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坐牢二十五年 換得離休待遇]
胡志伟文集
·異族進入中國一定帶來災難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壯盛的作者陣容
·春秋曾經月銷超過十萬冊
·陳炯明死於韋德槍下
·百五萬人大廝殺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推牌九輸百多萬
·蔣介石閱周佛海自首函竟然流淚
·周佛海是中共成立時的副主席
·毛森晚年曾回大陸觀光
·溥儀出宮前偷運出宋版書二百餘種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春秋
·簽署廿一條的是陸徵祥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勝必
·中國應恢復對越北的主權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羅便臣驅逐孫中山出境
·衛奕信被英資財團轟走
·潘靜安專程赴港收拾殘局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宋祥雲奉戴笠令潛伏延安軍政大學
·保密局的楊
·孫中山諡黃花岡烈士「氣振風雷」
·咸豐帝諡號有二十字
·上士獲頒發青天白日勛章
·董浩雲獲頒「抒忠報國」四字匾額
·總統下令褒揚牟宗三為「一代宗師」
·中共十大黨魁的官諡盡皆令人心寒
· 歷史上的六次中日戰爭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切勿重蹈甲午戰爭的覆轍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武漢分共後張發奎陞上將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張發奎被周士第攆下火車
·郭沫若承認共產黨好話說盡,壞事作絕
·用最下流的廣
·楊天石譯書不懂就刪
·楊天石曲學阿世逢迎當道
·南昌暴動是周恩來發動的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二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三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四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五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六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七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8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施義之加膝墜淵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 今天甜言蜜語 明天置於死地
·今天是他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階下囚
·明末三大案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二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三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五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七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八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九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2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3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4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5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6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7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8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9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孫越崎棄友背義 張莘夫厚葬北陵
·兇手莫廣成早已處決
·兩岸應聯合祭奠張莘夫烈士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坐牢二十五年 換得離休待遇

   
    一九三五年初,中共叛徒游定一告密拘捕了北大畢業的地下黨員方女士,方要求捕房留下五歲的女孩方小寶,薛把孩子寄養在天主教會辦的新普育堂內。西安事變後,方女士從南京釋放回滬,薛耕莘把女孩交還給她,還送她二百大洋作為回延安的旅費。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由於貝當政府未同汪偽政權建交,所以日偽勢力不能直接滲入法租界捕房。汪精衛親自邀薛去汪公館,希望薛講出宋子良收藏國府重要檔案的地點,並以五十萬美金為誘餌。基於民族大義,薛堅決拒絕了。
    八一三抗戰,國軍撤出上海時,有兩支可歌可泣的部隊,一支是88師謝晉之團長率領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另一支是55師與保警大隊死守南市斜橋。在日軍重炮猛轟下,師長陣亡,五千官兵彈盡糧絕。法租界當局與日軍斡旋,讓五千官兵退入租界,由薛負責生活管理。薛向租界中西職員募捐以維持給養,又動員寶大祥、協大祥老闆捐出布料,動員新光內衣公司免費為每位官兵製作兩衫兩褲,還動員仁濟善堂捐送每人一套棉衣褲。翌年,他把連級以上軍官八十多人分三批撤離上海,還親自開車將他們送到法租界太古碼頭英商輪船,再經溫州送返後方,一切費用由法捕房負擔,每人發放五十元零用金。此後每批五百人分送浙東與蘇北抗日基地,最後一批風聲緊,日寇要插手干預,就以十人、二十人一組送去浦東張阿六的遊擊隊。正因薛的舅父是太古輪船公司大班,給蘇北解放區偷運軍用醫藥器械也是依靠英輪。愛國藝人在法租界蘭心大戲院公演《史可法》、《文天祥》等話劇時,日寇橫加阻撓,薛派了巡捕到戲院巡邏保護。一九四○年,中華造紙廠老闆劉杏蓀被日偽拘捕,栽贓敲詐五十萬元,紙商徐大統(本港立法會前主席范徐麗泰的父親、杜月笙的左右手、香港大新銀行最大股東)奮起抗爭,薛耕莘與捕房總監法伯邇一齊出面向日本憲兵隊木下少將交涉,以法捕房政治部名義保釋了劉杏蓀。薛還有力保護了蔣介石直屬特派員何世楨、中統上海站站長劉槐等人。
    抗戰勝利後,薛因有功於敵後抗日工作,獲頒金質的勝利勛章。一九四五年,他因為不滿來滬接收的警察總局局長宣鐵吾的強硬作風,便辭去上海第三區警察局局長、軍統上海行動總指揮部特警組長等要職,隨軍統老友程克祥*北上,由戴笠舉薦在第十一戰區司令長官孫連仲上將麾下從事追捕華北日偽漢奸巨魁王克敏、王揖唐、王樹常、金璧輝(川島芳子)等數十人的工作,還三次參加審訊川島芳子。一九四六年他奉調到瀋陽中蘇聯誼大樓,被任命為東北軍調第28執行小組上校主任,其對手是中共的耿飚少將。不久晉升少將參謀。同年六月六日他在軍調部辦事處被捕,一個月後押回上海受審,事緣有人密告他「通共」,指十一年前收養女共產黨女兒方小寶且現仍有政治關係。最初囚禁在車站路看守所。一週後移解至提籃橋監獄,由上海高等法院訊辦。後經原法國駐滬總領事署司法庭長考富門從巴黎來函證明:「薛耕莘係奉法國當局指令,為了人道主義的緣故,收養年僅五歲的方小寶,法租界司法當局完全支持和了解,薛耕莘不應受到任何指責」;同時,又由薛所聘辯護律師費席珍、艾振麟與劉槐商議,由劉以中統上海站站長身份出庭辯護,並偽造了一份文件,證明薛「非但沒有通共,且於1934-1936年間,在法租界協助中統逮捕共產黨人數十人之多」。即使如此,法院仍判他三年徒刑。判決後即由抗戰時交下的老友顧祝同上將與何世楨保釋出獄,於是他加入了民盟。


