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張發奎被周士第攆下火車]
胡志伟文集
·建議喜靈洲島興建造紙廠解決本港廢紙困境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
·撰寫小說竄改歷史為祖宗翻案
·金庸覲見鄧小平
·第卅五集目錄
·與狼共舞 欲哭無淚
·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從石棺藏屍案與李裁法案證實台港之間引渡疑犯並無阻礙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紀念抗日名將胡宗南逝世44週年
·卜 少 夫 傳
·《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
·海外第三勢力「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西風”創辦人黃嘉音的遭遇
·國家元首薪俸有多少?
·珍本《洪秀全演義》的菁華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 毛澤
·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保密局潛港人員以賣報、養鴿、採石為生
·台灣總統府褒揚董浩雲抒忠報國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李光耀怎樣領導新加坡脫離馬來亞
·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兒春風一度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日寇武力所壓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泽东御览章含之陪读的英文名著
·一本毛泽东御览、章含之陪读的英文名著
·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
·論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一:襄公之仁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一論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三: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四: 專家判斷失誤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七: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国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九: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灤之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七:僥倖與幸運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湾之十七僥倖與幸運
·国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九命七羊”的王蒙
·王蒙斥自命魯迅的人畫虎類犬,裝腔作勢
·戚本禹披露:鄧小平罔顧人倫誘姦父妾
·劉少奇心恨手辣殺恩人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高崗搞女人無數 蕭華強姦聶榮臻侍女 葉向真罵乃父老不正經
·邱會作逼姦許多女兵 陶鑄霸佔有夫之婦 馮文彬想睡張玉鳳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陳正人玩弄花旦 汪
·彭真窮奢極侈 周恩來巧言令色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葉子龍盜賣禮品 楊尚昆挾嫌報仇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 汪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 《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發奎被周士第攆下火車

    據張國燾《我的回憶》所述,我想回到廣東去,是嗎?不。有任何下屬鼓吹返粵一事嗎?沒有。#5為什麼二十七日李濟深等人警告我,反對我南返?也許他們獲悉了鄧演達的陰謀,也許他們誤以為我想南返。
    原廣西省主席黃旭初一九六二年四月一日在香港《春秋》雜誌撰文說,李濟深派了他的參謀長王應榆帶信來看我,信中說,如果我對廣東有任何意見,可以同他討論,但我絕不可率部返粵,是嗎?是的,我見了王應榆,他是我在廣東陸軍小學的同學,可是我想不起他講過有關回粵的事。
    我是怎樣得知賀龍擅自率部回南昌的消息?那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6七月二十九日我同汪精衛一起到達九江。是否因為我不敢獨自去九江,就請求中央派人向我部下訓話,提醒他們:內部紛爭會導致分裂?笑話!說我不敢獨自去九江,是荒謬的。然而,也很可能是我要汪精衛去向我的部屬解釋他的政策。我已經通知在廬山召開第二方面軍師級以上軍官會議,討論讓共產黨員和平離開我部的程序。
    一九二七年十月十五日,張太雷在中共南方局省委聯席會議上報告說:「張國燾不主張在南昌起事,是因為他對張發奎有許多幻想。就是臨走的前夜也與張發奎作了很長的談話,而且還說有希望」,那麼您到九江後,張國燾有沒有同您長談呢?沒有,我記得那時並不認識張國燾(按:據一九六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張國燾在香港親口對夏蓮瑛女士說,他僅見過張發奎一次,是在武漢的一個大型集會上,但未交談)。
    那次廬山會議,葉挺、賀龍、蔡廷鍇沒有出席,因此會沒開成。不過,我並不認為共產黨會發動叛亂,以致於沒有先下手逮捕他們,若要逮捕他們可以不費吹灰之力。


    我是不是打電報給葉挺與賀龍告知八月一日我會抵達南昌?那是可能的,因為他們沒去九江(按:廬山離九江僅十多公里)。
    那時我的部隊在哪裡?葉挺的二十四師與蔡廷鍇的第十師在南昌地區,十一軍向南昌地區集結尚未完成,朱暉日第十一軍的指揮部設在馬迴嶺,二十六師駐在馬迴嶺地區;二十軍與第四軍的第十二、二十五師在九江與德安之間;富雙英的二十一師在長江北岸,正對著九江。集結軍隊是一件複雜的事,我們必須為士兵尋找營房。
    我想,共產黨害怕我們會鎮壓他們。他們誤以為,我和朱培德的部隊將會在南昌包圍他們。這就是七月三十一日午夜至八月一日淩晨他們在南昌發動暴亂的原因。#7
    我是在廬山聽到這一消息的。我在十一軍聽說蔡廷鍇與葉挺賀龍合作,感到非常失望。我怎麼也想不到蔡廷鍇會同葉、賀沆瀣一氣。他的部下有沒有抵制呢?葉挺賀龍一開始就不得不乞靈於暴力。#8
    誰是南昌暴動的領導人?當然是葉挺。他在共產黨內擁有很高的地位,並且指揮正規部隊。然而,如果沒有賀龍與蔡廷鍇,他不會具備足夠的力量發難;如果他單獨採取行動,他一定會失敗的。我認為,葉挺不能掌控他的二十四師。如果在後方,他的部下會迫使他離開。南昌暴動被稱為「賀葉暴動」絕非偶然。你應該記得,賀龍當過土匪,出於私利而入草。暴動開始後,他才加入共產黨。(按:賀龍是在會昌戰役後,到瑞金一所小學內由周恩來監誓加入中共的。)
    葉挺扣押了二十四師七十一團團長歐震與七十團團長古勳銘,一路往廣東撤退途中,這兩位團長都處於拘禁狀態。葉挺有權殺死歐、古二人,但出於同情心,他沒有下手。
    我心中極為憂慮,乃開始制訂敉平暴動的計劃,一旦暴亂發生,那就絕無和解的希望。此後我一直牢記,要掌控兵權。共產黨必然會戰鬥到底,我必須粉碎他們。
    我立刻趕到德安,去巡視前線,周士第的第七十三團駐紮在那裡,我信任該部的忠誠。我必須視察部隊,保持信心。我什麼也不怕,畢竟是我把周士第提拔到七十三團團長的位置上的。
    我建議保羅、涅吉丁和另一位俄顧問同我一起去德安觀察形勢,他們同意了。他們對南昌暴動有什麼反應?他們也感到非常驚奇。當然,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故作驚詫。
    我和這三位俄顧問、幾位軍官同事以及翻譯員們坐上了一部守車,由機車驅動開往德安,當我們停在馬迴嶺時,朱暉日與李漢魂在車站迎候。在我準備下車、他倆想上車之際,我聽到兩聲奇怪的槍響。顯然,至少有一個共產黨已經劫持了機車,強迫司機開車。我身邊只有十名衛兵,於是我跳車了,部份衛士也跟著跳車。#9我把馬迴嶺交給朱暉日,返回九江。俄顧問和其他官兵來不及跳車,乃去了德安。
    那天我步行踏著南潯鐵路一條一條枕木踅回九江。回到九江後,我召集了師長和師政治部主任以上軍官開會,向他們解釋中央的分共命令以及我已制定的對付共黨暴亂的方案。我要求他們回到各自的部隊,命令所有的共產黨員到九江來。
(2020/0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