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胡志伟文集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紹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江平--初次的性交
·性史
·性史 之2
·性史之3
·性史之4
·性史之4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
·蔡廷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李濟深密謀叛亂
·李濟深密謀叛亂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張發奎為陳誠擬訂反攻大陸計劃
·李柱銘父親李煦寰是余漢謀部政工主任
·身先士卒 九死一生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
·「尋求機會,制造藉口,縱容部屬,擴大事態
·李濟深報復性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每年香港書展都成為自由行大陸客的一個重要旅遊景點,有些人每年來港兩三趟,每趟都拖一箱政治歷史類的書回去。近年,官員們喜歡把這些「禁書」當作禮物,還有國內外的研究機構、學者、圖書館也熱衷於購買這類讀物。不久前,一家擁有國安背景的週刊推出〈華語禁書之都〉特輯,把香港機場書店熱銷的以《××真相》、《××內幕》為題的政治歷史類書籍指為「內容真假難辨,粗製濫造,人物譜系道聼塗説」,但又不得不承認「這類書籍受到大陸遊客的追捧……內地的官員會買這些書回去看看外面是怎麼說中國政府、怎麼說中國執政黨的。」還有些欠缺口德的吹毛求疵之徒說:「那些書都是抄來抄去、東拼西湊的大雜燴!」鑒於天地、商務等大型書店擺賣此類政治歷史類書籍逾二百種,前述讕言似乎損及百多名作家、編輯的名譽。
    最偉大的中文著作《史記》是「述」不是「作」
    國人酷愛拜神,文士拜孔廟,武將拜關公,木匠拜魯班,作家崇拜司馬遷。不論紅藍綠、左中右,尊司馬遷為古往今來華夏最偉大的作家,殆無異義。那麼,司馬遷所撰本紀十二篇、表十篇、書八篇、世家三十篇、列傳七十篇,共計一百三十篇、五十二萬六千五百字的煌煌巨著《史記》是不是「抄來抄去、東拼西湊的大雜燴」呢?太史公自己都承認「述而非作」*,為什麼今日舉世稱誦《史記》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世界古代史學史的最輝煌成就」「中國古代的一部百科全書」呢?「東拼西湊的大雜燴」為什麼會被改編為一百三十二種傳統戲曲(如〈趙氏孤兒〉、〈完璧歸趙〉、〈鴻門宴〉、〈霸王別姬〉等)呢?這是因為他以畢身精力豎起了一座巍峨的豐碑,把筆觸伸向政治、法律、哲學、美學、倫理道德、天文、地理各個領域。他的作品絕不是出於杜撰,而是博覽群書吸取廣泛知識的結晶。他二十歲時,在父親安排下遊歷名山大川**,擴大眼界,增長知識、廣交朋友;任宮廷郎中時,隨侍漢武帝多次外出祭祀,每到一處都認真搜集當地史料;繼父職任太史令時,得以周覽石室金匱之書,大量積累文史資料,這才有本事寫出自三皇五帝至漢武帝長達三千年的中華民族發展史。這樣敘事生動、文筆雄健的巨著,難道不是以靜態資料拼湊出來的嗎?
    史記的頭一篇是〈五帝本紀〉,太史公撰寫史記時,距離黃帝即位兩千六百年,距離堯、舜二帝即位分別是二二六零年和二一五八年,絕對不可能親自訪問黃帝與堯舜,那麼他除了飽讀宮中史書、深入民間採風之外,還有什麼不拼不湊不「抄襲」的妙計呢?


(2020/0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