套。為了增產,揹磚改成用板車拉,每車都要裝到一噸重,每到拐彎與上下坡時,就分分鐘有翻車砸人的危險,上坡時鞠起屁股、拉繩緊扣脖子,連氣都出不過來,那滋味永世難忘。裝磚、卸磚、拉車都是算得滴水不漏,哪一環誤事哪一組的囚犯就要挨批鬥兼扣飯,製磚坯後來用上了流水線,拉坯的就得同機器賽跑,一旦拉車的誤了時,磚坯無處盛放,製磚機就要停機,拉車的組便會被扣上「破壞生產」的大帽,輕則扣飯,重則關禁閉。後來裝了起重機、用了傳送帶,但是出窯與碼磚總免不了人工操作,獄方每月發一副線手套說是「勞動保護用品」,戴上手五分鐘就磨爛了。碼磚的雖是照顧年紀大點的犯人,但個個都磨得雙手起泡,一年要脫幾次老繭。磚瓦廠屬於重體力勞動,每月定糧四十八斤,菜裡有些牛羊雜碎(羊頭、大腸、肚子、牛下水)。那年頭一組十八人,分任裝、碼、運,每天要出六個窯,以每窯一萬一千塊磚計算,日產量是六萬六千塊紅磚。最可怕的是塌窯,轟隆一聲,躲也來不及,不是斷手斷腳,便是一命鳴呼。一出人身事故,不從設備、防護的角度追究,而總是說「反革命破壞」,我們這五個老特務便總是「罪魁禍首」。共產黨的幹部自己不動手,老是命令刑事犯欺淩政治犯,哪怕打出人命,共幹都能推得一乾二淨,說是你們犯人互毆。一九六八年林彪主持「一打三反」運動,說要清理階級隊伍,於是有事沒事,天天放了工就開會搞批鬥,共幹親自到場坐鎮,批鬥前先作指示云:「你這個老特務多麼囂張,你伏擊我們的車隊,殺了多少解放軍戰士,搶了多少糧食物資﹔現在抓到你對你實行無產階級專政,你裝得可老實,一旦風吹草動,你又要蠢蠢欲動,像你這種人就必須清理掉。」本來已決犯在服刑期間不該再算老賬了,但共幹們不停地逼我們五人「交代餘罪」,問來問去都是那一套—你有多少同夥?你拍發出去多少情報?怎麼傳遞的?代號是什麼?還有多少人漏網?天天都這樣折磨我,鬥得我麻木了,打得不在乎了,又罵我「老特務,你要帶著花崗岩腦袋去見上帝嗎?」我採取「三不」—不理睬、不抗辯、不屈服。他們見撬不開我的口,就鬥得愈兇,批鬥一開始就在頭頸裡吊了個屎桶,叫我雙手平舉,金雞獨立,稱這一招為「噴射機」,稍一歪扭就棍棒交加。連續不斷地折磨,腿軟了屎尿也灑了一身。敵人計窮智竭之下,乾脆連飯也不給吃。共幹們故意擺一大盆飯在我面前,不讓我進食。白天派兩個刑事犯監視我,晚上派兩人值班,生怕我逃跑或自殺。


(2020/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