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揚清貶明是為開脱祖先投敵罪行]
胡志伟文集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于右任的反攻大陸詩句怎樣被刪成「認同中共」?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天下第一馬」君臨天下
·長卷黑馬風靡歐羅馬
·氣功大師治癒疑難病症萬千例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中共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統戰部與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第十集目錄
·美麗牌商標上美女之死
·出國莫回鄉 回鄉須斷腸
·介紹康正果《我的反動自述》
·藍綠共慶「八•二三勝利」的奇景
·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
·魯迅你錯了——殺劉和珍的是馮玉祥
·天上浮雲如白衣 斯須改變如蒼狗
·莫道農家臘酒渾 豐年留客足雞豚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鼠年大事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品格
·第十一集目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史料價值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王蒙與玉蒲團
·紀念黃埔22期張擴強將軍
·王蒙在一九八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揚清貶明是為開脱祖先投敵罪行

   2. 《鹿鼎記》中的吳之榮心裡是瞧不起韋小寶這樣領導的,吳之榮畢竟也是讀書人出身,但又不得拍拍領導的馬屁。為了表達對領導的敬仰,「吳之榮道:『平西王智勇雙全,勞苦功高,爵封親王……將來韋大人大富大貴,壽比南山,定然也跟平西王一般無異。』」結果,韋小寶立立刻變臉,「心中大罵:『辣塊媽媽,你要我跟吳三桂這大漢奸一般無異。這老烏龜指日就要腦袋搬家,你叫我跟他一樣!』」這說明吳之榮缺少政治敏感。吳三桂叛明投清有功封了王爺,但這是取得江山的需要。如今江山穩固,過橋抽板的負面效應就出來了,哪個皇帝會欣賞這類不忠之臣?況且,皇帝對吳三桂已經不信任,正在琢磨如何削藩解決他,雖然吳之榮不知道,但領導知道。就算不知道這種機密,以平西王`為例諂媚钦差大臣,是馬屁拍到馬脚上。
    3. 《鹿鼎記》中的吳之榮,心思全用到了拍馬上。領導在轄區視察,看到芍藥,順便說這東西可以餵馬。吳之榮想都不想就說領導說得太對了,卑職馬上把揚州的芍藥全部給挖了,送給大人餵馬!吳之榮根本就沒注意,自己只是個知府,小小的地市級幹部,而旁邊還有巡撫、布政使,人家可是省部級,他們全都沒有表態。你把揚州的亮點弄沒了,下次別的領導來看什麼?這說明,吳之榮的思維過於機械單一,看問題缺少前瞻性。吳之榮哄得韋小寶高興,這旁邊的巡撫、布政使「心中都暗罵吳之榮卑鄙無恥」,日後能有好果子吃嗎?
    4. 《鹿鼎記》中的吳之榮,一門心思巴結韋小寶,越級去跟領導匯報:「我有一件大功勞,報上去就可以立功的,咱們兩個人分享好不好,你一定不要去和巡撫、布政司說。」韋小寶聽後很感興趣,立即找來巡撫、布政使,對他們說:「二位,吳知府有件事,讓我千萬不要和你們講。」這二位一聽,臉色「要有多難看便有多難看。」這說明,官場是有規矩的。韋小寶雖然知識不多,官場規則還是懂的,真有大事怎麼會越級跟小官定奪?無論是規則還是潛規則,吳之榮幾乎沒有入門。金庸對吴之榮内心的諷喻顕示了他本身的老奸巨猾。丶
    5. 老查在鹿鼎記中,不僅歪曲了事實,將「明史案」的告密醜行全都推到了吳之榮身上,洗白了其祖上查繼佐;更有力配合了「維民所止」的誤導,為自己塑造了一個「文字獄受害者後代」的高大形象;同時更巧妙地掩飾了自己的旗人後裔身份,淡化了祖上曾任清廷高官的事實;更遮蓋了他在小說中吹捧滿清的不公正立場,實可謂一舉數得。仔細回想一下金庸寫的小說、評傳和雜文,文字中對清初的幾任皇帝(皇太極、努爾哈赤、順治、康熙)都推崇備至,而從誅殺其祖上查嗣庭的雍正之後,便再無溢美之詞了。可見金庸十分工於心計偷天換日,能夠如此不著痕跡地塑造起自己的光輝形象,由一個可恥的告密者的後代,轉眼間就變成了文字獄受害者的後人,輕輕鬆鬆就博取了人們的同情,可謂變被動為主動,手法堪稱高明老辣。老查能將岳不群「偽君子」的形象刻畫得那樣傳神,果然並非幸致。
