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徵收煙稅發伙食費]
胡志伟文集
·強姦孫維世
·扒灰劉松林
·剋死總統、首相近三十人
·公開陳列的一塊臘肉
·最古老史學著作是《尚書》
·《史記》是廿八史的龍頭
·《項羽本紀》像一幅巨大的油畫
·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
·垓下之戰
·五步之內以頸血濺大王
·蘇武堅持民族氣節
·蔡邕《范丹碑》是雜體傳記代表作
·曹操的自傳《讓縣自明本志令》
·曹植《王仲宣誄》傳誦千古
·嵇康任性而佻達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錢穆說「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馬列主義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風行全國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中國傳統政體有其善制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座上客常滿 樽中酒不空
·絕不給活人立傳
·痛斥學界敗類 反對竄改史實
·聯合國裡的華人
·顧維鈞曾任國家元首
·翟鳳陽召集了一千多次緊急會議
·賴璉在美組織千人反共大會
·虎報記者官至聯合國的司長
·聯合國是個超級間諜窩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陳炯明枉殺功臣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鯉魚門的霧》
·充滿血淚的紀錄
·火車上難民擠成沙汀魚罐
·泥獰、齷齪、死亡、傳染病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一幅險象環生的流民圖
·在危難中堅信抗戰一定勝利
·中日雙方力量對比懸殊
·舒巷城在美軍駐華機構任過譯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陳孝威先生行述
·泰寧中將鎮守使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主張盟軍先擊敗日本會師
·義不帝秦,道宜存魯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騙子說:這個世界沒有真相
·獲獎有竅門:有錢花錢,沒錢賣身
·大陸形形色色文藝獎項的評選黑幕
·人人向錢看齊 個個見利忘義
·一個暴發戶的豬狗畜生行逕
·一個瘋狂、瘋狂、瘋狂的世界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活到四十四還娶不上老婆
· 拖欠陳蝶衣數十萬書款賴債
·列寧嫖娼患過梅毒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
·極有民族氣節和風骨的領袖
·拉鐵摩爾讚蔣公比羅斯福邱吉爾更有遠見
·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羅斯福讚蔣為「剛毅不屈的領袖」
·尼克森一度同意中共武力攻台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斯大林向毛澤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徵收煙稅發伙食費

   
   
   最常見的疾病是感冒、胃疼、著涼和爛腳。醫生多數使用西藥,像阿斯匹林等。因為他們受的是西藥訓練。如果他們使用中藥,人們會嘲笑他們,說他們是外行。士兵們並不喜歡西藥,他們時常向連長索要虎標萬金油、消食丸等中成藥去抑止胃疼。
    當時省政府的主要財源是土地稅、各種地方稅、商會的捐贈,還有鴉片煙稅和博彩稅,廣東人愛賭也愛抽大煙。
    省政府允許鴉片合法買賣但又設立禁煙局。中國人喜歡唱高調,機構名稱往往同它的實際功能相反。商人們向禁煙局申請鴉片專賣權。譬如,一位商人意欲獲取江門的鴉片專賣權,禁煙局就會對他開出十萬銀元一個月的價錢。商人會同禁煙局討價還價,最後約定每月初繳交九萬九千元;另外預交一個月專利費作為押金;禁煙局將這筆錢轉繳給省財政廳籌餉處。


