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北港香爐之六]
胡志伟文集
·閻錫山狡黠圓滑 馮玉祥貪生怕死
·保甲制度徒有其名
·張發奎一生精忠報國守志不移
·張發奎反對英軍在香港受降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供養了數千名流亡中國的越南志士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選美始祖——陳蝶衣
·花窠詩葉 永垂青史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的張發奎
·俠肝義腸 樂於助人
·張發奎下令槍決廣州暴動五百個縱火歹徒
·廣州暴動有五千七百平民被殺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李煦寰跪求余漢謀迷途知返
·黃紹竑遺棄一個又一個女人
·張發奎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宋楚瑜怎樣搞垮香港時報?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的文學價值
·古籍重印功德無量
·吳法憲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迫害幹部的罪魁是毛澤
·吳法憲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周恩來逼死林彪
·李震之死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特任官在香港聖保羅中學教文史課
·陳克文讚蔣介石剛毅堅定
·孔祥熙是中樞的主和派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孔祥熙會做官會籠絡人心
·當事人證實孔宋家族確實貪賄
·魏道明因其妻鄭毓秀而富貴
·谷正綱一夜耗保險套六枚
·羅隆基調戲民女上法庭
·蔣介石說党部職員都是八旗子弟
·羅隆基妻子王右家閫德不修
·唐生智棄南京貪四十萬軍餉 李宗仁赴美國捲三十萬美金
·程滄波霸佔下屬端木露茜致使其夫儲安平投共
·抗戰前期國軍兵敗咎在中下級軍官指揮失宜
·李宗仁赴美捲走公帑三十萬美金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湯恩伯摑掌蔡文治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國民黨怎樣才能打翻身仗?
·“戰犯”吳敦義的老奸巨猾與貧嘴薄舌
·上海公安局長楊帆隻身赴港晤蔡文治
·長白山空投
·反特影片《寂靜的山林》演的是真人真事
·自由中國運動三年耗一
·張梦还傳
·組織川西反共縱隊
·仰望青天期盼反攻 深入虎穴救助同袍
·朱瘦菊傳
·中國電影事業的拓荒者
·當代司馬遷錢海岳
·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生為大明人 死為大明鬼
·明末的忠臣
·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王蒙推薦北島、韓少功、鐵凝、王安憶
·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歷史絕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歷史人物的是非曲直須由歷史學家裁定
·秦皇的封建社會一去不返了
·依附草木者 其人格不足觀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暗殺軍統在港澳的三名少將級特務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日本發三千囚徒援助南明抗清
·鄭氏家族在日本的寄存百萬銀軍餉
·澳門葡萄牙當局發兵三百助南明反攻
·朱舜水七次渡海乞師
· 崇禎帝誤中後金的反間計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清小說《鏡中影》重印版序
·梟雄末日
·灑向人間盡是怨
·閻王不叫自己去
·帝王駕崩時一定要睡在皇宮
·昔日妲己毀一商,今朝艷妖舞翩躚
·翻江倒海民怨滔天
·六百多人死在棒下
·隕石預告暴君死亡
·八三四一紅日將落
·唐山強震天怒人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港香爐之六

   「我要你詳細說出為什麼最怕坐姿。」
   「最怕一個人坐在你身上那一種姿勢。什麼原因,還用說嗎?」
   「我知道你為什麼怕,讓我來形容給你聽。那種姿勢使你整個的上身沒有任何倚靠、任何支援,整個的垂直暴露在空氣中,感到孤立無援。更可怕的是,又全部在我的視野之下,每當看到我的眼睛,就看到眼睛在欺凌著你,為了急著躲開我的視野,你俯下身來,但我的兩臂推起了你,不許貼在我胸上,而在我推開時,更趁機蹂躪了你的一對小奶,我伸直兩臂,兩手各自撫摸了你可愛的小奶。最最可怕的,是那種姿勢使它的蹂躪更為集中在那裏,尤其我以突落突起的向上打樁式的深入,使你躲無從躲、防不勝防。除了哀求我和兩手遮住我的眼睛,你已全無能力。所以,你最怕那種姿勢,對不對?」
   小葇邊聽邊搖手。「別講了!講這種事,真難為情。」
   「可是,有一點奇怪的是,那種姿勢你在上面,你的兩腿跪坐在我身上,那時候,只見你哀求,卻從不見你抽身,你只要抬起身體,自然就滑脫了。明明姿勢對你有利,你在上面,為什麼不脫離呢?」