    揚清貶明是為開脱祖先投敵罪行


    金庸還在自己的小說中竭力美化滿清,貶低明朝,甚至到了罔顧事實,對所有的異族都大加吹捧,對所有的漢人王朝都拚命貶低的地步。這種種偏頗言論,都有著明確的宣傳目的,就是要為滿清取明而代營造合理性,甚至冠以正義性——既然異族人這麼好,中原漢人這麼爛,那滿清取明而代,自然就是替天行道的義舉。除了一個滿人對自己王朝的歸屬感和親近感之外,金庸這樣做還有另外一層動機,即試圖藉此來淡化人們對投靠異族者的唾罵和憎惡,從而為自己家族投靠異族,並得到寵信的劣跡進行開脫。
    事實上,金庸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編造謊言,硬生生將告密小人查繼佐美化為反清義士,又把「為民所止」的讕言捧出來,煞有介事地渲染宣傳,給自己祖上添加反清色彩,這其實都是心虛的表現,恰恰反映出他對祖上入旗一事被人發現的憂慮,以及對自己偽裝磊落,暗懷私心的真面目被世人看清的恐懼。
    從放毒到陛見 好一個”與時俱進”
    金庸以滿族為主血統,身為旗人後裔,這些並不是過錯;金庸的祖上是告密小人,這也並非他的過失。然而他利用自己小說的巨大影響力,有意顛倒黑白,美化漢奸,撒謊騙世,就不僅僅再是個人道德淪喪的問題,更具有了極大的社會負面效應,可以說是遺毒無窮。如果廣大讀者在他的影響下,都對范文程、洪承疇、吳三桂等人叛國投敵的行為理解包容,甚至將其視作為了百姓安樂而拋棄落後政權的義舉,都歡天喜地等著異族入主後進行民族融合,之後共同步入幸福生活,那從此人心乖謬,忠義不存,日後再逢國難,還有誰會為國家死戰沙場?
    金庸的作品已經在事實上給了華夏的脊樑重重一擊,在不知不覺間,大批讀過金庸作品的國人的氣節和抵禦外侮的堅執之心,都已經遭到了或多或少的磨蝕,之後還不斷有人加入被毒害的行列。金庸一生虛偽好名,年青時曾在自己的文章中不厭其煩地吹噓自己如何出身於名門望族,在訪談中也幾乎每次都會有意無意地提到那個根本沒見過幾次面的遠房親戚——徐志摩是自己的表哥,攀附之態溢於言表,其重視門第的心態昭然若揭,而這種心態也正是老查歪曲偽造歷史的動機之一。
    稗官野史並沒有必要一定和歷史記載相吻合,作者有自由發揮創造的權利。拘泥於正史或野史的小說是極難寫好的。但如果在寫小說時,有意把自己的先輩努力拔高,給以過分的美化,就屬恣意扭曲,不足為訓。金庸在《鹿鼎記》的後記中說這本書“不大像武俠小說,勿寧說是歷史小說。”既然如此,那麼對小說中某些部分和歷史記載相距甚遠甚至相悖,又作何解釋呢?
    綜合上述,金庸的人品、器度,乃至作品的文風、修辭以及可信性都是乏善可陳的,其所以浪得虛名喧嚣一時,是因為優秀的作品在文革十年中都己付之祝融,那正是金庸小说乘隙崛起於圖書市塲的大好機遇。平心而論,武俠小说還是有绝代佳作的。金庸評傳的作者、大文豪倪匡就説過:”最好看的武俠小说是鹰爪王” 。美國柏克來加州大學教授夏濟安1951年正月初七日寫給其弟夏志清的信中說,” 對於鄭證因和白羽两人之書大為佩服,我现在讀武俠小说是记筆记的,他俩的白話文是纯粹北平話,但绝無老舍那樣的故意賣弄,很乾净,文言運用得也很適當,情感控制得也好,他們對於情景和對话的處理,大可模倣研究。鄭證因的鹰爪王是部規模十分宏大的小說,他懂得一天發生好些好些事情的戲劇性寫法,有幾個人物描寫極成功,富於感染力。我的白话文與寫長篇小説模式,都要從武俠小説裏去學的,。我們的東西太知識份子腔,武俠小说足濟其病” 。
    鄭證因(1900-1960) ,著有” 七剑下遼东” 、” 五鳳朝陽” 等八十八部作品。”鹰爪王”有七十三回,一百五十多萬字。據大陸名導演張藝謀稱:”六十年代讀了鹰爪王,才用始了我的英雄夢,2002年歲末公演的電影” 英雄” 源出於四十年代的鹰爪王” 。
    至於另一位武俠小説名家還珠楼主(1902-1961) 著有” 青城大俠”” 蜀山剑俠傳” 等五十多種,後者有三百零九回,四百十萬字。1958年宾黨刊《文藝學習》刊出《不許還珠樓主繼續放毒》一文,還珠樓主不堪刺激腦溢血癱瘓;1961年2月因患食道癌去世,年僅59歲。中共對還珠樓主視若寇仇,對查良鏞却百般吹捧,其作品在大陸推销達九位数,蓋因老查聽黨的話跟黨走,故二人際遇有霄壤之差也。   (蓋棺論定金庸之三)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全文完
(2020/0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