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亨利•米勒:北回歸線]
胡志伟文集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顧孟餘同張君勱就意見不合
·蔡文治在沖繩島美軍基地自稱海陸空軍總司令
·中國之聲》週刊的預算高達每月一萬八千港元,創刊於1951年10月11日“
·程思遠的西裝口袋中裝著黃色小說以及令人作嘔的春宮淫畫
·程思遠在女兒床上強姦有夫之婦石泓
·張發奎夫人怒道:「程思遠佢個女都有咁大啦,重咁荒唐,真係下流夾折墮(譯
·程思遠五次秘密北上,與中共策劃遊說李宗仁回歸大陸
·同盟每月支出要8萬港元
·伍憲子說反共不一定要在香港
·同盟成員有大約二、三百人
·陳濟棠妻莫秀英一人的鑽石逾兩千粒
·港英政治部與張發奎聯絡的警官竟是張昔日的下屬
·年輕人被派遣到大陸從事情報工作
·張發奎感覺百份之九十的情報是假的
·黃秉衡出任蔡文治駐港代表,正準備在大陸開展遊擊戰爭
·黃秉衡出任蔡文治駐港代表,正準備在大陸開展遊擊戰爭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八十名青年被送去沖繩島受訓準備反攻大陸
·劉震寰入袋六萬美金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蔡文治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美元
·在一場暴風雨中出發反攻大陸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反攻大陸船在抵達國際水域前被香港水上警察截捕
·派青年去沖繩島受訓時,他們毋須經過出入境部門辦理任何離境手續,蔡文治在
·港府在中共壓力下,對蔡文治在港活動如臨大敵
·蔡文治逮捕了胡越等20多位張發奎派去沖繩協助訓練工作的幹部
·顧孟餘不能忍受港英政治部的折磨去了日本
·顧孟餘進入日本是豁免使用護照的
·顧孟餘期望同盟總部遷往日本
·張國燾的私生活是腐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頂多祗有一百萬人有正當職業,其餘六百萬人除開婦女和小
·張國燾是不適合充任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亨利•米勒:北回歸線


   亨利•米勒(1891-1980),美國超現實主義作家,是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美國旅歐作家中最具影響的人物之一。他著有七部小說、兩部劇本及許多書評、遊記、回憶錄、書信集。兩部「回歸線小說」當屬他最著名的作品。
   《北回歸線》是歐美繼《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和《尤利西斯》之後的又一大禁書。本書以回憶錄形式寫就。作者追憶他同一些作家、藝術家朋友在巴黎度過的一段日子,用揶揄、誇張的筆觸描寫自己在煙花巷中、酒吧間裏的全部經歷,同時摻進一段段怪誕、冷峻、出人意料的議論。他試圖通過超現實主義和自然主義的誇張以及變形的生活細節描寫,來揭示人性,探索青年人如何在特定社會環境中將自己塑造成藝術家這一傳統西方文學的主題。
   此書無疑是米勒最優秀的作品。同海明威的《太陽照樣升起》一樣,作者致力於文體與文學意識的革新,成為二十世紀十部或二十部最為偉大的小說之一。西方的文學評論家們認為,此書「像一股洶湧的、無法遏止的溪流,從瘋狂過渡到骯髒、色情」。
   在此書中,米勒及其友人均直接或間接地與性有關。他同那些為寫性而寫性的色情文學家不同——他無意挑逗讀者的情慾,性描寫只是手段,是為他的人生哲學及政治觀點服務的,所以,六十年代歐美司法部門將他與勞倫斯等作家的著作解禁。他的創作觀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美國作家:垮掉的一代、荒誕派戲劇、非虛構小說、黑色幽默、個性化詩歌等文壇思潮、流派中均有米勒的影子。

   
   尤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巴斯德——瓦格那街,它就位於藏在林蔭大道後面、像一條熟睡的晰蜴似的阿梅洛特街角上。在這個瓶子頸裏總聚集著一串禿鷹,她們哇哇叫著扇動骯髒的翅膀,她們伸出鋒利的爪子把你抓進一個門裏。她們全是一夥快活而又貪婪的魔鬼,完事之後連繫褲子的時間都不給你。她們領你來到背街的一個小房間裏,通常是沒有窗子的房間,然後她們撩起裙子坐在床邊上,很快查看你一番,朝你那玩藝兒上吐口唾沫便替你把它塞進去了,你還在洗身子時,另一個婊子便扯著她的獵物站在門口等著呢,她冷淡地望著你最後草草洗 幾下了事。可傑曼卻與眾不同,這從她的外貌上可看不出來,沒有什麼特徵可以把她跟另外那夥每天下午和傍晚在大象咖啡廳碰頭的妓女區別開。