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衛奕信被英資財團轟走]
胡志伟文集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衛奕信被英資財團轟走

   香港重光後,在蘇美兩大集團冷戰的大環境下,第二十二至廿四任港督葛量洪、柏立基、戴麟趾努力在美國反共反華壓力與維持英國對華貿易利益之間保持微妙的平衡,既鎮壓國民黨在荃灣掀起的暴動,又壓制左派群眾的反英抗暴運動。在這24年內,香港實施了六年免費教育,開辦中文大學,修築海底隧道,使生產總值達192億元。第廿五至廿七任總督麥理浩、尤德、衛奕信都是職業外交官,他們致力於改善與中國的關係,並與170個國家建立貿易關係,使300萬市民住進了廉租的公屋,開辦科技大學、興建會展中心、大 嶼山新機場等。1984年9月,中英兩國簽署了聯合聲明,確定九七回歸後香港保持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不過,由於香港英資財團埋怨衛奕信對中國太軟弱,使這位能說普通話的中國通突然被解職,而代之以作風強悍的彭定康,彭氏系廿八任總督中唯一的政治家,曾任保守黨主席、英內閣閣員。
      第十二任港督卜力在1909年所撰的《港督話神州》一書中,把古老的中國比作「沉睡的東方巨人」,預言「中國一定會成為世界事務中一個有影響力的因素」,近百年的歷史確實證明了這一點。
      本書完稿於1997年初,中國社科院近史所所長劉大年撰序在97年3月,但有關部門閱審歷十年之久才付梓,所以十年來史學研究的成果付闕,像對「中山艦事件」的認識尚停留在半世紀前的水準。在尤德傳記中,漏列了他一生最驚險的經歷:1949年4月20日英國遠東艦隊護航驅逐艦紫石英(港譯紫水晶)號奉命去南京撤僑時,在解放軍控制的長江水域遭遇攔截,中炮三十餘發,艦長陣亡,副艦長重傷,205名官兵減員六成,艦隻擱淺于三江營水域101天,糧盡彈竭。當時英駐南京使館三秘尤德自動請纓,奔走兩晝夜,冒險越過戰線到北岸解放軍指揮部調停僵局,事後紫石英號獲得放行,英廷宣佈承認新中國,尤德亦因功青雲直上,終於升任英駐華大使。又如,書中敘述英方赴港接受日軍投降是由於「蔣介石沒有將香港主權擺到重要日程上」,事實上遠東盟軍總部早已指定張發奎的第二方面軍到香港受降,新一軍潘華國中將已乘坦克開進九龍,但大英帝國為了維護面子,向美國政府施壓,並同意將繳獲的駐港日軍所有裝備移交給中國政府,美國則乘機提出要在香港擁有特權——維持龐大的總領事館,在香港擁有特權進行情報、顛覆活動等等不受管轄——這才拍板成交,這些內幕在《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等著作中都有詳盡的記錄。
      鑒於本書作者張連興是「做港澳臺方面宣傳報導工作」,他所參閱的有關港臺書刊與剪報局限於一個狹小的層面,所以不免有所疏漏。譬如,書中對1956年國民黨掀起的荃灣暴動有詳盡的報導但對香港左派發動的1967年反英抗暴鬥爭就著墨淡薄,連周恩來對此極左行逕的抨擊*都不屑一提,這不能不說是編撰失誤。平心而論,讓一個從未在香港生活過的局外人,把卅一本不同時代、不同背景、不同文字、不同文風的涉港著作撮合在一起,不免會使讀者產生隔靴搔癢、郢書燕說的感覺。例如,混淆barrister(大律師、訟師)與solicitor(狀師),把合和中心寫成「在柴灣」(應為灣仔),把李鄭屋村寫成李屋村,把「差餉」寫成「差響」,把馬會寫成「鳥會」。有些舛錯是由於作者與編者都欠缺歷史常識,如把公爵白金漢譯成北擎鹹,把上海道吳健彰寫成吳健章,把1935年上任的郝德傑寫成1930年離任,把學生會譯成學會,把布政司霍德譯成赫德;還有些是語法修辭歷練不足,如把「秉承」寫成「稟承」,把「交際場所」寫成「交易場所」,把「軍械」寫成「機械」。最令人驚奇的是撰編人員都缺少起碼的算術基礎知識,於是出現了「每四磅麵包內含有0.92%克砒素」「1970年生產總值達到192.1億萬**港元(應為192.1億)」「英資公司在香港的投資已達1.2億港元,每年光利潤就1200億港元」等大笑話。像快活谷的谷字印成6alley,只能慨歎校對失責了。
      還有,本書的封面設計欠佳,本來就是暗淡的黑白相片配以啡色的底色,顯得一片混沌,其實電腦技術很容易作出修補的。


      香港回歸前四個半月,筆者在香港信報曾撰文建議把維多利亞女王銅像從中央公園移入歷史博物館,而另鑄一尊孫中山銅像替代之。因為維多利亞女王在位64年間,英國發動了三次兇殘的侵華戰爭,包括兩次鴉片戰爭與率領八國聯軍打進紫禁城火燒圓明園,中國的貧窮、積弱即始自那個時代。據筆者初步統計,香港有一千多個地名、街名、校名、醫院名、建築物名是以英國殖民者的名字命名的,具體可分五類:一、在定海、寧波燒殺擄掠後乘坐炮艇抵港的第一任港督砵甸乍、1954年炮轟廣州城的寶靈。二、駐港英軍司令,如乍畏、威菲、金馬倫等,三、英國皇室成員,如伊莉莎白、瑪麗、威爾士、幹諾等。四、英國殖民地部大臣,如史坦萊、金巴厘。五、大鴉片商如庇理羅士、遮打、麼地,有些輔政司、撫華道都要「人去留名」。六、帶有侮辱性的英文地名,如大笪地、水坑口街都是為了紀念英國海軍侵略港島西北部的海角名。這些名稱,包含著中國人民的血淚。從實質上看,這些侵華罪魁與酒井隆、松井石根、谷壽夫並無二致。
(2020/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