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武漢清共]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周壽年在清末曾任京奉鐵路局總辦
·大元帥府討論政府名稱,劉震寰提議定名「國民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漢清共

   然而,我對賀龍沒有把握,因為他有自己的部隊。但是我對他很好,他也感受到這點。我怎樣善待他呢?我待他真誠、坦率,我認為他不是共產黨員。
    一九二七年八月五日,汪精衛在武漢國民黨中央會議上報告說:「從武漢決定制裁共產黨以後,武漢的共產黨徒全到四軍、十一軍、二十軍去了。張總指揮因為中央擴大會議決定並命令保證共產黨員的生命安全,也無法拒之門外。及至他們到四軍、十一軍、二十軍工作,張總指揮又以為他們是幫助國民革命,所以優容他們。」那麼,是不是那時有許多共產黨員加入第二方面軍?是否因為我相信他們會有助於國民革命所以歡迎他們加入?共產黨員都害怕「四•一二」事變在武漢重演,他們害怕唐生智會殺害他們。那時唐生智槍斃了一名旅長。我說了很多次:我不會殺共產黨員。那時高級共產黨員都去了第二方面軍司令部駐地——九江。
    共產黨員滲入我的部隊的下屬單位嗎?沒有。如果共產黨員是軍人,他們自然會加入教導團。我估計數量不多,因為教導團團長楊樹松不是共產黨員。
    中共機要刊物《中央通訊》第十三期登載了南昌暴動失敗後,張國燾於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八日給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擴大會議的一封信,其中談到:「當武漢唐生智、汪精衛政府日趨反動時,彼時我黨與張發奎關係尚好,事實上我們曾將農民的槍枝送給他,並答應給他種種的幫助。」有這事嗎?絕無此事!他們沒有給我一枝槍。你必須記住這一事實:唐生智與我組成了在武漢駐紮的兩支主力部隊。至於漢陽兵工廠生產的軍火,唐生智和我所獲相同,我分配到的確實不少於他。此外,武漢政府寄希望於我們第二方面軍,因為他們認為唐生智靠不住,而大家都知道我是支持汪精衛的。如果說,我發槍給共產黨員,那是因為部隊中有共產黨員。
    共產黨員用不同的方法協助我嗎?無可置疑,他們幫助了我,因為他們工作勤奮。共產黨的政工人員無疑是認真負責、表現良好的。在他們的宣傳中,僅僅誇獎我的部隊。據我所知,他們從來不宣傳共產主義。張國燾這封信還談到,一九二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在中國共產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上加侖將軍報告,他已會見張發奎,張同意將二十軍集中準備進攻,十一軍集合於南昌,第四軍沿著南潯鐵路集合,此三個軍不能再向東行進。加侖建議:倘若張發奎同意返回廣東且不強迫葉挺以及其他軍官退出共產黨,中共將同張部一起回返廣東。加侖所說的二十六日漢口會面細節是否屬實?我也許見過加侖,至於他說關於返粵的事情我記不起了。鄧演達是唯一建議我帶部隊回廣東的人。


(2020/0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