我剛才說過,這是春季的一天,我妻子積攢起來匯給我的那幾個法郎在口袋裏叮噹亂響。我有一種模模糊糊的預感:到達巴士底廣場之前我準會被一隻禿鷹拖了去。沿著林蔭大道漫步時,我早就注意到傑曼在朝我這邊蹭,一副到處遊蕩看熱門的婊子派頭。她的鞋跟塌下來,她戴著便宜的手飾,臉色發青,塗上胭脂反倒更顯出妓女特有的青白色皮膚。同她談妥條件並不難,我們坐在那家也叫作「大象」的小香煙店裏很快便談好了。幾分鐘後我們便在阿梅洛特街上花五法郎租了一個房間。窗簾放下,床罩也掀到一邊去了,她並不急於儘快了事。這位傑曼,她坐在坐浴盆上擦肥皂,一面愉快地跟我東拉西扯,說她喜歡我穿的燈籠短褲。她認為它「棒極了!」從前是的,不過我已經穿破了屁股坐的地方,多虧靠外衣遮住屁股。她仍跟我愉快地說著話,起來擦乾了身子,突兀的扔下毛巾朝我隨隨便便走過來。她開始熱切地撫弄自己的陰部,用兩隻手摸它、愛撫它、拍它。當時她滔滔不絕說話的勁頭兒和把陰戶挺到我鼻子底下這個動作至今仍使我難以忘懷。她談到它時那種口氣彷彿叫你覺得那玩藝兒是她花了大價錢買來的、身體以外的某件東西,這件東西的價值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增加,現在她在這個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便莫過於它了。她的話賦於它一種奇妙的芬芳氣味,它已不再只是她的陰部,還是一件寶貝、一件魔物、一件極有魔力的寶貝、一件上帝賦予的禮物,而且並不因為她每天都用它賺幾個錢而喪失一點點魔力,她倒在床上,大叉著雙腿,用兩隻手捂著它又撫弄了一陣,同時還一直用粗啞的聲音咕噥著,說它好、漂亮,是一件寶貝、一件小寶貝。不過她那個小玩藝兒也的確不錯!那個星期日下午空氣中瀰漫著春天的有毒氣味,一切都很圓滿。走出旅館時我在外面刺眼的光線下重新細細打量了她一番,清清楚楚地看清了她是怎樣的一個婊子——金牙、帽子上插的天竺葵、踩塌下去的鞋跟,等等,等等。更有甚者,她從我這兒騙了一頓飯吃,抽了我的煙、坐了我的計程車,可是這一切一點也沒有使我氣惱。老實講,是我鼓勵她這樣的。我十分喜歡她,於是吃完飯後我倆回到旅館又睡了一次,這一回是「為了愛情」。她的大而多毛的玩藝兒又一次發揮了它的活力和魔力,對於我它也開始具有獨立的生命了。這兒是傑曼,那兒是她毛茸茸的陰戶,我既愛傑曼同它一分為二,也愛她倆合二為一。
   
   我逕直到櫃檯前要了一杯香檳酒,音樂一停便有一位漂亮的金髮女郎坐到我身邊,她長得像挪威人。這地方其實並不像從門外看起來那麼擠,那麼歡快,只有六、七對男女,剛才他們準是一起跳舞來著。我又要了一杯香檳酒,以免喪失勇氣。
   站起來同這位金髮女郎跳舞時舞場上沒有別人,若在平時我一定會有些不自然,香檳起了作用,還有她貼在我身上的姿勢,昏暗的光線及那幾百法郎給我的踏踏實實的安全感,不過……我們又跳了一場,像是在舉行個人表演,然後我們便交談起來。她一開始便哭,這引出了這場談話。我認為很可能她是喝得太多了,於是便裝出不介意的樣子,同時看看周圍還有沒有別的女人,可是店裏已經全空了。
   中了圈套後要逃,而且要馬上逃,否則你就完蛋了。我所以沒有逃,是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想到我為買帽子的支票付了兩次款。因為某件瑣事,人常常捲入麻煩中去。
   我很快便弄清了,她哭泣的原因是剛剛埋葬了自己的孩子。她也不是挪威人,是法國人,而且還是一個助產士。我得承認她是一個俊俏的助產士,即使是在這臉上熱淚涔涔之時,我徵詢她的意見:喝點酒會不會好受一些,她便立即叫了一杯威士忌,一眨眼工夫便喝完了。我柔聲問:「還要嗎?」她說要,她覺得十分難過、非常沮喪,因而還想要一包「駱駝」牌香煙。她又說,「不,等等,我想還是要一包『帕爾麥爾』的牌的好。」我想,要什麼隨你的便,只是看在基督份上別再哭了,你一哭我就心裏直發怵。我又把她拉起來跳舞,一站起來她就好像換了一個人。或許悲傷會叫一個人變得更淫蕩,我說不上。我低聲咕噥說要離開這兒,她急切地問,「去哪兒?好,隨便。找個能說話的安靜地方。」
   我鑽進廁所又數了一遍錢,我把一百法郎的鈔票藏在褲子上的錶袋裏,把一張五十法郎的票子和零錢放在褲子口袋裏。我回到酒吧裏,決定要言歸正傳了。
   她自己談起了這個話題,這樣我就比較容易啟齒了。她遇到困難了,還不僅僅是失去了孩子,她母親病在家裏,病得很厲害,要付給醫生診費、要買藥,還要買這個、買那個。當然,她的話我一句也不信。我反正得替自己找個旅館,我便提議她跟我一道去、一起過夜。我暗想回到我那裏能節省些。可她不幹,堅持要回家,說她自己租了公寓,何況還得照顧她媽媽。仔細一盤算,我認定睡在她那兒會更便宜一些,便應允了,提議馬上就走。走之前我認為最好先叫她知道一下我的財政狀況,這樣到分手時便不會有什麼埋怨。我告訴她我口袋裏有多少錢,我看她聽完後快要昏過去了,她說,「你竟然是這種人!」她像是受了極大侮辱,我估計她會大鬧一場……然而我毫不畏懼,根本不為所動,我平靜地說,「好吧,那麼我走開就是,也許是我誤會了。.
