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哈公私諡郭沫若為「文厚]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哈公私諡郭沫若為「文厚

   自周代以來,帝王、諸侯、卿大夫、高官大臣等死後,會根據他們生平事跡而加封一種諡號。帝王的諡號由禮官議定經繼位的帝王認可;臣下的諡號由朝廷賜予。諡號原寓褒貶之意,屬於褒揚的有文、武、昭、桓、景、明、穆等;屬於貶抑的有煬、厲、哀、悼、殤等。宋代以後,便只有褒無貶了。不過諡號也有反諷之例,如主持暗殺宋教仁的趙秉鈞被袁世凱滅口毒殺後,廢帝溥儀諡他為文恭,係譏其逼宮時態度不恭不順也。又如明報專欄名家哈公私諡郭沫若為「文厚」,乃譏其不文且厚顏無恥也。上古諡號多用一個字,如齊「桓」公;漢代以後,大多用兩個字,如諸葛亮諡忠武,范仲淹諡文正。宋代以後,皇帝的諡號越來越長,如宋神 宗的諡號就長達二十字,充斥了阿諛奉承之詞。又如,清朝西太后葉赫那拉氏生性殘忍貪婪、酖殺東太后與光緒帝、溺斃珍妃、殺害顧命大臣肅順、維新黨譚嗣同等六君子,挪用海軍經費修建頤和園,然其諡號竟是「同天崇運大中至正經文緯武仁孝睿智端儉寬勤」20字;清文宗奕 (咸豐帝)在位十一年間,國無寧日:太平軍前鋒逼近天津,小刀會在滬起義,捻軍在安徽發難;對外屢敗於英法俄,割地百多萬平方公里,其諡號居然是「協天翊運執中垂謨懋德振武聖孝淵恭端仁寬敏」,煞是可笑。
    民國肇建後,一九一二年二月廿三日國父孫中山先生咨請參議院設立稽勛局,以表彰對建民國捐軀殉難與著有功勛者;此後十個月內,中山先生在南京、廣州等地分別出席公祭陸皓東、史堅如、溫生才等革命死義諸烈士之追悼儀式,親祭秋瑾烈士墓,並對有功革命之鄧慕韓、少年中國報等分別頒予旌義狀,他對黃花岡七十二烈士宣讀的祭文中有「氣振風雷」四字,乃是對死難烈士的最佳讚辭。
    褒揚令與諡號有異曲同工之妙
    溯自滿清覆亡後,「禮不下庶人」的陳規被破除了,所以「凡三品以下文武官員死後不予賜諡」的觀念也不復存在了,士農工商凡對國計民生卓有勛勞者,死後都能榮獲總統府所頒的褒揚令,在公而言,作用在勸善與表彰德行;在私而言,使死者家屬感到無尚的榮光。
    按筆者的粗略統計,自一九七五年以來,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總統府共計頒布了四百零四道褒揚令,受褒揚者除了蔣氏父子及期間的過渡總統嚴家淦外,文臣有張群、黃少谷、鄭彥棻,武將有孫連仲、黃杰、薛岳、孫立人;外交家有沈昌煥、周書楷、劉鍇;情治首長有王永樹、沈之岳、宋心濂;大法官有戴炎輝、金世鼎;大學校長有楊亮功、方永蒸、章孝慈;銀行家有許遠東,經濟學家有蔣碩傑、費景漢;史學家有錢穆、蔣復璁;企業家有吳火獅、陳啟清;蔣氏文膽有陶希聖、程滄波;作家有朱西寧、夏元瑜;報人有李玉階、吳三連、王惕吾;畫家有黃君璧、楊三郎、顏水龍;雕塑家有楊英風、蒲添生;歌唱家有鄧麗君,攝影家有郎靜山,書法家有李普同,篆刻家有王壯為;布袋戲藝師有李天祿,歌仔戲演員有陳明吉;名醫有余南庚、陳五福;考古學家有林衡道,美學家有姚一葦;建築師有何明德;僧人有釋白聖長老、證嚴法師;外籍人士有獻身中國教育事業七十年的美國人趙麗蓮及服務中國天主教六十餘年的法籍司鐸羅寶田。還有一位在南越金甌角闢建九百平方公里的「海燕特區」、組織千八人反共武裝抗共十五年屢挫越共軍鋒芒的阮樂化神甫。


    受總統府褒揚者也有平凡的小人物,如一九九二年十月褒揚的廖鈞,退伍時官止中校,受褒揚事蹟是一九四七年任國軍上士排附時死守四平街碉堡月餘,在所屬全部陣亡、糧盡水竭彈藥匱乏的困境下,在萬千腐屍中擊退共軍數十次進攻,一直堅守至援軍到達,後經美國顧問通知國防部專案特呈元首,頒發青天白日勛章。以上士階級而獲此殊榮,可稱前無古人。時隔四十五年,除明令褒揚,還題頒「忠義孔昭」四字匾額一方,以激勵忠貞。同年十一月褒揚的台北市幼稚園教師林靖娟,是由於校外教學途中,遊覽車不幸起火,她奮不顧身搶救車上六名幼童脫險,自己力竭葬身火窟。一九九六年十月褒揚的桃園龜山鄉家會職員陳長安,是由於在匪徒搶劫農會信用部時,身中槍彈仍緊抱住劫匪,使農會財物未遭損失,總統下令褒揚是為了宣示政府旌表義烈之至意。
(2020/0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