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介紹木子美:遺情書]
胡志伟文集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深圳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介紹木子美:遺情書

   
   木子美(1978年-),本名李麗,「木子美」是網名,中山大學哲學系畢業,廣州某媒體編輯,現自由職業者。木子美於2001年通過互聯網在個人網絡日誌上發佈其性愛日記《遺情書》,而在道德、法律範疇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和爭議。也因此,Blog作為一種新興的網絡媒體形式在中國獲得更多的關注和更高知名度,並得到後來迅速的推廣。她本人則因其博客內容而受到社會壓力,被迫辭去工作。
    木子美剛開始在網上公開自己的性愛日記時,訪問量並不大。至2003年8月某日,木子美在《遺情書》中記錄了她與廣州某著名搖滾樂手的「一夜情」故事。與以往的寫作風格一樣,故事以白描的手法,再現了她與這名樂手在一起時的大量細節。她在日記中直呼該樂手的真實姓名。此事一時在廣州傳媒界、音樂界及網絡間廣為傳布,木子美由此「走紅」。隨之走紅的還有那個為她寫公開日記提供平臺支援、原本並不知名的網站。事發後,木子美曾迫於壓力關閉日記一段時間,但重新開放後,訪問量開始急劇飆升,網民們發表了大量議論。
   那年10月中旬以來,她的日記《遺情書》的訪問量每日增長6000次以上,成為中國點擊率最高的私人網頁之一。至11月11日零時30分,《遺情書》的訪問量為162682次。
    一位母親因為自己12歲的女兒迷戀上木子美的文章,好奇地看了看《遺情書》,結果沒看幾眼就再也看不下去,忍不住在評論欄中寫到:「難道就沒人管管這種不顧廉恥、傷風敗俗的人嗎!」


    《遺情書》下面近半數的跟帖都在對木子美展開各種謾罵及攻擊。有的人在看了木子美的照片後,對木子美的長相大加譏諷;網易專門為此做了一個專題調查,在參加調查的1606人中,有1361人認為木子美的行為是「博出名的噱頭」,只有197人認為這是「另類生活方式」。還有不少人對木子美的行為表示憂慮:「她老了怎麼辦?她的下一代怎麼辦?」
    木子美被稱為廣東第一個「用身體寫作」的女人,有人將她與女作家衛慧和棉棉相比,認為「她的寫實作風顯得更為大膽」。有網民將其走紅概括為「木子美現象」。
    然而,著名社會學專家李銀河在聽說木子美其人其事後,認為這標誌著「在中國這樣一個傳統道德根深蒂固的社會中,人們的行為模式發生了劇烈的變遷」,「中國社會已經開始向第三階段過渡了(不僅男性享有性自由,女人也將享有)」。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教授周孝正指出:「木子美現象並非個體現象,它只是中國社會中新興的缺少社會責任感的群體代表。」
   木子美同眾多用身體寫作的女作家不同,她是名牌大學文學院本科畢業生,其文學素養與駕馭文字的能力比起衛慧棉棉之流有著天淵之別。二○○三年由江西省二十一世紀出版社印行的《遺情書》有二百二十八頁,十四萬字,全書用不同顏色的紙張襯底,最敏感的內容是用淺黑色襯底,字跡便顯得模糊而不易辨認。從純文學的角度來看,這些文字是平實且優美的,情真意切,引人入勝。
   (本書選輯的是木子美日記的片斷,她認為「所有的女人既想勾引又愛面子」)
   
   一通電話,木子美就採訪問題與╳╳╳短信交涉。
   「不發在╳╳週刊這樣的男性雜誌上,多沒勁啊,別採訪了吧,有空來廣州我陪你玩。」
   「肯定要採訪,發在北方媒體上沒問題。」
   「憑什麼肯定?除非你跟我上床。」
   「你來北京時我請你吃飯吧。」
   「算了,沒勁。」
   「什麼沒勁,採訪還是吃飯?」
   「不上床沒勁。」
   「我頂多也就四十分,怕自暴其短。」
   「嗯,那就徹底沒勁了。」
   「你要多少分?」
   「四十分鐘行不行?」
   「這怎麼算?」
   「從插入開始算。」
   「我最多五分鐘。」
   「我可以幫你延長。」
   「先把採訪的說完了再延長吧。」
   「你從插入到完成的做愛時間等長於採訪時間,達成契約並在公開論壇上發表宣言後,即可進行採訪。」
   「……」
   這恐怕是新聞史上最公平的交易。
   
   植物清香掠過鼻子,我出現在Salem的陰影裏。
   他深藍色的襯衫解開了上面兩粒紐扣,能看見他象牙色的皮膚,銀鏈跟著垂下來。
   Salem輕輕用唇碰了一下我的嘴唇,像一個晚安吻,接著,濕潤、帶著點兒急迫的舌頭伸進來了。我吮了一下他的唇,閉上眼睛,尋找著溫柔的舌頭,它靈巧,驕傲,調皮,稍稍卷起,我輕輕舔著。
   「你的舌頭很特別,滑潤,靈活。」Salem像位Salesman在讚歎少女的珠鏈。
   他開始有些激動地摟住我的雙肩,撥開我散亂的棕色染髮,從額到頰到唇,順著尖巧的下巴,吻向我敏感的頸部。我的針織背心、休閒褲、內衣、內褲一件件剝落。春天的顏色褪去了,Shaun Ryder的歌還在唱。燈滅了。
(2020/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