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鄧演達死有餘辜]
胡志伟文集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顧孟餘同張君勱就意見不合
·蔡文治在沖繩島美軍基地自稱海陸空軍總司令
·中國之聲》週刊的預算高達每月一萬八千港元,創刊於1951年10月11日“
·程思遠的西裝口袋中裝著黃色小說以及令人作嘔的春宮淫畫
·程思遠在女兒床上強姦有夫之婦石泓
·張發奎夫人怒道:「程思遠佢個女都有咁大啦,重咁荒唐,真係下流夾折墮(譯
·程思遠五次秘密北上,與中共策劃遊說李宗仁回歸大陸
·同盟每月支出要8萬港元
·伍憲子說反共不一定要在香港
·同盟成員有大約二、三百人
·陳濟棠妻莫秀英一人的鑽石逾兩千粒
·港英政治部與張發奎聯絡的警官竟是張昔日的下屬
·年輕人被派遣到大陸從事情報工作
·張發奎感覺百份之九十的情報是假的
·黃秉衡出任蔡文治駐港代表,正準備在大陸開展遊擊戰爭
·黃秉衡出任蔡文治駐港代表,正準備在大陸開展遊擊戰爭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八十名青年被送去沖繩島受訓準備反攻大陸
·劉震寰入袋六萬美金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蔡文治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美元
·在一場暴風雨中出發反攻大陸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反攻大陸船在抵達國際水域前被香港水上警察截捕
·派青年去沖繩島受訓時,他們毋須經過出入境部門辦理任何離境手續,蔡文治在
·港府在中共壓力下,對蔡文治在港活動如臨大敵
·蔡文治逮捕了胡越等20多位張發奎派去沖繩協助訓練工作的幹部
·顧孟餘不能忍受港英政治部的折磨去了日本
·顧孟餘進入日本是豁免使用護照的
·顧孟餘期望同盟總部遷往日本
·張國燾的私生活是腐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頂多祗有一百萬人有正當職業,其餘六百萬人除開婦女和小
·張國燾是不適合充任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彭昭賢親見史達林為營救「暗殺日使田中」案受冤中國學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鄧演達死有餘辜

   九二七年七月十五日,武漢的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決定召集全體會議討論共產黨問題,旨在壓制違反國民黨黨章的所有言行。不久,汪精衛召集了一個高級軍政領導人的非正式聯席會議。他告訴我們,中央已決定實施「分共」,但有異於南京方面的「清共」。這意味著要用和平方式攆走國民黨內的共產黨員,不逮捕也不殺害他們。他告訴在場的高級將領們回到各自單位作好準備。我們要求共產黨員自願離開,給點錢讓他們走。如果他們不想離開,可以留在武漢,但不許在政治、軍事機關任職。
    我對「分共」政策看法如何?我認為,在革命成功之前,革命力量不應該分裂。當然,一旦汪精衛決定分共,我會支持他,因為在這個問題上他比我更高瞻遠矚。正如我常說的:服從命令是軍人的神聖職責。這可能導致險境,年輕的軍官很容易被引入歧途。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認真考慮分共政策是否正確。既然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認為分共是正確的,我當然聽他的。我絕對支持他分共,正如先前寧漢分裂時我絕對支持他的立場。我對軍事的興趣始終多於對政治的興趣。雖然我在政治上並無許多高見,基於我所任的職位,我也不可以多說多話。
