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七年之癢]
胡志伟文集
·性史 之2
·性史之3
·性史之4
·性史之4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
·蔡廷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李濟深密謀叛亂
·李濟深密謀叛亂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張發奎為陳誠擬訂反攻大陸計劃
·李柱銘父親李煦寰是余漢謀部政工主任
·身先士卒 九死一生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
·「尋求機會,制造藉口,縱容部屬,擴大事態
·李濟深報復性強
·孫立人恃才傲物 杜聿明心高氣傲
·坦承八年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
·不滿宋子文把中華民國當作私產
·欽佩蔣介石堅決抗日誓不低頭的毅力
·白崇禧志大才疏
·張發奎援越抗法
·對港英不亢不卑
·重用何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軍餉靠鴉片與博彩稅維持
·徵收煙稅發伙食費
·田賦徵實解決了抗戰八年的軍糈民糧
·以鴉片貿易來挹注國庫
·重用何
·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四戰區長官部養三千人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介紹余華:兄弟
·介紹木子美:遺情書
·介紹李昂:北港香爐人人插
·北港香爐之二
·北港香爐之三
·北港香爐之四
·北港香爐之五
·北港香爐之六
·七年之癢
·七年之癢(下)
·新奇刺激使人歎為觀止矣
·暴雨梨花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上山上山愛之三
·上山上山愛之四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你知道嗎?
·歐美的情色文學
·亨利•米勒:北回歸線
·渡邊淳一:失樂園
·介紹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介紹雷斯蒂夫:性歡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特约研究员王锡锌研究出的数据
·中國古今稿酬考
·不要隨便指摘別人抄襲
· 偉大的文學作品都不乏參考資料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
·在人类历史中永垂不朽
· 軍統局少將軍調部主任
·坐牢二十五年 換得離休待遇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 編輯是作家的保姆與老師
·風雨消磨,攻苦食淡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台灣官修傳記披露駐港特工人事
·哈公私諡郭沫若為「文厚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滲透
·美國在日俄之間玩均衡
·蔣介石功垂竹帛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戴雲龍傳口述自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揚清貶明是為開脱祖先投敵罪行
·歷史上引狼入室的惡果
·忽必烈屠殺漢人一千八百萬
·日寇屠殺了三千五百萬中國軍民
·蘇軍對
·蘇軍送給中共日製大炮3700門
·異族進入中國一定帶來災難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年之癢

   
   這個社會,可說是色情世界,無論到什麼的角落去,都布滿了色情的玩意兒。就將歷年的見聞,寫了這一篇的報導文章。可憐在黑暗的陰影下,這故事是有血有淚的,色情販子,為了賺錢,他們的做作可以說是滅絕人道!
   人體寫生擦鞋女郎廣告模特兒
   早在幾年前,人體寫生和擦鞋女郎的色情販子經已給警方大舉掃蕩而消聲匿跡了。但是色情販子花樣翻新,又弄出了一種廣告模特兒來。
   那是前年冬天的時候,我在酒家與朋友吃著火窩。我生平無甚嗜好,獨是對於杯中物,卻有太白遺風,隨時隨地都在渴酒。酒後談女人,更覺津津有味,這老友葉君,從懷中端出了幾張咭片,笑道:「我們飲罷了酒,去看看模特兒女郎,也是好消遣!」


   我接過咭片一看,印著一家廣告公司的名字,業務是代客招聘廣告模特女郎,只收手續費三元,便可由客選擇。我看清楚了內容,已經知道又是色情販子掛羊頭賣狗肉的勾當了。
   出了酒家,細雨紛霏,寒風刮面,我穿上了棉袍,也覺遍體生寒。我們按照了咭片刊出的地點,跨進了繁盛馬路的一所二樓。
   那是一層寫字間,那廣告公司佔了兩個房間,頭一個房間是辦事處,狹窄得只容五六人。一張小小的桌子是掛號處,我們繳費六元,各人簽了姓名在一張印就的約章上,手續便完。但是先我們一步來先聘廣告模特兒的人還在房中加意的選擇,我人得要等候片刻,立在一旁。我看見一個青年好像是職員似的,臉上露出了一股得意的神色,吹著口哨,親自送了一大疊咭片與我們。說道:「看過了滿意,請介紹親友!」
   我正要與他展開談話,卻見房門開處,早我們一步而來的選擇者,任務完畢,帶著了經鬆的心情走了!我的耳邊廂還隱隱的聞得其中一個人說:「三個女子中一個很妙,如果花五十塊錢銷魂一夕,也是值得的!」
   我們被一個職員請進去裏面另外一個小房間,房裏擺了五六張籐椅,有一道綠幔低垂,職員退了出去,我們坐在最前的兩張滕椅,一個管制燈色的職員將綠幔拉開,我們的眼簾便觸到一個全裸的女郎,披了一塊透明的薄紗,擺了一個斜坐的姿勢,左足盤屈,右足伸直,左手按著坐位,右手繞到了頭部。那女郎年約二十三四,管制燈色的職員,扳動機掣,燈色幻出了或紅或綠,或黃或藍,我們盡情地欣賞那個女郎的美的曲線,評頭品足,無所不談!