   小葇羞紅了臉。「不不敢讓它滑脫出來,因為它需要我。」
   「你也需要它吧?」
   小葇溫柔的瞪我一眼。
   
   還有五個半小時(我就要入獄),我要對她說話,不斷的說話,用嘴巴對她說話,用身體對她說話,要瘋狂一點說話,要世紀末一點說話。我也要叫她瘋狂一點、世紀末一點,我要她為我做出每一種姿勢、要她從每一種姿勢裏享受深度和角度、長度和硬度,我要她清清楚楚知道她是為它而生的、為它而活的,並且每一次都是為它而死的、暫時死的,我要她呼喚它的名字、描寫它的形狀、敘述它的動作,並且用呼喚、描寫、敘述它的小嘴巴,吮吸它、惹它、逗它、舔它、輕咬它,像吹口琴、吹長笛一樣的引起它的迴響與絕響。我決定了,不需要其他的千言萬語了,一切交給它、歸於它,由它凌駕千言萬語、代替千言萬語,它本身就是千言萬語。言語對它只是附麗,它是基礎的、穩定的、強悍的、侵略的、伸縮自如也來去自如的,言語對它只是配音、只是伴奏、只是歡呼、只是讚美,像一個出場的格鬥武士,他訴諸的,只是肌肉、暴力與征服。至於有沒有垂憐,要看弱者取悅我的程度,事實上,我無法不垂憐小葇,在我面前,她永遠是弱者。
   在不知變化了多少種姿勢以後,我最後回歸基本面,回歸到那最基本的姿勢。「我們在做什麼?」我停下來,左手支起上身,右手分別撫摸她的小奶。
   「不是我們,我沒做什麼,是你做什麼。」小葇喘息方定,立刻慧黠的說。
   「我在做什麼?」
   「我不知道。」
   「不罰你是不行了。你知道什麼是『九淺一深』 嗎?」
   小葇搖搖頭。
   「這是中國房中術的一種,我教你,讓你知道,讓你說知道。」說著,我開始默數,用極慢動作的淺入,一次又一次的重新進入她身體,每次進入都是用巨大的頂端撐開、撐開,以交合點為中心點,正反做一百度以上的旋轉,正轉、反轉、反轉、正轉……一次又一次的,使她陷入無奈、無助、呻吟,而又渴望的狀態,當漫長的「九淺」過去以後,「一深」在突然間插入,那種突來的快速、那種突來的深度、那種粗大、那種殘忍,逼得小葇尖叫起來,她雙手推著我的肩膀、抓著我的肩膀,哀求著。
   
   而那種哀求,對我是無與倫比的滿足與欣喜。斯巴達式軍人蹂躪小女生的時候,小女生向總司令乞憐,總司令能做什麼呢?能做多少呢?實際上,總司令不是指揮者麼?不是幫兇麼?當然,總司令可以防範於先。但是,當斯巴達式軍人追隨你那麼多年,你能不酬庸他嗎?當酬庸開始的時候,你還能約束多少呢?那是一個沒有軍紀的狀態。他已經在裏面,已經不耐的在等總司令和小女生談話,但是,不管你們談多少、談多久,最後對他應該都是一樣的,就是,他的權益不得禁止,也禁止不了。他要強暴小女生,強暴小女生的裸體與下體、強暴小女生在陰毛叢中,它要聽到哀求、聽到呻吟、感到阻力、感到濕潤、感到滑潤、享受滋潤……最後,在進出的交替中、在一次又一次的塞進與拔出中、在一次又一次的挺進與抽出中,它完成了發射、發洩、蹂躪、征服、摧毀,最後,當它既滿足又滿意以後,它又躊躇滿志流連在戰利品上,它彷佛說,善後與安慰,是總司令的事,我只負責姦淫。平心說來,它是一條十足的無賴、十足的壞東西,可是,奇怪的是,往往它是被縱容的。
   「事實上,」我向小葇分析。「一旦它要你的時候,你呀,除了你聰明的小頭腦一貫反對外,其他器官都背叛了你,你的兩手洗淨了它、嘴巴吸硬了它、大腿不再為它緊併在一起、小陰部更以一片滑潤迎接了它,當它『強暴』你的時候,你的眼神、你的呻吟,全都屈從了它、順從了它、會合了它、配合了它,這證明了它們全都喜歡它。」
   「你亂說,」小葇嘟起小嘴。「不許你再說了。」
   香港的三毫子小說
   香港文壇祭酒劉以鬯先生的短篇小說名著《酒徒》,描繪了一個喜歡酗酒、為了餬口不得不寫黃色小說的作家。如今香港的人均國民產值已高達三萬美元,但是五十年代初期的香港,成百萬難民從大陸湧來,大批的知識份子包括部長、省府委員、廳長、專員、國大代表、立法委員、大中小學校長,學歷從滿清秀才舉人到留洋學生應有盡有,他們從天堂跌落地下,貧病交迫,無以為生,便進入了撰寫黃色小說這一行業;同時,一個四百平方英哩的飛地,驀地增加了數十萬勞動大軍,他們也有七情六慾,也需要性的慰藉,卻又無力娶妻或宿娼,於是三毫子一本的手淫小說便成行成市了,窮作家與苦力各得其所。
   三毫子小說包括偵探、武俠、擊技、神怪等等,手淫小說只是其中一種,其內容萬變不離其宗——豔遇、偷情、強姦、婚外情等等,儘量描述男歡女愛的活塞動作,拉長性交的過程,要論其文學價值,則參差不齊。
   不過,「三毫子小說」也陶冶出一批香港文壇的名家,如高雄(原名史得,筆名三蘇、經紀拉)、楊天成、方龍驤、鄭慧等。五六十年代香港出產的二百多部電影中,不少是從三毫子小說改編成劇本的,若干作家因而跨入電影界,當上了編輯或導演,脫貧致富。
   本書輯錄的是《七年之癢》與《暴雨梨花》,前者是介紹香港色情行業的形形色色,後者寫香港一家金舖老闆「父子同科」(按:唐人駱賓王討武則天檄文以禽獸聚麀比喻此類亂倫行逕)褻玩一名美貌女傭的軼事。作者的文筆是相當不錯的。
   從中可以看到五十年前香港的都市面貌與社會實景,這些小說大致都是一百二十多頁,泛黃的新聞紙,封面總是一個裸體或半裸女郎,藉以吸引讀者。人們可能想不到的是,三毫子小說的核心作者,日後竟成為太平山下赫赫有名的大文豪呢!
(2020/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