    汪精衛有沒有論及俄顧問?沒有,在那次會議上他沒有談起俄顧問。事實上,我想不起他在會上談過任何有關俄顧問的事。我那時對俄顧問有何看法?我並不認為俄顧問對我們搞陰謀。
    鄧演達與鐵羅尼來看我,這兩人是形影不離的。鄧演達說,汪精衛的政治生涯已經告終,叫我不要再聽他的話。鄧演達又說,唐生智的政治生命也已死亡,我必須把我的第四、第十一、第二十軍帶到後方——廣東,重建革命基地,一切從頭開始。現在回想起來,我相信他的主要目標是鼓勵我同共產黨合作,以便建立一支既反蔣又反汪的部隊,可是他本人並非共產黨員。
    我反駁說,汪精衛的政治生命並未終結,他只是得了病,只要他一息尚存,我們就應該請醫生拯救他。這說明了,那時候我仍然是左傾的。我說,我們仍然可以同汪精衛談談。我想同汪談什麼?沒什麼特別的,我的觀點是我們必須支持他。鐵羅尼說什麼?他贊同鄧演達的觀點。


    鄧演達和我曾是同學,又一起在鄧鏗的第一師共事過。我倆的長期聯繫從未中斷過。共產黨知道我倆有著牢不可破的友誼。我猜想,中共期望鄧演達能以私人感情影響我。我倆之間分歧的關鍵是汪精衛。
    鄧演達發覺他不能勸服我,就很快去了鄭州。馮玉祥對鄧說,鮑羅廷與其他俄顧問返回蘇俄路過他的司令部時,他答應保護他們。許多共產黨人安全通過馮玉祥的轄區。他是一個奇怪的人,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討好共產黨。
    有沒有別人對我談及類似鄧演達講過的話?鄧演達是唯一宣告汪精衛政治生命已經終結的人。郭沫若,特別是高語罕不敢越軌,他們害怕我會扣押他們。他們知道我是汪精衛的堅定支持者。他們說,湖南農民運動走向極端施暴是由於中共基層幹部的左傾幼稚病,而中共中央委員會對這類歪風不以為然。他們要我相信,所有的亂象都會被制止。
    譚平山、徐謙和何香凝要求我維護「三大政策」,許多人都在為此努力。
    一九二七年八月六日,林昌熾上書武漢國民黨中央,舉報共產黨把持軍校破壞國民革命。當黃埔軍校武漢分校解散時,惲代英等人是不是要我將軍校學生調入第二方面軍教導團?是的,我想接收這批軍校生,凡留在武漢的軍校生都安插到教導團。組建教導團使之隸屬於第二方面軍都是奉武漢國民政府的命令。黃埔軍校武漢分校校長楊樹松被任命為教導團團長。他原籍東北。畢業於保定軍校,是鄧演達的追隨者。教導團有多少人?一千多人。
    在第二方面軍的低級軍官與士兵中有許多共產黨員嗎?我不相信士兵中有共產黨員,因為那時候絕大多數共產黨員是知識分子。我知道低級軍官中有共產黨員,但我不知道有多少。在二十五師周士第的第七十三團,多數軍官加入了中共,葉挺把這個團移交給周。在其他團隊,共產黨員不多。無論如何,我不能把共產黨員當作敵人,我不反對共產黨員個人。難道我沒有支持分共政策嗎?那是來自高層的命令。
    除了周士第,我還知道其他團長是共產黨員嗎?不知道,我只知道葉挺師長是共產黨員。然而我們之間相處很好,我以為我能夠感化他們,至不濟,我想他會離開部隊。
    張雲逸是李漢魂部第四軍二十五師參謀長,但我不知道他是共產黨員。以前他當過楊錦龍獨立旅的參謀長。在楊部被解除武裝後,他被收編,負責我部的參謀處。
    共產黨在第四軍第二十師七十七團具有強大的影響力嗎?團長黃新不是共產黨員,他是江西人,是我在武昌陸軍預備學堂的同學,後來去了保定。誰安插他到七十七團接替陣亡的蔣先雲團長?是我。蔣先雲沒有把黃新帶到這個團,當然,這個團有不少中共黨員。
    第十師第三十團長和該團其他軍官都是共產黨員嗎?#4我從未聽說過。范德星團長是陳銘樞的粵東南同鄉,也是他的部下,是行伍出身。他是個粗人,所以沒資格加入共產黨。
    我覺得我能夠牢牢控制我的部隊,我已經獨力把第四軍發展壯大。我把第四軍交付黃琪翔後,無異於我親自領軍。雖然第十一軍原本隸屬於陳銘樞,但是由第四軍的朱暉日統率後,許多第四軍出身的官兵調入第十一軍。
(2020/0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