   軟尺度胸圍大施祿山之爪
   五分鐘後,綠幔低垂,又換上了另一個女郎,那個人年紀長些,側立台前,她的生理更為成熟,雙峰皆挺,肉色雪白無瑕。但當燈色一變為澄紅色的時候,我突然聞得一陣噴嚏的聲音,我見她打了一個寒噤,全身的毛管起了雞眼。我才猛然省起那天氣溫是華氏表四十度左右,那室內又無電爐,她裸赤著了身體任人參觀,身上並無寸縷,怎能抵禦得寒流的襲擊,我心裏十分慨歎,人世間的慘酷事情太多了,在目前的一個遭受生活鞭撻的女郎,用血肉之軀抵禦寒流以謀升斗,真是人間地獄。不過,那些色情販子,只顧自己的荷包豐滿,絕不會照顧到為他們賺錢的裸女,他們要是買不起一具電爐,也該置幾個炭爐在室內,才是人道的所為!
   最後一幕是兩個裸體女子,一坐一立。那個坐的姿勢更妙,她雙手撐在後面,身體是斜斜的後傾,雙足是盤起分開,那樣,她最陰秘的部份,表露得纖毫畢露,輪廓齊全,可說眉清目朗。
   從她張開的陰戶來看,就可以知道她閱人甚多,她的陰唇黑得像墨似的,陰道口寬闊的孔兒也可以看得見,陰毛黑茸茸地很密,看來極不順眼。我一方面在欣賞立著的這個少女的玲瓏曲線,但心裏便起了一陣感慨,像那樣的色情勾當竟然公開的任人展覽,參觀的人是有定力的還可以控制得來,如是那輩子血氣方剛的人,他們一定會得到極不良的反響,很容易會走入歧途。
   當閉幕之後,我們走出了廣告公司,在門外已有幾個人等候著去參觀。我早就料到了那種色情的勾當決不會容許其永久的存在,他們給警方的掃蕩,只差是時間的問題。
   走到馬路,天容黯淡,冷雨紛飛,我感覺到一陣迷惘,心靈上有說不出的感慨!果然,不上幾天,那一家廣告公司就給警方掃蕩,那幾個色情販子,始終逃不出法律公正的裁判!在那家公司營業期中,卻有一件趣聞是值得一提的,就是有一個年約十八九歲的青年,全身是阿飛打扮,付費入內參觀。忽然,他霍的起來,走到了那裸女的身前,拿出了軟尺,在女郎的胸圍亂度,趁勢兒伸手撫摸,大施祿山之爪,那女郎大呼非禮。職員上前干涉,那青年瞠目道:「你們的公司做什麼生意,我到來聘廣告模特兒,如果我不度量所要聘請女郎的胸圍腰圍的尺碼,合我的需求與否?怎能交易,何得為之非禮!」
   那一番話,登時使那職員怔著,知道他是來搗蛋的,在道理上又說他不過,只好陪笑道歉,說了一大堆好話,請他不要搗亂,但是那青年一定不肯,務要個個女郎度量一番,方允罷手。其後,這廣告公司只好吃虧,璧回三元與他,才將這青年遣走。這插曲真是妙趣橫生,但是這青年能給想出這個道理來,也是對色情販子當頭一棒,使人鼓掌稱快!
   黑暗中我用手指跳舞
   用手指跳舞已不算是新鮮的新聞了,不過,其中也有許多可以記述的秘聞,由於近年來舞場冷淡,又給一些色情販子滲進裏面,便做出許多挑引舞客的玩意兒,手指跳舞,就是其中最色情的玩意兒。我平時絕不插足舞場,但我對於舞場近態並不陌生,我有許多朋友是到舞場去玩的,告訴我不少見聞。
   我記得那一夕是去年夏天的端午節。我去探候王君,原是打算到銅鑼小荔灣去遊河消遣的。但是王君卻約了兩個朋友,要到九龍跳手指舞,我初時很覺得奇怪,為什麼手指可以跳舞,王君拉著我便走,說道:「和你去開開眼界,包你不用花十塊錢,便可有美滿的收穫。」我為了好奇,只有隨著他們走,一行四眾,驅車到了九龍的一家小舞院,常我進入那間舞院的時候,便有異樣的感覺,那舞院一片黑漆,燈光黯弱得伸手不見五指,舞池裏沒有對對舞伴,舞院沒有冷氣,也沒有樂隊,那顯然是一家設備不甚好的舞院了。
   場務員將我們帶到了一個特設的座位,座位的靠背很高,看不見前面的人,也看不見後面的人。大班嘻嘻笑走來,低聲道:「我介紹油麻地噴火肉彈給你坐台,那個女郎很好招呼,也極隨便,你要她的身上什麼,她不會拒絕你的!」
   我根本沒有熟識的舞女,任由他介紹怎樣的人也好,一會兒,大班帶進了一個舞女來,果然修偉異常,身體高大,好像一座肉山,她一見便極其熱情的坐下來,笑笑:「請問先生貴姓名?難得今夕到來捧場。賞臉已極了!」我的鼻孔裏聞得一陣臭狐氣息,使人作嘔!四邊的窗子關得緊密,風扇的風力又不足,坐得絕不安樂。空氣惡濁,像那樣的叫做娛樂,簡直是貼錢買難受。誰知使人作嘔的舉動,更使人想像不及,我胡亂的答得我姓金三個字,便說不出話來。
   她帶我的手插入她的陰部插出插入
(2020/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