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七]
胡志伟文集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紹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江平--初次的性交
·性史
·性史 之2
·性史之3
·性史之4
·性史之4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
·蔡廷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李濟深密謀叛亂
·李濟深密謀叛亂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張發奎為陳誠擬訂反攻大陸計劃
·李柱銘父親李煦寰是余漢謀部政工主任
·身先士卒 九死一生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
·「尋求機會,制造藉口,縱容部屬,擴大事態
·李濟深報復性強
·孫立人恃才傲物 杜聿明心高氣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七

   ○:公安廳五處的看守所,總比小縣城或勞改農場的牢飯好吃一點吧?
      □:看守所真正是坐牢,不用勞動,所以定糧很低,在大饑荒的一九六○年,一天只有五兩麵的青稞饅頭,我們五個空降特務算是「優待」,但也僅八兩。那年頭主食不足,副食總是爛菜葉湯,一點油水都沒,很多難友因缺乏營養而患上浮腫病,死得人多了實在太難看,偶爾也會用紅糖與酥油熬點油茶佐餐,但判決書下達後,再也聞不到油茶的香味。
    嚴刑拷打 動輒餓飯
      ○:判決以後仍然關押在省廳五處看守所嗎?
      □:一直關到一九六五年才調到勞改隊。青海省的勞改單位屬於省公安廳勞改局管轄,在西寧市,勞改單位集中在南灘,人稱「西寧十分明月夜,三分無賴在南灘」。從看守所押解到勞改單位,第一站是西川磚瓦廠。燒制磚瓦,是勞力密集工業,這一行業自動化、機械化程度很低,最適合懲罰性的「勞動改造」。制磚坯、瓦坯都是氣力活,一日脫一千塊磚坯要彎幾千次腰,沒有一個不累得腰酸背疼;裝窯與出窯是用人力揹,非但苦重,又加上高溫,常常有人被薰得暈倒。磚瓦是用輪窯燒製的,一座輪窯▉(左石右旋)了五十四個窯洞,每十八個窯洞點一把火,流水作業使裝窯、燒窯、出窯輪開。一窯磚燒成後,噴上一陣水就逼人進窯揹磚,那熱氣燙得腳板直起泡,只好用木板襯一下,裝磚卸磚都要用手工,人們便想法找報廢的汽車輪胎內胎縫成手套。為了增產,揹磚改成用板車拉,每車都要裝到一噸重,每到拐彎與上下坡時,就分分鐘有翻車砸人的危險,上坡時鞠起屁股、拉繩緊扣脖子,連氣都出不過來,那滋味永世難忘。裝磚、卸磚、拉車都是算得滴水不漏,哪一環誤事哪一組的囚犯就要挨批鬥兼扣飯,製磚坯後來用上了流水線,拉坯的就得同機器賽跑,一旦拉車的誤了時,磚坯無處盛放,製磚機就要停機,拉車的組便會被扣上「破壞生產」的大帽,輕則扣飯,重則關禁閉。後來裝了起重機、用了傳送帶,但是出窯與碼磚總免不了人工操作,獄方每月發一副線手套說是「勞動保護用品」,戴上手五分鐘就磨爛了。碼磚的雖是照顧年紀大點的犯人,但個個都磨得雙手起泡,一年要脫幾次老繭。磚瓦廠屬於重體力勞動,每月定糧四十八斤,菜裡有些牛羊雜碎(羊頭、大腸、肚子、牛下水)。那年頭一組十八人,分任裝、碼、運,每天要出六個窯,以每窯一萬一千塊磚計算,日產量是六萬六千塊紅磚。最可怕的是塌窯,轟隆一聲,躲也來不及,不是斷手斷腳,便是一命鳴呼。一出人身事故,不從設備、防護的角度追究,而總是說「反革命破壞」,我們這五個老特務便總是「罪魁禍首」。共產黨的幹部自己不動手,老是命令刑事犯欺淩政治犯,哪怕打出人命,共幹都能推得一乾二淨,說是你們犯人互毆。一九六八年林彪主持「一打三反」運動,說要清理階級隊伍,於是有事沒事,天天放了工就開會搞批鬥,共幹親自到場坐鎮,批鬥前先作指示云:「你這個老特務多麼囂張,你伏擊我們的車隊,殺了多少解放軍戰士,搶了多少糧食物資﹔現在抓到你對你實行無產階級專政,你裝得可老實,一旦風吹草動,你又要蠢蠢欲動,像你這種人就必須清理掉。」本來已決犯在服刑期間不該再算老賬了,但共幹們不停地逼我們五人「交代餘罪」,問來問去都是那一套—你有多少同夥?你拍發出去多少情報?怎麼傳遞的?代號是什麼?還有多少人漏網?天天都這樣折磨我,鬥得我麻木了,打得不在乎了,又罵我「老特務,你要帶著花崗岩腦袋去見上帝嗎?」我採取「三不」—不理睬、不抗辯、不屈服。他們見撬不開我的口,就鬥得愈兇,批鬥一開始就在頭頸裡吊了個屎桶,叫我雙手平舉,金雞獨立,稱這一招為「噴射機」,稍一歪扭就棍棒交加。連續不斷地折磨,腿軟了屎尿也灑了一身。敵人計窮智竭之下,乾脆連飯也不給吃。共幹們故意擺一大盆飯在我面前,不讓我進食。白天派兩個刑事犯監視我,晚上派兩人值班,生怕我逃跑或自殺。


(2020/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