   「我看你是誤會了!」她嚷道,同時仍拽著我的袖子不放手。「親愛的,聽著……公道點!」聽到這話我又恢復了信心,我明白這只不過是要我答應再給她一點,以後一切就都妥了。我疲憊地說,「好吧,我會對得起你的。走著瞧好了。」
   「那麼,你剛才是在撒謊嘍?」她問。
   「是的,我是在撒謊……」我笑了。
   不等我戴上帽子她便叫了一輛出租車,我聽見她給司機的地址是克利希林蔭道。我自忖,到那兒去的車費比租個房間還多呢。唉,算了,有時間……咱們走著瞧。我不知道車子是怎麼開動的,不過她很快就對我大談起亨利•博爾多(按:法國小說家)來。我還不曾遇見一個不知道亨利•博爾多的妓女!不過這一個是真正有才華的,現在她的語言也文雅了,她那麼溫柔、那麼聰明,使我不斷地考慮該給她多少錢才合適。我彷彿聽到她在說——「沒有時間了。」總之聽起來是這話,處於我目前的景況,這話值一百法郎。我詫異這是她自己的話還從亨利•博爾多那兒揀來的。這也無關緊要。是蒙馬特爾街了,我自言自語道:「你好,老媽媽,我和你女兒會照顧你的——沒有時間了!」我記得,她還要給我看她的助產士執照。
   進屋一關上門她就顯得十分驚慌,她亂忙一氣,兩隻手擰來擰去、擺出薩拉•伯恩哈特(按:法國著名女演員)的姿勢。她的衣服脫了一半,她不時停下來催我快點脫,催我幹這幹那。最後她脫光了,手裏拎著一件小背心走來走去,找她的晨衣。我摟住她狠狠擁抱了一下。待我放開她,她臉上流露出很痛苦的表情。「我的上帝!我的上帝!我一定要下樓去看看媽媽!」她嚷道:「想洗就洗個澡,親愛的。在那邊。我幾分鐘就回來。」在門口我又擁抱了她,我穿著內衣,勃起得很厲害。不知怎麼搞的,她所有這些痛苦和激動、所有的悲傷和做作只是激發了我的慾望。也許她只是下樓去安慰她的老鴇,我有一種感覺,一件不尋常的事情正在發生,這將是我在晨報上讀到的那類戲劇性軼事。我很快巡視了一下這個地方,這兒有兩個房間和一個浴室,裝修得還可以,挺賣弄風騷。牆上掛著她的執照,是「一級」的,這類執照總是一級的。梳粧檯上還有一張小孩的照片,是一個生著一頭秀髮的小女孩。我放水洗澡,後來又改變了主意,如果出什麼事,我會在浴盆裏被人發現……我可不喜歡這個主意。時間一分鐘一分鐘過去,我在屋裏來回踱著,心裏越來越不安。
   她回來時比出去時更加頹喪,不住地嗚咽道,「她快死了……她快死了!。有一剎那我差點要拔腿走了。當一個女人的媽要死在樓下了,也許正在你底下,你他媽的怎麼能爬到這個女人身上去呢?我伸出雙臂摟住她,一半是同情,一半是決計要獲得此行的收穫。我們這樣站著,她低聲咕噥說她需要我應允給她的錢,好像真的遇到了難處,這錢是給「媽媽」的。見鬼,眼下我根本沒有心思為幾個法郎討價還價。我走到放衣服的椅子那兒,從表袋裏取出一張一百法郎的票子,仍始終小心地背對著她。並且,作為進一步預防措施,還把褲子放在我知道自己將要睡的這一側。這一百法郎仍不十分令她滿意。不過她嫌少時不很堅決,由此我看出這已足夠了。接著她以驚人的力量猛地脫下晨衣跳上床來,我剛剛用雙臂摟住她、把她拉過來,她便去夠開關,關上了燈。她充滿激情地擁抱我,她呻吟,所有的法國女人跟你睡覺時都是這樣呻吟的。她的調情手段弄得我激動得不得了,關燈的把戲我還是頭一回遇見……好像真的洞房花燭夜一樣。可我仍不免疑慮重重,一俟能方便行事就伸出雙手摸摸我的褲子是不是還在椅子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