    專賣商去江門招募當地商人設立鴉片館。每一位當地商人都允諾每月償付他一筆固定款項。收專賣商會拜見江門的駐軍首長,答應按照鴉片床數或鴉片館數每月進貢一筆錢。
    博彩稅的徵收與煙稅類似。唯一的區別是,商人繳付的賭博專利稅稱作「保衛捐」,是直接繳給籌餉處的。
    然而,籌餉處無法掌控廣州市的煙賭專利捐稅。因為捐稅直接由專利商繳付給駐粵滇軍軍長楊希閔。楊乾脆對籌餉處說,他已經找了專賣商,捐稅已直接交給他充當滇軍軍餉。
    省政府同樣無力在廣州徵稅,因為滇軍插手稅收。有時它把力所不及的事交給省府,有時它一文錢也不繳只送去一紙收據。劉震寰的桂軍也照此辦理。
    設立儲金委員會以維繫士氣
    孫大元帥為了籌集資金傷透了腦筋,他常常期望廖仲愷幫助他籌款。廖設計了各種各樣的稅收計劃,例如以拍賣土地修建電車網來籌款等,海外華僑響應這一計劃,但最後還是實現不了。孫大元帥對他的追隨者如何籌款並不焦慮,他不關心細節問題。
    除了滇桂軍駐地,其他地區歲入端賴當地駐軍首長是否效忠於孫大元帥。廣東省的軍事單位多到難以計數。有些衣衫襤褸,另一些單位穿得好些。滇軍戴著紅色帽箍,除了粵軍之外,不同的部隊佩戴不同顏色的帽箍。粵軍不佩戴任何帽箍,可是軍帽上飾著五星徽章。
    粵軍內部制度不健全。有些自稱總司令的草莽英雄對孫大元帥說他們擁有一支部隊,孫就深信無疑。人們對此感到不可思議,難怪人們稱他為「孫大炮」了。
    籌餉處江門籌餉所給第一師發餉。第一師各個部隊長以保護煙賭業來收受黑錢。起先,第一師駐地僅限於四邑,佔領梧州後,西江地區便落入第一師控制,李濟深被委兼任梧州督辦,第一師控制了西江的交通。它仿照李福林的商業保衛團,組建了西江商旅保衛團。團勇奉命向西江上航行的船舶徵收保護費。
    雙毫仍是當時主要貨幣,有時會發行軍票,但在農村地區使用軍票不容易。村民們拒絕接受軍票。在城市裏形勢較好,因為商人們能用軍票繳付稅款和其他支出。
    對軍事單位薪餉的拖欠現象仍然存在,有時政府撥款少於規定的數額。例如,一個師原定軍餉十萬元,政府實發九萬元,欠師部一萬元。
    攻佔海南島後,張發奎認識到紀律要依靠互信,但互信祗能建立在官長的賬目公開與賞罰分明。因此,他以「吃空額」積聚的錢,為官兵們設立了一項儲金,這是相當可觀的一筆錢。由於他的堅持,第四軍撥付給張部每連一百四十三人、每營四百五十人的軍餉,而一個營維持四百人就很不錯了,所以每營至少可以節餘五十人的軍餉。一個師的實際員額通常比組織編制表規定的數目少一千人,若以每個士兵十元五角計,每月至少可以節省一萬元。
    張發奎覺得,揹上「吃空子」的名是不公平的,於是召集參謀長、處長、團長、參謀主任、每團一名營長,以及每營一名連長來開會,他提議成立一個經濟委員會來負責管理用「吃空子」積聚起來的儲蓄基金,旨在公開賬目。
    部下軍官支持這個計劃。以前張常常將「吃空子」省下的錢分給他們,此時他們獲發一筆「特別辦公津貼」。師長得八百元,團長五百元,營長三百元,連長一百元。扣除這筆特別津貼後,餘款便由儲金委員會掌控。
    按照章程,這個委員會由副師長、三位團長以及經理處處長組成,他們把錢存在銀行裏,取款時至少要有兩名委員簽署,還必須列明用途預先呈請張批准。亦即,沒有張的許可,任何人拿不出錢。
    儲金委員會隸屬於張發奎任主席的師部經濟委員會。按照章程,該委員會由師參謀長、師經理處處長、三位團長以及師政治部主任組成。該委員會的決議由多數票作出,每次都要經過激烈辯論才能作出決定,一旦作出決議,一定十足付款。
    有了這個儲備基金,師部就可以不再欠部下一分錢了。當軍部應撥軍餉有所拖欠時,張就直接從儲備基金中取用同額款項。他根據值日排長最新呈報的各級官兵數字,向下屬單位派發伙食費。伙食節餘則點名發放。
    桂系乾脆以鴉片頂替餉銀
    到一九二七年十月,張發奎的第四軍已積累了幾十萬元的公積金,在軍餉撥付正常時,就不必挪用公積金。
    一九二九年九月中旬,張發奎在宜昌倡導護黨救國運動,那時中央積欠第四軍軍餉累計已達八十萬元,所幸第四軍的公積金已超逾二百萬元,其中多數是銀元。經理處派了一個連護送騾隊,馱著幾百箱銀元從湖北、湖南進入廣西。這支兩萬八千多人的部隊在風雨如晦的日子裏堅如磐石,就靠這筆钜款。此後他與桂系合組張桂聯軍反攻廣州就不得不要求李宗仁提供軍餉,這一段時期過得特別艱難,自從駐防海南島以來,第四軍第一次欠發餉銀。桂系祇發給張部士兵與士官每天兩角錢,軍官每天四角,另外供應大米。廣西的貨幣很不值錢!每日兩角餉銀中,一角五分耗費在燃料與食物上。張部下士兵在廣西沒有見過豬肉。已往他們的伙食要豐盛的多。
    當桂系資金短絀時,就發給第四軍鴉片代餉。如果市價每兩鴉片二十元,桂系就以一兩鴉片頂替二十元下發,而第四軍賣給老百姓祇能收回十七、八元。可是李宗仁的護黨救國軍總司令部與第四軍軍部都不能直接出售鴉片,所以張部祇能接受更低的價錢,也只能自我安慰:聊勝於無。不幸聯軍一敗廣州二敗北流,第四軍減員至五、六千人。一九三○年十二月中旬,張發奎以公積金剩餘下的十萬元清發老兵欠餉,裁撤了第四軍軍部。
(2020/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