    上海解放前夕,潘漢年託人帶來口信,叫他留下。共軍進入上海後,他擔任民盟淮海路支部委員。那時物資匱乏,他奉命赴香港採購,當時有友人幫他辦理定居香港,還因他在法租界的資歷,舉薦他出任港英警務處政治部要職,月薪四萬五;還有人幫他辦理移居法國,聲言可獲三百萬法郎榮譽金。但考慮到家眷與六個子女在滬,他還是回來了。一九五一年四月廿九日,鎮壓反革命運動高潮時,上海市軍管會派人帶走了他,主管公安的副市長潘漢年派一位女幹部出示手諭:「薛耕莘可以抓,但他的財產、房屋都要留下以供其妻子撫養教育子女之用」。當時他已把幾十根金條、十幾萬美金都放在桌上,卻意外得到保全。同年九月十八日,在提籃橋監獄,軍管會法官宣判他「勾結帝國主義及蔣匪幫,危害革命,罪大惡極,本該處死,但在解放前後對革命不無微功,奉軍管會特准改判無期徒刑」,事緣他的檔案中有一份中統站長劉槐寫給上海高院的證明信,本想籍此函使國民黨高院免刑,結果還是判了三年,到共產黨手裡,這一條偽證竟變成「鐵證」。那個法官曾說,一時難以查明真偽,若能查明係假證,可免除刑事處份。就這樣,薛耕莘這個對中共大大有功的舊警官,竟坐了廿四年十個月冤獄。文革結束後,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對薛案作出「原判不當,應予撤銷」的裁決。從一九九○年起,中共因薛「有功於革命」,給予離休局級幹部待遇,可是被造反派搶佔的大部份住宅,直至二○○八年九月七日病故,一直未予歸還。
   
    *程克祥(1907-1981),十九歲畢業於上海大學中國文學系,是校長于右任得意門生。1932年奉于右任派遣,潛赴東北刺探日偽情報,四年後復由于右任介紹加入軍統組織。1938年任軍統局南京區中校組長,1940年11月任上海區上校副區長。在滬從事抗日地下工作,一直受薛耕莘掩護。抗戰勝利後歷任軍委會上海行動總指揮部秘書長、東北行轅少將參議、國防部保密局北京站少將站長、廣東省政府新聞處長等職。1949年赴台後歷任台灣省政府簡任參議、國防部情報局少將設計委員等。
    1981年1月20日病故台北,出殯時靈柩覆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由情報局局長張式琦將軍主祭,蔣經國總統頒以旌忠狀。
   (薛耕莘坐冤獄二十五年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2020/0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